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后生可畏

    杨天玥笑道:“恕在下寡闻,这惩恶扬善还要必须专人负责么?这简直就是笑话啊!乱臣贼子,恶人奸贼,人人得而诛之。这么浅显的道理还要晚辈讲出来吗?我杀恶人怎么了?我不杀,让您留着他继续逍遥法外,四处作恶?您如今倒好,给大家来了一出死无对证!好好好,您可敢让我把那女孩的父亲找上上来与你对质?当初要不是我哥哥顾忌您的身份和面子,早就诛杀了这武当的败类……”

    居仁道长道:“好一个人伶牙俐齿的丫头,今天老夫先不跟你说这些了。擂台上说话……”

    “好,奉陪”杨天玥冷声道。

    居仁道长道:“别以为你哥哥号称三百年内武当资质第一人,修为阶别跟众位长老不相上下,自己也跟着狂妄起来,不过你要记好了,那是你哥哥,并不是你……”

    “那便怎样?拿出你们剑宗的本事我来看看啊?”杨天玥不屑道。

    居仁道长道:“今天老夫就要教训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老夫今日不用剑,让你知道知道我们剑宗人的拳术也是高你们一筹的。”

    “来吧……”居仁道长飘然落在擂台中央,并没有拉出任何架势,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

    杨天玥深知居仁道长的修为了得,自己也是小心翼翼,并不敢冒然出招。二人对峙了半晌……

    台上台下鸦雀无声。

    “师姐,揍他……别给老家伙留面子”台下一个年轻的少年道士喊道。

    众人好奇的侧目望向那喊话的少年,此时杨天玥已经出手,化掌为刀疾如闪电,劈向居仁道长……

    “来得好……”居仁道长闪身避开,长袖直甩杨天玥面门。

    杨天玥掌锋落空,见长袖来袭,急忙闪身躲避,可是那宽大的袖袍遮挡住了女孩子的眼神,殊不知那袖袍后面还藏着踢出的一脚!

    “腾”的一声,这暗藏的一脚直踹在杨天玥的小腹之上,姑娘横着飞了出去。

    一道身影箭矢一般飞出,接住了杨天玥,那杨天玥在这身影的怀中口吐鲜血,轻咳不止。

    这是一道俊秀锋利的身影,此时这个身影缓缓放下杨天玥,面露狰容,狠狠指向台上的居仁道长,道:“为老不尊,今天我杨天逸替祖师爷教训教训你这与女流之辈争锋的无耻之徒。”

    “杨天逸,你果然按捺不住了,好,老夫倒要看看,让众人传的神乎其神的几百年难遇的资质第一人,到底有什么了不得!”居仁道长道。

    “不见棺材不掉泪……”杨天逸身形一动,忽然在众人眼前消失,再看到他时,已然在擂台中央,居仁道长的面前一尺之处!

    “这是什么身法?”沈致远也惊呼起来。

    杨天逸的右手已经探到了居仁道长的咽喉,杨天逸此时只要微微用力,就会捏碎居仁道长的喉咙,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你太慢了,重来……”杨天逸冷冷道,随即松开了手。

    居仁道长万没想到杨天逸的身法竟如此精妙迅捷,大惊之下,重新提起精神。袍袖一挥向杨天逸甩来,随着袍袖的挥洒,夹带了连环三踢。

    袍袖过后,三踢落空,杨天逸诡异的出现在居仁道长的身后,再次伸手探到了居仁道长的脖子上,这次是从后方捏住了他的脖子,只要杨天逸想取他的性命,仍然是稍一用力的事!不过,这次,杨天逸仍然没有这样做。

    “还是慢,你老了,重来……”杨天逸的生硬依旧生冷如冰。

    居仁道长的脸色彻底挂不住了,当着所有同辈和晚辈的面,今天把几十年的老脸丢的一干二净。

    想到这里他也顾不上什么礼义廉耻长幼尊卑了,伸手将自己的宝剑“青虹剑”从背后摘了下来。

    宝剑出匣,寒光耀眼……

    “天逸,此番不要手下留情了,若再留情手,为师要以门规责罚于你了。”擂台角落的一个老者不怒自威,缓缓说道。

    “弟子遵命”杨天逸朝老者施礼。

    沈致远轻声道:“大长老生气了,不希望杨天逸继续耍弄能耐了,这次三长老凶险了。”

    顾子瑶微微皱眉,他隐约感觉到那大长老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气息,这气息让顾子瑶深感一种不安……

    擂台上,居仁道长长剑飞舞,幻化成团团光雾,柔中带刚倾洒而下。有了宝剑在手的居仁道长果然如同换了一个人!

    太极剑法,是武当独有的一种武功,以手中之剑为武器,剑可脱手,远近收缩自如,汇集阴阳两极之气,无论剑之轻重,也可以远近收缩自如,它兼有太极拳和剑术两种风格特点,轻灵柔和,绵绵不断,重意不重力,优美潇洒,剑法清楚,形神兼备……

    顾子瑶心头赞叹:“好超然飘逸的剑法,只可惜少了些什么……”

    “剑法是好剑法,只可惜只有形没有意”那杨天逸此刻已经避开了那层层剑花,再次切身进步到了居仁道长的跟前,一只白皙的手如钳子一般掐住了居仁道长的喉咙!

    居仁道长眼睛一闭,暗道:“今日栽在这晚辈手中了!”

    所有人都觉得居仁道长今次肯定是必死无疑了,杨天逸也是手指用力,准备取了居仁道长的性命!

    一道白光闪过,让人没看清是何物的时候,杨天逸的手已经被一掌弹开!

    救下居仁道长的是一个身袭白袍的年轻修士,他巍峨端正,像标枪一样挺直的站在擂台之上,一种超然的潇洒蔓延开来……

    “你……什么人?”杨天逸揉着自己发麻的手腕道。

    “一峰傲立万山围,半壁丹崖半翠微。真武当年修炼处,仙台自在白云飞。在下——白云飞!”那青年修士朗声道。

    沈致远望着台上的顾子瑶,暗道:“小兄弟啊,你这次可是闯了弥天大祸啊,那杨天逸可是连大长老都不一定能匹敌的武当派后起之秀啊,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吗?这可如何是好……”沈致远焦急的搓着手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