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零章 窃听

    跟已经七十八岁的多尔相比,刚满24岁的周游还显得那么的年轻。但是多尔却绝对不会小瞧了眼前这个可以当他孙子的年轻人。

    为了疏通和谈事件在华盛顿的反感,周游光是在华盛顿安排的说客,就有三伙人,每一帮都有不弱于多尔的资历和势力。要不是因为跟巴伦希尔顿的多年友好关系,多尔也不可能拿到利润最大的一份。

    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缺钱,需要的是成绩。如果自己给不出成绩,华盛顿有的是人代替他。

    一个多月来,他工作的博德律师事务所就收到了多达两百多万美元的代理费,而且,在今后的每个月,都还会有不低于十万美元的收入,这笔资金,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根据1904年西奥多罗斯福总统补入罗斯福推论至门罗主义中,确保了美国有权在任何时候介入拉丁美洲国家的权利,这是对门罗主义最大范围之补充。虽然后面1930年的克拉克备忘录否定了这一说法,但是罗斯福的意见才真正代表了主流美国人的看法。在冷战期间,前苏联的红色输出给了美国人致命的一击,从古巴革命到南美各国的红色爆发,美国在南美的控制力度屡屡减弱。所以,周先生在哥伦比亚的行为,可以说是严重伤害了美国人的利益。”

    周游点了点头说道:“虽然我的本意是为了商业服务,但是的确触犯了美国的利益。所以我不想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我现在只希望,能够让更多的美国人知道,这种伤害不是我有心而为。”

    “这正是我的工作。”多尔笑了一下,翘起了腿说道:“对于一个国家,政府会综合考虑其中的利弊才会做出应有的反应。但是周先生是个人行为,这就让政府更为恼火,并且动起手来也少了许多顾虑。不过,在国会山,我和其他两个小组已经疏通了大部分的关系,最少,各大委员会不会因为你的行为提出更多的修正法案了。”

    老沃兰多问道:“也就是说,埃文这次的行为,只要不再继续,就不会因此受到制裁了吗?”

    “这个谁也不敢保证,不过我相信,最少有这样的意见实施之前,我们就可以得到消息。”

    “很好。”周游看了看时间,站起身来跟多尔握了握手说道:“我会在华盛顿待三天左右,后天晚上,我会安排一场宴会,款待你和你的朋友们,届时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

    多尔也站起身,握着他的手笑道:“作为你雇佣的律师,我不会让你认为你的钱是白花的。”

    周游也笑了起来,说道:“我从来没有这样认为过。”

    送走了多尔,从旁边的房间里又过来了一个年轻的英俊年轻人。当然,这个年轻是相对于多尔来说,相对于周游,这个已经有三十出头的年轻人可一年也不年轻。

    “你好,周先生,很荣幸见到你。当然,除了我的荣幸,我也带来了约克逊参议员的问候。”

    周游握了握他的手,请他在沙发上坐下,笑着说道:“你好,杰森助理。我记得我已经邀请了约克逊参议员参加晚上的宴会,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你在这个时间要先跟我见面?”

    他递给了周游一份资料说道:“我的来意在这份资料里面,我希望周先生看过之后能立即按照这份资料的清单来买书。”

    周游楞了一下,看了老沃兰多一眼,拿起了这份资料。这是一份很简单的会议纪要,是商业投资监督委员会跟证监会的一次沟通会议。在文件的最后,用手写了一句看后销毁的字样,同样,附了一份在美国比较流行的商业投资书籍清单。

    周游浏览了一遍,本来有些自信的心沉了下来。因为在这份资料里,证监会以各种理由拒绝了腾迅上市的许可,这也意味着,周游他们这次来美国的公关,在一开始就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给老沃兰多也看了一遍,然后让桑切斯拿过了烟灰缸,点燃了这几张纸。看到这几张纸变成了灰烬。

