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无愧于心

    江宁吞下一颗续命丹,良久后才缓缓睁开双眼,脸上有了一丝红润。看着六魔,江宁露出复杂的神色,但最终还是暗叹一声,一点眉心,自他眉心飞出六道光芒,射向六魔。虚弱的说道:“待会儿还有一场恶战,跟我在一起你们很可能会死。我已将你们的本命魂印还给你们了,咱们之间两清了,你们走吧。”

    江宁控制六魔这段时间以来,他自问没有将他们六个当成奴仆随意驱使过,一直拿他们当成普通而陌生的朋友来对待。他们救了自己一命,自己也救了他们,现在也还了他们自由,谁也不欠谁。

    还有一个原因是,江宁知道鳄霸必定不是一个人来的,外面定然还有不少敌人。现在他重伤,如果六魔跟着他,很可能会因他而死。六魔先前对他并没有露出过杀意,他不想让害了他们。在六魔看来,这是他们作为奴仆应该做的,但在江宁看来,这便是救命之恩,所以江宁放了他们。

    “哥做不到佛祖的悲天悯人,大爱众生,只求扪心自问之时可以无愧于心。”江宁最后看了一眼六魔,心中暗道。

    想罢,江宁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开始疗伤。

    “走?”六魔同时一怔。

    “你不会是耍什么阴谋吧?”五魔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这句话,江宁的眼角明显的一跳,心中暗道:“哥有那么邪恶吗?还能不能让好好疗个伤了?”

    “爱走不走,死了别怪我。”江宁冷哼一声,随即关闭心神,全力疗伤。

    虽然江宁的语气不大好,但是六魔却是听出了其中的真诚,而且江宁就这么在他们面前毫无防备的疗伤,明显是极为信任他们。

    大魔眼中闪过一丝迷茫,随即看向其他五个魔头,好似在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没有想到江宁居然就这么还了他们自由,自从他们有意识后,就一直跟着江宁,这突然让他们离开,他们还真不知道要去哪里。

    其余五魔皆是一阵沉默,脸上露出沉思之色。

    片刻后,五魔开口道:“这小子对咱们也不错,而且他识海内的那道符文和那面黑色的镜子对咱们也大有益处,不如……”说到这里,五魔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看向其他五个魔头,眼中露出询问之色。

    其他五魔互相对视一眼,在江宁将本命魂印还给他们之后,他们心中对江宁那最后的一丝怨与恨也随之消散一空了。

    回想这段时间他们相处的一幕幕,他们之所以能够这么快的恢复灵智,皆是因为江宁。如果没有江宁,他们现在很可能还在六魔炼魂旗中浑浑噩噩,这一点他们是需要感激江宁的。

    虽然之后因为江宁对他们的防备,控制了他们,但那也是人之常情,想必换成任何一个修士,都会如此做。

    后来江宁也并没有如他们想象中的将他们当成奴仆看待,反倒是很少打扰他们,更是以礼相待。如今又救了他们一命,还还给了他们自由。

    细细想来,他们之间并没有仇怨,反倒是有那么一丝的情义。

    想到这里,大魔沉声说道:“我本就不是你们的大哥,这件事还要你们自己做出决定。”

    大魔虽然没有说他自己想怎样,但是其他五魔皆是看出,大魔是默认了五魔的观点,决定留下。

    “我赞成五魔的意见。”四魔和六魔异口同声的说道。

    一阵咯咯的笑声响起,三魔扫了其余五个魔头一眼,美目流转间,媚态自生,只听三魔笑着说道:“这么俊俏的少年,人家还真有些舍不得离开呢。”

    听到三魔也同意了,五个魔头皆是将目光落在了一直没有出声二魔身上。只见二魔浑身瘦骨如柴,抬头间冷哼道:“想留下就直说,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我没有意见。”

    商议完毕,六魔又对视一眼,随即也开始闭目疗伤。

    那灵土蕴含一丝本源的气息,对六魔的伤害很大,刚才一战,六魔受伤颇重,尤其是最后的一击,几乎超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此时一个个身形虚幻,魔气翻涌,久久不能平复。

    相对于六魔的伤势,江宁的伤更重,这次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受伤最重的一次。肉身的伤势还好说,在续命丹和生之意境的作用下,很快就能恢复。但精血损失严重和自爆本命法宝所带来的神魂上的创伤却根本无法短时间内恢复。

