第三十二章 谷主驾到

    顾子瑶道:“那么敢问哥哥,那人是何许来历呢?”

    李漫城道:“不瞒贤弟说,在你到这流云城之前,就有很多宗派之人找为兄,想用那显踪镜探查你的下落,都被我一一拒绝了。缘由是你的所作所为……为兄探查的一清二楚!觉得贤弟所作实属磊落正大,并无不当之处。再说当日在齐云宗的事情,据为兄派人打探得知,被贤弟击杀之人乃是焚熔谷的二公子,名叫严建修,其母与那天罡宗的凌天有表亲关系,当日严建修是游玩至天罡宗落脚,听说有收并齐云宗之事,非要一同前往试试身手,所以才闹出如此大事!贤弟,你此次闯下的祸端不小啊,那焚熔谷可是道界出了名的修为圣地,谷中修为高者众多,且此谷向来弑杀,宗派内功法以火焰系为主,称雄道界多年……”

    韦山青撇嘴道:“不就是焚熔谷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顾子瑶道:“兄长不必多说,纵使那天罡宗是刀山,焚熔谷是火海,小弟我也要去,为了家父家母,豁出这条性命又能如何……”

    李漫城拍了拍顾子瑶的肩头道:“好兄弟,你的一番孝心,为兄理解。这样吧,为防变故,为兄此次陪你一同前往如何?”

    顾子瑶还未等应允,韦山青急忙抢话道:“我也要去,虽然我未同你二人结拜,但顾子瑶的事就是我的事!”其言决绝。

    顾子瑶无奈笑道:“哥哥城内事物繁身,韦兄弟又要浪迹四方,况且此行极为凶险,小弟不便拖累二位……”

    李漫城道:“你我二人已经立下誓愿,不愿同生但愿同死,为兄我怎能有置贤弟安危于不顾的道理,贤弟不要推脱了,此次我一定与你同行,再不让为兄相随,为兄真的要生气了。”说罢脸色略有阴沉。

    韦山青道:“那不让我去,我也生气……”

    李漫城此刻缓缓将头转向韦山青:“今日此刻,屋内无人,韩大小姐您就别来无恙了,其实为兄早早就断出你是那冷凝谷谷主韩傲之女韩雪晴,这些日子没有揭穿你,只是考虑周围混杂,怕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近日,令尊大人已经多次差遣人来我这里寻访你的下落,早就有人通报给冷凝谷,说是在我这流云城见到了你的踪迹。”

    顾子瑶惊诧道:“大哥,他……她……是女的?你怎么知道的?怎么不早跟小弟说?”

    李漫城道:“贤弟,自她通报名姓时,我已经断定八九,这“韦山青”三个字,就是那韩雪晴的每个字去掉一半偏旁部首,所以……”李漫城面露狡黠。

    韩雪晴脸色突然一红,嗔道:“好狡猾的李大哥,不错,我就是韩雪晴!可这也不影响我要跟着顾子瑶去报仇啊!”

    李漫城道:“韩姑娘,既然承认自己的身份了,就先去旁院把衣衫妆容换了吧!正好我与子瑶有些关于你二人的事要单独说说。”说罢向韩雪晴使了一个眼色。

    韩雪晴似明白了什么,俏脸一红,退了出去。

    李漫城轻咳一声道:“贤弟,这韩雪晴的身份你可知道?”

    顾子瑶道:“小弟略有耳闻,说是那冷凝谷谷主的千金。”

    李漫城道:“这事不假,她不但是那韩傲的千金,而且是他的心头肉,多年来呵护宠爱倍加,你也看到她平日里目空一切,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大小姐架子了吧?”

    顾子瑶道:“的确是,很早小弟就觉得此人定是大户人家娇惯出来的脾气。可小弟现在有点……有点愧疚,在小弟不知情的情况下说了很多,做了很多略有冒犯的话和事情,这……”

    李漫城放声大笑,道:“贤弟啊……你还是太过年轻,有些男女之事你更是不懂。”

    提到男女之事,顾子瑶不免神情黯淡,他想起了郁眸,那个让他曾经魂牵梦绕数年之久,而后费劲心机相见,之后反目成仇,甚至自己以身殉情的人……

    李漫城见状道:“贤弟,男女感情的事很是微妙,你又年轻,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情感,什么是真爱,什么是遗憾,什么是叹息,什么是宿命……这一切都有待你日后慢慢体会。但今天为兄要跟您说的是,那韩雪晴对你有意。”

