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波波至死

    皇上听罢,点头微微笑道:“既然苍井君认罪态度如此诚恳,那么朕也会秉着坦白从宽的态度对待你等!好吧,朕今天就让你们自己选,摆在你们二人面前的刑罚有两种:第一条路,就是死……”

    二人听闻,已经吓的腿肚子转筋,日下永翔面如白纸,突然胯下一道白色热气升起,紧接着两腿之间湿漉漉,滴滴答答了一大片……

    御林军报:“启禀圣上,扶桑副将日下永翔已经小便失禁!”

    众文武极力的克制自己想笑的表情……

    皇上道:“由他吧……那么这第二条,就是波波!你二人速速选来。在朕没有改变主意之前选好,否则……”

    苍井径二磕头如捣蒜,道:“圣上息怒,我等马上就选。”

    苍井径二眼珠一转计上心来,道:“日下君,你先选吧!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大扶桑帝国多年来对你的栽培和厚爱,拿出一个武士的样子,上吧!”

    日下永翔心头暗暗叫苦:“苍井径二这个败类此时将自己推上前线,明显是让自己试水,唉……没办法,那就选吧!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怎么也要先保全性命,所以不能选死。那我就选个波波吧!”想到这里牙关一咬,心一横道:“启禀中土圣主,罪将选波波……”

    皇上一怔,随即笑道:“好,那么来人呐,波波伺候……”

    皇上这一吩咐,下面的太监和侍卫纷纷忙活了起来……不多时,一个巨大的铁笼子被推了出来,众人见到这铁笼子皆是一惊,并不是因为这牢笼的坚固和硕大,而是因为里面有一只硕大的巨猿,那巨猿双眼赤红,时而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嘶吼嚎叫着……要不是那铁笼子下方有几个轮子,恐怕十个壮硕的小伙子也搬不动。

    众人正在纳闷间,已经有人押解着日下永翔来到了铁笼子跟前。大家好似有些知道下一步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与此同时,剧情略微有些出乎预料,那押解日下永翔的小校将日下永翔的衣裤全都剥了下来,并取来了一桶不知名头,味道难闻、腥骚至极的水,将水全都泼在了日下永翔的屁股之上……

    这举动让所有人都为之不解,不知道这刑罚倒是什么个来由。

    接着,小校把铁笼子的小门打开了一道缝隙,这缝隙刚好可由一人通过。于是将日下永翔从按缝中塞了进去,然后又重新锁好了铁笼。

    只见那巨猿淌着口水直扑日下永翔,就在这让人惊呼的一幕刚刚发生时,一道黑色幕布从笼子的上方罩了下来……徒添了一层神秘感!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的是那日下永翔凄惨绝望的喊声,还有那巨猿粗重的呼吸和让人心头发慎的呻吟声……

    这时那主管大太监像旁白似的在一旁悠悠道:“这笼子里的巨猿是阿克苏姆国的国王不远万里送与我国的,名曰“大猩猩”!此兽此时正是发情期,性情狂躁。刚才那小校往日下永翔下身泼的就是各种雌性兽类的尿液,想必此时那大猩猩正酣畅淋漓的用日下永翔将军发泄着自己的***由于此类节目太过辣眼睛,又恐少儿不宜,所以将幕布遮挡而上,诸君见谅……”

    过了半个多时辰,笼子里大猩猩的粗重喘息声略微平息,那日下永翔的呼喊也没了动静。大太监使了个眼色,小校上前掀起了幕布,打开那牢笼,拽出了像死狗一般的日下永翔。那日下永翔已经被抓咬的体无完肤,满脸屈辱的泪水,下体GANG门之处,流淌着汩汩的浑浊腥臭液体。

    这时,音乐声响起,一个口齿不清的男乐师说到:“矮油不错哦,跟着唱道:菊花残,满腚伤,你的笑容已泛黄……”掌声响起!

    所有人此时把目光又都转向了苍井径二,苍井径二早就被眼前这一幕吓呆了,心想:“这波波未免也太残忍了,简直生不如死啊。即便我今天选了波波,贪图留下一时的性命,我与日下永翔一同回到扶桑,他如果把今天的事说出去,他一个副将无所谓,我因为被波波才侥幸活命,传出去我还怎么见人,怎么有脸见天皇大人,见家中父母老少……”

    想到这,苍井径二斩钉截铁道:“启禀中土圣君,我选死!”

    皇上及众人又是一怔,随后皇上道:“好,好,不愧是扶桑主帅,豪气云天。生死置之度外,有魄力,有胆识,不怕死,你选死……好!来人呐……波波至死!”

    小校们二话不说,冲上前来,将苍井径二推倒了铁笼子跟前,苍井径二还想说些什么,那腥臭的液体已经淋的他满身都是,随即被一脚踹进了铁笼子之内,黑色幕布徐徐落下,那苍井径二的凄惨呼嚎比那日下永翔还要惨烈数倍……

    至此,北伐辽东一役,以中土大军的全面告劫而结束!

    皇上及众文武脸上都露出了难掩的喜色。皇上更是龙颜大悦,高声道:“今夜朕大排筵宴与诸位爱卿在此辽东城共庆大劫……”

    众文武山呼万岁……

    暮色刚刚褪去,辽东城内就传出了喧嚣的歌舞声和不绝于耳的笑声。

    皇上端坐在上垂首,观看着歌舞与众位大臣推杯换盏,不时击掌大笑……众人知道皇上很久没有如此开心了,这北伐之事的胜果,让皇上了去了一块大心病。

    忽然,皇上想起了什么,举杯望向顾子瑶,道:“顾爱卿,今日乃北伐大劫的大喜日子,来来来,与朕满饮此杯,以助兴事!”说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顾子瑶也是举杯满饮,笑容满面。

    皇上道:“朕只知道顾爱卿医术了得,又听说顾爱卿略通法术,功夫了得。不知爱卿的文采如何?”

    顾子瑶道:“回禀陛下,微臣倒是略通些诗书词律,也都从微臣的义兄李漫城之处学得些皮毛,不足以称文采二字,陛下莫怪!”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