    江宁的识海中,只见他那原本如琉璃般晶莹的神魂,此刻光芒黯淡,虚幻不堪,脸上更是露出萎靡之色。不仅如此,就连他眉心的符文也是光芒黯淡,好似消耗过度一般。

    相对于这里的平静,外面则是一片压抑。

    蛟龙岛四周,四方妖兵已经各自退后两千里有余,将附近的五千里海域全部包围了起来。放眼望去,海面之上,尽是妖兵,妖云弥漫之下,骇人心神。四千妖兵更是冷冷的看着蛟龙岛上的众多修士,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压抑在每个人的心头。

    蛟龙岛上,沐清影、大蛤蟆、红珊道人和罗飞老怪盘坐在地上,一众修士零散的分落四周。一个个修士表情各异,但眼中皆是露出绝望、惊恐和迷茫,心中的压抑几乎让他们发狂,但是却没人敢有一丝异动。方圆五千里内的空气仿佛都凝固在了一起,让人无法呼吸。

    沐清影怔怔的看着那已经高挂空中的烈阳,心中悠然道:“如果当初我不遇到他,如果我当初不答应与他联手,或许就不会有今日的灭顶之灾吧。但若没有他,我也无法杀掉毒蛟也无法突破到元灵境,若是那样,我的下场恐怕会比死还要难受。”

    当初蛟化龙对她的邪念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这一点她知道,这也是她去寻找帮手的原因。如果当初江宁不出现,她必定难逃毒蛟父子的毒手。相比那样屈辱的活着,或者带着不甘死去,她忽然又觉得,这样死去好像也不错。

    思索之后,她发现心中并没有悔意,她并不后悔与江宁联手,并不后悔做这一切。

    “难道这就是命运吗?”沐清影脸上露出一丝苦涩,喃喃道。

    “什么狗屁命运,都怪那该死的江宁,若不是他,怎么会引来海妖殿的殿主大人,若不是他,我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红珊道人脸上露出怨毒之色,咬牙切齿的说道。

    一旁的罗飞老怪没有说话,但是眼中同样有着怨毒与恨意。

    此刻二妖却是忘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贪婪造成的。当初江宁只是想找个落脚之处安心修炼,若非他们想趁毒蛟身亡的机会吞并蛟龙岛,江宁怎么会对他们出手,又怎么会控制他们。

    现在,他们将一切的责任都推倒了江宁的身上,将这一切都化为了对江宁的怨恨。

    大蛤蟆低着头,眼中有着迷茫,也有着绝望,相对于几人来说,他的修为低了少许。即便是没有江宁,即便是没有海妖殿,他也不知自己在这残酷的修仙界能活多久。

    “修道是逆天而行,可这天哪有那么好逆的……”大蛤蟆心中发出一声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感叹。

    龙形山脉的山巅之上,脸上遍布鱼鳞的老者与四位妖将盘膝坐在一处。

    只听率领南方妖兵的妖将开口说道:“这么久还没出来,殿主大人不会是在里面玩儿上了吧?”

    其余四妖听到他话中的那个“玩”字,不由自主的身体轻颤一下。他们可是见过鳄霸“玩儿人”的手段,那些恐怖的刑法即便是他们看了也不由的心中发寒。甚至还有一些,是他们想都想不到的。

    “我看很有可能,那人类修士只是真丹境的修为,在大人面前如蝼蚁一般,根本没有反抗之力,这么久不出来,多半是了。”统领西方妖兵的妖将点头说道。

    “那小子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杀荆儿小姐,简直就是找死。”统领东方妖兵的妖将叹息一声,摇头说道。

    “那小子定然是不知荆儿小姐的身份,否则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对荆儿小姐出手,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统领北方妖兵的妖将说道。

    脸上密布鱼鳞的老者终于缓缓睁开眼睛,皱着眉头看了四妖一眼,沉声说道:“我劝你们还不闭嘴,让殿主大人听到你们的话,小心你们的小命。”

    四个妖将闻言,对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惊恐,心中一股寒意升起,连忙应声称是。

    老者看了四个妖将一眼,点点头,又自闭上双眼,其余四个妖将也是闭目打坐,不再闲谈。

    在蛟龙岛一处极为不起眼的地方,一双大眼四下张望,许久叹息一声:“不是偶不救你,实在是他们银太多了,凭偶现在实力打不过……”虽是这般说着,但其语气中,却是有着一丝惋惜与愧疚。

    远在数万里外的海妖殿内有一处宫殿,宫殿之内只有一个阵法,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在宫殿门口,两个妖兵一脸肃穆,站的笔直,显然是在看守这座宫殿。

    忽然宫殿内的阵法亮起,紧接着,一个虚影出现在阵法之中。那两个看守宫殿的海妖见到那虚影连忙单膝跪下,恭敬的喊道:“见过大人!”

    “是谁杀了鳄霸?是谁胆敢挑衅我海妖岛的威严?”回答二妖的是一个愤怒且阴沉到极点的声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