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凤仪雪山

    顾子瑶其实拜谢南宫诚,道:“多谢前辈的圣果助我突破,前辈恩德,晚辈没齿难忘!如前辈不嫌弃,就收晚辈为记名弟子吧!”

    南宫诚见顾子瑶执意再次提及拜师一事,自己也是被顾子瑶的诚意打动,道:“既然你如此执拗,非要拜我这把老骨头为师,那老朽就收下你这记名弟子吧。不过,为师要叮嘱你几件事,你且记好……”

    顾子瑶点头称是。

    南宫诚道:“首先,我察觉你神识中有魔气作祟,虽然这股魔性没有伤害于你,但你要切记与魔修中人走的远些,魔道自古两立,这个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其二,你不要企图让为师与你下山,为师早已不问世事多年,且为师的修为被锁,只有在这温玉床之上能随时补给自己的真气修为,倘若为师离开此地多日,或是在外强行催动真气修为,将有性命之忧。其三,我不想听到你在道界用我的名字去炫耀或者借名号做事,虽然如今的道界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为师的存在了。其四,如果为师知道你做了丧天良或大逆不道之事,为师无论身处何处都不会轻饶于你……”

    顾子瑶频频称是,道:“师父,您放心,子瑶一定行侠义道,做仁义事,绝不辜负您老的栽培!弟子在下山前也有一席话与师傅说……”

    南宫诚点头道:“说吧……”

    顾子瑶道:“师父,弟子日后如果遇到我那师兄牧天寒,我无论倾尽付出任何代价都会替您清理门户!”

    南宫诚面现感激之情,他知道顾子瑶此番是肺腑之言,于是语重心长道:“子瑶,你的心意为师领了……日后在这世间要经历的风雨挫折还很多,你要自己多想多总结,时刻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修道是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顾子瑶道:“多谢恩师,那子瑶就此拜别了!”

    南宫诚道:“你怀揣的那个小家伙,你可别小看了它。对它好点……”接下来的话,南宫诚不说了。

    顾子瑶就此拜别南宫诚,踏上了去寻异度灵珠的路途……

    凤仪雪山虽然在这片大陆的最南端,但这雪山顶部的积雪常年不化,整个山从下到上四季分明,山下还是夏日炎炎,山顶之上却是天寒地冻!

    接近山顶的时候,眼前大片大片的雪花在空中飞舞,像天女撒下的玉叶、银花,那样晶莹,那样美丽。那长年积雪高插云霄的群峰,似隐似现。一座座山,一片片林,都被雪裹着,在巍峨之中显出清秀,在峻峭之中更见超逸。望着蜿蜒起伏的山脉,白雪皑皑,在柔和的月光下映衬皎洁明亮。那样神秘,让人不免心驰神往!!!

    凤仪雪山不仅气势磅礴,而且秀丽挺拔,造型玲珑,皎洁如晶莹的玉石,灿烂如十三把利剑,在碧蓝天幕的映衬下,像一条银色的翩翩玉凤横卧在山巅,作永恒的飞舞,有一跃而入金沙江之势,故名“凤仪雪山”。凤仪雪山不仅巍峨壮丽,而且随四时的更换,阴晴的变化,显示奇丽多姿。时而云蒸雾涌,有凤乍隐乍现,似“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女神态;时而山顶云封,似乎深奥莫测;时而上下俱开,白云横腰一围,另具一番风姿;时而碧天如水,万里无云,群峰像被玉液清洗过一样,晶莹的雪光耀目晃眼,具有“白雪无古今,乾坤失晓昏”的光辉。即使在一天之中,凤仪雪山也是变化无穷:东方初晓,山村尚在酣睡,而雪山却已早迎曙光,多彩的霞光映染雪峰,白雪呈绯红状与彩霞掩映闪烁,相互辉映;傍晚,夕阳西下,余辉映山顶,把雪峰染抹得象一位披着红纱中的少女,亭亭玉立;月出,星光闪烁,月光柔溶,使雪山似躲进白纱帐中,渐入甜蜜的梦乡,显得温柔、恬静。

    走着走着,积雪也变的厚重了起来,顾子瑶慨叹道:“这哪是路啊……分明就是无路可走啊!”

    忽然怀中的小美美发出了声音:“这……那……路,分……无走。”

    顾子瑶起初吓了一跳,不过随即笑了起来,道:“你这小家伙还算颇有灵性,还会学话,可惜啊,你不懂我所说的含义。”

    小美美吱吱呀呀道:“懂……”

    顾子瑶无奈摇头笑道:“你懂个屁!”

    “你屁”小美美道。

    顾子瑶一愣道:“你这一知半解,还总乱学语,很讨厌,知道吗?”

    “讨厌……”小美美仿佛不依不饶。

    顾子瑶气的苦笑不得。就在他和这小灵兽斗嘴之事,忽然脚下的地面隐隐颤动起来,一个黑乎乎的巨大身影朝这个方向笨拙的跑了过来!

    是熊!一头硕大无比的大黑熊,两眼冒着凶光,低吼着,喘着粗气,鼻孔喷出两道白色的热气……

    顾子瑶暗道:“怎么遇到这么个家伙,这头熊虽然大,打起来费些力气,不过以自己目前心动期的修为,应该没什么问题。”

    顾子瑶准备迎敌,可胸口处的小美美还在叽叽喳喳的叫唤不停,此刻它说出的话,着实让顾子瑶吃了大惊……

    “别怕……大家伙……不是来……打你的!它也怕着……呢”

    顾子瑶暗道:“这小家伙原来不止是会学舌那么简单啊,不过它说的话怎么能可信呢。”想罢笑了笑,继续做迎敌状……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头巨熊在跑到顾子瑶面前时,根本无视他的存在,直接与顾子瑶擦肩而过,继续狂奔而去!

    顾子瑶正狐疑间,怀里的小美美又嚷起来了:“怎么样……你这老家伙,还不信我呢,那大家伙,不是来打你的吧?笨笨蛋蛋的……”

    顾子瑶再次被气的乐了出来,用手轻轻拍打了几下小美美,道:“这么紧要的关头,你还调皮,竟然敢说我是老家伙,看我不修理你……”一边打,一边想:“这小家伙的确是有点灵慧,就是偶尔语无伦次,不过它是如何知道那巨熊不是奔着我而来的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