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缘由

    (前面两章被屏蔽了,这一章写的万分艰难,许多地方不敢写了,还要重新换个思路写。澳门这边的情节要全部更换,头疼无比,这可是我构思了许久的一个高超……无语……)

    这个时候,何朝琼才真正地反应过来,上前抱住了周游,将他往后拖。可是以她的力气,哪里拖的动周游,周游一只脚落地,另一只脚还踩在他的额头上。

    “埃文,你不需要这样,为了一点小事,你何必这样大动肝火呢?”

    周游却冷静地对她一笑,说道:“我要是说,我根本没有生气呢?”

    何朝琼有些歇斯底里地叫道:“没有生气你就把他们打成这样,要是真的生气,你岂不是要杀了他们!”

    周游笑着松开自己的脚,拍了一下自己身上衬衣的皱褶,抬头一笑说道:“你说对了。”

    何朝琼只觉得一阵心寒,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对着那个没有受伤的男人叫道:“还不赶快叫救护车!”

    那个男人一听,连忙掏出了手机,拨打着电话。

    等他打完电话,何朝琼也冷静了下来,说道:“说说看吧,你为什么会对他们下此狠手?”

    周游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回了原处,这才说道:“你知道你今天约我到这个地方来,我一直提心吊胆吗?我很怕外面有狙击手,楼下有炸弹,让我尸骨无存。这种地方虽然很有情调,但是对于我来说,太不安全了。你今天让我紧张了,我也就找他们出口气,因为我最讨厌的就是他们上楼的时候,根本不打一声招呼!”

    何朝琼有些愣住了,呆呆地看了看四周,这才说道:“就因为这个原因吗?原来一切都是我的错?”

    周游笑道:“也不能怪你,因为你永远不能理解我这种人需要经历多少考验,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何朝琼摇了摇头,掏出电话拨打了一个电话。然后用粤语跟对方说道:“林大哥,我在旋山餐厅出了一点状况,因为有人受伤,我又不想惊动你们警方,所以只有向你求援了。”

    对方不知道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她跟对方客套了两句,就挂掉了电话。将电话扔到了沙发上,她气呼呼地坐了下来,向着那边问道:“比利,基尔伯特他们怎么样?”

    比利手忙脚乱地帮他们擦着血,看了一眼周游,不知道说什么好。周游笑道:“他们没事,最多有点脑震荡,需要到医院去补几颗牙而已。”

    何朝琼对着周游叫道:“我没有跟你说话……”

    周游耸了耸肩,撇了撇嘴无奈地说道:“好吧,我闭嘴。”

    何朝琼平息了一阵,这才又说道:“你知道你伤害的人是谁吗?为什么你要无端地给自己找仇人呢?”

    “这可不是无端,你找的这个破地方吃饭,连堵墙都没有,让我提心吊胆是其一。你刚才离开,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是其二,他们没有打招呼就冲进来是其三,这几个因素集中在了一起,才有了我的爆发。”

    何朝琼却冷笑了起来,盯着他说道:“这些都不是真正的理由,你的理由是立威吧!”

    周游心中一凛,这个女人能成功,可不是全部靠有个好家世,而是她自己就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但是周游还是装作糊涂地问道:“什么立威?”

    何朝琼恨恨地说道:“你作为一条过江龙,想要在香港,澳门发展,必须要先让别人知道你不好惹,更不是好欺负的,所以,基尔伯特就成为了你的杀鸡骇猴的棋子。”

    周游一拍后脑,叫道:“还有这样的作用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要是按照你的说法,那我的理由就更充分了哦。不过,我又不认识他,何必找他麻烦呢?”

    “我才不信你开始没有了解过我……”

    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了一个声音。“何小姐,听说你们这里出了一点状况,需要我们服务吗?”