    顾子瑶闻听此言一愣,道:“兄长何出此言?这……这不可能吧,我二人当时是以打结识的,况且一直兄弟相称,她又是名门之后,怎么能,怎么能……”顾子瑶面色潮红。

    李漫城道:“这种事与如何相识、什么身份并无太大关系,有些宿缘是你必须要经历的,这或许就是你的姻缘又或许是你的孽缘,此事不同于修为,修为之事你的悟性、用心和福源决定你成就的高低,而男女之事往往看的是天命。现在为兄与你说这些可能尚早,但终有一日,你会明白为兄所说之话……”

    顾子瑶语塞间,书房的门被推开了,一道倾国倾城的身姿走了进来……

    只见此人:攘袖见素手,皓腕约金环。头上三爵钗,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罗衣何飘飘,轻裾随风还。顾眄遗光采,长啸气若。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皓齿信难开,沉吟碧云间。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这扮回女装的韩雪晴简直美得惊天动地!!!

    顾子瑶兄弟二人呆若木鸡,眼瞧这好似九天仙女下凡尘般的美貌,不知开口说些什么好。

    韩雪晴笑道:“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小弟韦山青……”说罢顽皮的做了个公子施礼的动作。

    顾子瑶起身道:“之前顾某不知道韩姑娘的身份,多有得罪冒昧之处,还请韩姑娘见谅!”说罢脸色微红,他想起了昨日二人彻夜畅游水榭的事情……

    韩雪晴故做怒状道:“你得罪我的地方可多了,本姑娘怎能饶你,说吧,怎样惩处你!”

    顾子瑶道:“顾某任凭发落。”

    韩雪晴掩嘴笑道:“好啦,好啦,逗你的啦,以后你别再气我就好了!”

    顾子瑶傻笑道:“那是自然。”

    李漫城此时不吝赞美之词,对顾子瑶道:“子瑶,为兄平生见过的美女不计其数,像韩姑娘这般美貌绝伦且气质脱俗的,仅此一人!所谓真正的美女应是: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韩姑娘是样样俱全!”

    韩雪晴道:“李城主取笑了,雪晴不过是一届俗女,配不上城主方才的褒评。”说罢眼神一直羞答答的望着顾子瑶。

    顾子瑶道:“兄长,你我二人明日即动身可否?至于韩姑娘……你还是不要随去的好,危险且不说,因顾某此事伤了领凝谷与那焚熔谷的和气就不好了,此事若是波及过大在下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韩雪晴面显怒容道:“顾子瑶,你这说的什么话?我韩雪晴虽是女儿之身,但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更何况那焚熔谷又如何?我冷凝谷即便是惹了他们,他们又能奈何的了我们!”

    顾子瑶道:“这……并不像姑娘所想,如果两谷开战,会牵扯很多事情出来……”

    二人争执间,江舒阳急匆匆的从外撞了进来,喘着粗气惊恐道:“大哥,不好了,冷凝谷谷主韩傲带着两个长老和一干人等来了,说是,说是让你交人……”。

    李漫城眉头微皱道:“好,我知道了,你去回禀韩谷主,就说我马上就到,让他老人家稍等片刻。”

    江舒阳应承一声,慌忙向前厅跑去……

    韩雪晴喃喃道:“他怎么找来了,我不回去……”说罢嘴撅的老高。

    李漫城笑道:“任性的丫头。”起身向外走去。

    顾子瑶紧跟其后。韩雪晴见状也紧紧跟在顾子瑶身后……

    三人一进前厅,见已有三位老者落座,身后一众白衣修士凛凛而立。

    当韩雪晴跟在顾子瑶身后走进大厅的时候,那些白衣修士纷纷参拜道:“属下参见大小姐……”

    韩雪晴并未作出任何理会,只是冷冷的白了这些人一眼。

    那端坐的三位老者当中之人正是韩雪晴之父——领凝谷谷主韩傲。只见他身穿一件白色织锦缎锦袍,腰间绑着一根苍蓝龙纹宽腰带,一头乌黑的长发,有着一双湖水般清澈的星眸,身材修长,给人一种品貌非凡,顶天立地的感觉。

    李漫城堆笑道:“不知韩谷主大驾光临,李某有失远迎,赎罪赎罪……”

    韩傲先是怒目看了一眼韩雪晴,接着道:“李城主不必客套,我此次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接晴儿回去,这孩子从小刁蛮任性惯了,有给城主添麻烦的地方还请担待,他日我定登门赔罪!”象征性的客套话说完,有些不耐烦的起身向韩雪晴走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