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难解之题

    顾子瑶道:“晚辈悉听前辈指教。”

    南宫诚悠悠讲了起来:“上古年间,两大仙国开战,楚国年轻的太子被邻国齐国的伏兵抓获,齐国的君主被楚国太子的年轻和乐观所打动,没有杀他。并承诺只要楚国太子可以回答一个非常难的问题,他就可以给楚国太子自由。楚国太子有一年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能给他答案,楚国太子就会惨死。因为齐国君主在楚国太子的身上下了一个非常狠辣的时间蛊咒,如果到时楚国太子得不到解咒将会很痛苦的死去。

    这个问题是: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连最有见识的人都困惑难解,何况年轻的楚国太子,对于他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但总比死亡要好得多,楚国太子接受了齐国君王的命题——在一年的最后一天给他答案。?

    楚国太子回到自己的国家,开始向每个人征求答案:皇上,公主,修士,智者,***艺人……他问了所有的人,但没有人可以给他一个满意的回答。人们告诉他去请教一个老女妖,只有她才能知道答案。但是他们警告他,老女妖的收费非常高,因为她昂贵的收费在全国是出名的。?

    一年的最后一天到了,楚国太子别无选择,只好去找女妖。女妖答应回答他的问题,但他必须首先接受她的交换条件:和楚国太子最高贵的幕僚之一,他最亲近的朋友——南宫诚结婚。楚国太子惊骇极了,看看女妖:驼背,丑陋不堪,只有一个牙齿,身上发出臭水沟般难闻的气味,而且经常制造出猥亵的声音。他从没有见过如此不合谐的怪物。他拒绝了,他不能强迫他的朋友娶这样的女人而让自己背付沉重的精神包袱。?

    南宫诚知道这个消息后,对楚国太子说:“我同意和女妖结婚,没有比拯救太子的生命和保存国家基业接班人更重要的事了。”于是婚礼宣布了。女妖于是回答了楚国太子的问题。那么你觉得,这个女妖是怎样回答的?”

    顾子瑶道:“金钱,一定是金钱吧?大多数女人是贪慕虚荣的,为了钱可以出卖一切,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呵呵……要么就是美貌与身材?美貌与身材是女人最在意的,也是貌似对男人最有杀伤力的东西,所以要么就是美貌与身材!跑不出这两个答案吧,而且第一个金钱的可能性最大,女人比男人更贪财,男人比女人更好色。”

    南宫诚无奈的摇头道:“女妖给出的答案是: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主宰自己的命运。当时,每个人都立即知道了女妖说出了一个伟大的真理,楚国太子的生命被解救了。于是齐国的君主放了解开了楚国太子的蛊咒。

    接下来,我们说说南宫诚和女妖的婚礼吧,这是怎样的婚礼呢?楚国太子在无法解脱的极度痛苦中哭泣!南宫诚一如既往的谦和,而女妖却在庆典上表现出她最坏的行为:她用手抓东西吃,打嗝,放屁,让所有的人感到恶心,不舒服。?

    新婚的夜晚来临了:南宫诚依然坚强地面对可怕的夜晚,走进新房。是怎样的景象在等待着他呢?一个他从没见过的美丽的少女半躺在婚床上!一贯冷静的南宫诚惊呆了,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美女回答说,因为当她是个丑陋的女妖时南宫诚对她非常的好,于是她在一天的时间里一半是她可怕的一面,另一半是她美少女的一面。?

    那么问题来了,南宫诚是想要她在白天或夜晚是哪一面呢?”?

    顾子瑶这次没有轻易的回答,之前的回答显然没让南宫前辈满意,这次一定要想好再答!他知道这是一道太残酷的问题!于是开始思考眼前的困境:在白天向朋友们展现一个美丽的女人,而在夜晚,在他自己的屋子里,面对的是一个又老又丑如幽灵般的女妖呢?还是选择白天拥有一个丑陋的女妖妻子,但在晚上与一个美丽的女人共同度过每一个亲密的时刻??

    到底该如何选择呢??

    此刻脑海中仿佛有两个各执己见的意识争吵了起来:一种意识是选择白天是女妖,夜晚是美女,理由是妻子是自己的,不必爱慕虚荣,苦乐自知就可以了;另外一种选择白天是美女,因为可以得到别人羡慕的目光,至于晚上,可以在外作乐,回到家里,漆黑的屋子,美丑都无所谓了。

    顾子瑶想的有些头脑发胀,他只是个初谙世事的年轻人,至于情窦也是初开,哪会懂得这么多男女人性中的道理,但这就是历练与成长的一种……顾子瑶此刻被难住了!

    南宫诚道:“顾小友,你一时给不出答案也是情理中的事。老朽也早就料到了,那你就在此多逗留几日吧,什么时候能给出答案,什么时候我就让小友走出这石室。当然你的答案会决定,你是带着五云台灵芝草和异度灵珠的消息走,还是空手而回!”

    顾子瑶此刻是哑巴吃黄连,只能点头称是。

    南宫诚临走的时候嘱咐了一句:“你可以在这玉石床上吐纳修习,这样你会感觉自己的修为倍增,这段修炼时间会让你有意向不到的收获,算是对你这五云台灵芝草的有缘人的一种馈赠吧!”说完这番话,南宫诚凭空消失在顾子瑶面前,连纵掠的一点身影都没看见。

    顾子瑶长吁短叹,只好盘膝打坐在玉石床之上,一边修习,一边思考着南宫诚留下的当年自己在楚国亲身经历的世间哲理问题。

    顾子瑶暗暗道:“第一个问题虽然问的多,但是还是比较好回答,而且考量的也都是自己的心性问题,而这第二个故事问题,怎么问到了男女之间,尤其是对女人的品评和理解呢?这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正想到这里,忽然脑海神识中听到了那南宫诚的声音……(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