    何朝琼抬高了声调说道:“李经理,不用了,等一下医院的救护车过来,你让他们直接进来。”

    打发走了酒店的人,何朝琼叹了口气说道:“原本还想跟你好好吃个饭,现在却出了这档子事……不过我要警告你一下,你可能了解的东西还不够多,杨兽城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娱乐大亨,他还曾经是社团的扛把子,你把基尔伯特打成这个样子,我可不好偏向你们哪一方。”

    周游笑道:“你以为我真不知道吗?”

    何朝琼为之语塞,楞了一下说道:“我们的合作稍后再谈吧,今天确实有些不合适了,我要先送基尔伯特他们去医院。”

    周游点了点头说道:“你去吧,既然你已经摆平了警方,我也不需要再留着他们当作不请擅入的证据了,不过我希望这件事能解决的没有尾巴。”

    “放心好了,我们何家这点面子还是有的,你今天毕竟是我的客人。”

    周游问道:“那我能留在这里吃了午饭再走吗?要知道,今天早上我就没有吃饭。”

    何朝琼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她一贯头脑清醒,可是这个周游偏偏能让她三句话一说就上头。

    “吃吧,撑死你才好!”

    等到救护车将所有的人都拉走,周游当真一个人坐在桌子旁边,将何朝琼开始点的菜解决了一大半,这才满意离开。

    酒店的服务员原本对他美目含情,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根本连看都不敢看周游了,这算是一个遗憾,其实这个小妞挺符合他的审美的。

    当然,他的眼睛除了偶尔看一看服务员的****,脑子里主要还是在想刚才的事情。

    何朝琼果然不简单,只是一会儿的时间就看出了他真正的目的。

    上楼来的基尔伯特他的确认识,因为他在搜集何朝琼的资料的时候,这个跟她有过暧昧传闻的男人的资料,周游也看过一遍,知道他就是那个被赌王以藏毒罪关进牢房的二世祖。

    他比那个陈姓歌星幸运的是,他有一个好父亲,也就是著名的娱乐大亨杨兽城。

    这个著名的二世祖仗着他父亲的关系,泡了不少明星,其中不乏名人,特别是周游比较欣赏的那个著名混血女星李美琪,所以,周游也就没有留情,用烟灰缸砸掉了他半嘴牙,也算对他一点惩罚。

    那个李美琪虽然身材干瘦,但是一张脸很让周游着迷。特别是现在的她也才22岁,还是花季,周游想泡都还没有时间呢,让他尝了头道汤。

    虽然周游不忌讳这些,甚至他喜欢人,妻还多过少女,因为在床上,懂得的人才配合的更好。但是借题发挥嘛,加上一点怨气,下手就稍微重了一点。

    何朝琼虽然猜到了周游的目的,但是她绝对猜不到,从她开口说跟周游合作,周游就知道了她的目的,因为周游是从后世来的,很清楚何朝琼的发展史,也知道她在今后的几年,一直在忙些什么。

    澳门原本就只有一张赌牌,但是澳门回归了之后,为了打破赌王对澳门菠菜的垄断,所以今年发放了三张赌牌,并且最后发展成为了每张赌牌可以拆分成两张。

    何朝琼就是从获得一张赌牌的新濠,得到了一张副牌,后来利用这一张副牌,跟美国的美高美合作,成立了美高美香港,一跃成为了超过她父亲财富的新的女赌王。

    但是从2001年到2003年,她却一直在挑选合作者。因为种种原因,美高美香港一直到2003年才成立,到了2005年才建成。

    当时澳门的菠菜业已经发展了起来,像威尼斯人在2002年就已经建成,投资了两亿多美元,不到半年就赚回了所有投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后来金沙集团才会投资几十亿美元,建设了澳门最大的金沙城市中心。虽然在2013年以后这个行业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但是在这十二年间,他们早就赚的盆满钵满。

    何朝琼想要脱离自己的父亲的影响,寻找一个合作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小的合作者根本没有参与这个游戏的资格,像她的澳门赌场就花费了十二点五亿美元,小的合作者不要说没有这个钱,就是有,也会陷入管理人才的匮乏。

    但是大的合作者,何朝琼也要防止被对方一口吃下,所以这个时候,周游就是一个她很好的合作伙伴了。

    当然,周游不是她真正的主要的合伙人,她只是想利用周游平衡合作者之间的关系,就像现在的金沙集团一样。

    金沙集团也不是何朝琼的目的合伙人,因为他们已经有了现在的************在建设,澳门也不会允许一家公司掌握两张赌牌。

    但是周游的身后还有另一个最佳的合作伙伴,那就是巴伦控制的希尔顿娱乐集团,这可是美国能进入前三的大型娱乐集团。

    既然猜到了她的心思,周游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要纠正自己在他心里的印象了。他也不怕自己的凶狠会吓到对方,如果对方真的这么容易被吓到,也不会想到要开赌场了。

    要知道,她的家族在香港澳门可谓是顶级家族,即使李家成,也只是钱多一点,论实力根本比不上她们。

    要不然,世纪大盗张自强为什么敢绑架李家成的儿子,却不敢惹何家呢?因为李家成只能说在白道厉害,黑,道方面的势力就差远了。

    他如果敢绑了何家的家族成员,那香港澳门他都无处藏身,即使有命赚钱也没命花。何家可是黑白两道通吃,要不然,身为大佬的杨兽城也不至于为了儿子负荆请罪。

    周游的强硬和暴虐虽然会得罪杨兽城,但是周游丝毫不怕他,因为得罪他而树立自己在何家的强硬形象,绝对是值得的。

    何朝琼说周游是要立威,但是这个立威不是针对别人,只是针对何家。没有金刚钻,怎么可能揽到瓷器活,周游越狠,才越能获得她的信赖。

    他可不想当一个过路财神,既然机会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那就要牢牢抓住。希尔顿娱乐集团再大,那也不是希尔顿家族一家所有,周游不仅想要当一个介绍人,当一个担保者,更想当一个真正的独立股东。

    只有这样,他才能方便行事,业绩好的时候跟着赚钱,业绩将要到顶的时候,将股份转让出去,这样自己的利益才能最大化。

    何朝琼现在不知道周游的真正目的,这是周游的优势,想要从她手里拿到股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周游记得,前世的时候,何朝琼跟美高美合作,股份一开始一直是50:50,直到要上市了,她才转了百分之一出去。一直到上市以后,她出让了一些股份,获得了大笔现金,才把股份降到了百分之三十以下。

    由于前世没有具体关注这方面,很多消息也是道听途说和媒体宣传,所以周游也忘记了前世的具体细节。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最起码现在,周游入了何朝琼的眼,她也需要一个有实力的担保方和合作者,而周游不想放过。

    至于杨兽城,得罪了也就得罪了,与其说他现在是个大佬,还不如说他是个商人。既然是商人嘛,周游就不会害怕他,他的弱点可要比自己多的多了。

    想通了这些利害关系,周游也吃饱喝足了,让服务员去帮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就准备离开这里。

    刚走出酒店的大门,周游将要上车,从门口的车上下来了一个神态伟岸的中年男人。“周先生,请等一下,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一下。”

    周游关上了车门,一闪身,站到了门口的柱子旁,眼睛在四周看了一圈才问道:“你是谁?”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本警员证递给了周游说道:“我是港岛分部的高级警司林玉山,是我接到了何小姐的电话,才压下了你这起故意伤人案。”

    周游笑了笑,反问道:“香港的法律就是如此草率地定性的吗?我为什么不是正当防卫?他们为什么不是擅自闯入他人区域?”

    对方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想跟周先生来一场辩论,这是律师的工作,我的工作是预防犯罪,保护市民。”

    周游点了点头说道:“直说吧,你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他严肃地说道:“我只是想提示一下周先生,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希望你的行为能一直保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

    “当然,我本来就是一个合法的生意人,不想被你们警方递解出境。”

    “那就最好了。”他跟周游敬了一个礼,转身上了自己的车。

    周游楞了一下,没有想到他专程过来就是为了跟自己说这一句话。不过周游一点也没有觉得他傻,反而非常欣赏他这样的人。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