    杰森这才笑着说道:“约克逊议员很高兴能成为周先生的朋友,但是周先生在美国的投资发展,都应该遵循美国的法律制度,在这一点上,是没有捷径可行的。我跟约克逊议员都很欢迎周先生在美国能有更多的投资,更大的发展,最少在这些方面,我们愿意为周先生提供更完善的服务。”

    周游看了一眼茶几上的干扰器,这种干扰器的功能虽然强大,但是毕竟是美国的产品。如果美国的执法部门想要窃听自己的对话,有的是办法解决问题。

    所以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太相信这些科技产品。同样,杰森也是如此,所以他才会当着周游的面振振有词,但是暗地里却给了周游这份会议纪要。

    理解了对方的意思,周游也笑了起来说道:“这份购书清单我就留下了,我相信,这些书籍对于我了解美国的商业规则会有很大的帮助。请替我感谢一下约克逊议员……”

    “这个你可以在晚上的宴会上直接感谢他……”他笑着看了看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准备一下,参加晚上的宴会。”

    就在酒店楼下的一辆伪装的小型货车里面,法切尔拿下了耳朵上的耳麦,耸了耸肩说道:“他们都很小心,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可惜的是,我们没有得到授权,否则就可以调查一下那个杰森,询问他到底给了埃文周什么资料。”

    希尔顿酒店是周游的老巢,法切尔虽然是联邦调查局的人,但是也不敢惊动酒店,在酒店里面安装窃听器和监控设备,因为这肯定会打草惊蛇。

    所以他们也只能在知道了周游要入住的房间之后,在大楼的对面,美国第一资本金融银行的大楼顶端,安装了一个声音采集器和监控器。但是不管是声音还是图像,都不是那么清晰。

    奥乔亚说道:“想要通过行贿方式找到埃文周的证据很难,现在的权力寻租可不像以前那样直接权钱交易。就好比他给多尔的资金有三百万了,但是这些都是雇佣律师事务所的代理费用,这些钱有一大半会进入国会议员的各种基金账户,我们明知道有问题,也制约不了埃文周。”

    “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该放弃,狐狸总有掉进陷阱的时候。制造伪证和制造事故来对付他,只能是最后的方案。”

    有一件事他们都很清楚,不管是周游主动犯事,还是伪造证据来对付周游,都会引起巨大的反响。如果暴露出来,就会是谁也承受不了的大丑闻,所以,必须要慎重再慎重。

    周游看了看没有拉上的窗帘,觉得自己有些大意了。“这个房间面对着对面的大楼,我很不喜欢。帮我去酒店前台,帮我换一件朝南的房间。”

    桑切斯使了一个眼色,罗德里格斯立即会意地去办理手续。酒店朝南的房间由于面对十字路口,会有杂音,所以不算什么好房间。但是因为对面没有等高的大楼,加上临时更换,安全肯定更有保证。

    刚好送高盛的人出房间的小马哥看见了周游更换房间,忍不住笑道:“不要太挑剔了吧,什么房间不是休息。”

    周游哈哈笑道:“能让自己更舒服,为什么不做呢?这次可不是住一晚,需要住好几天呢。”

    周游换房间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到了监控的法切尔他们眼里,这让她的脸色非常难堪。“我们根本就没有进入酒店,埃文周是如何发现我们的?”

    但是一直身为间谍的奥乔亚倒是没有觉得意外,安慰说道:“对于一个心虚的人来说,更换房间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不一定是发现了我们。通过这件事,我们也可以确定,这个埃文周的身上,肯定有问题。”

    “他当然有问题,谁都知道一个纯洁无比的人,是不可能获得成功的。关键问题是,这些东西要控制在我们的手里。好了,你该准备一下去参加晚宴了。”

    奥乔亚耸了耸肩,没有去跟这个有些刚愎的女人争论,而是望向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杰西卡,你准备好了吗?”

    一个有着褐色头发,长相跟格拉西亚最少有六七分相像的年轻女孩笑着说道:“当然,我的车夫。”

    联邦调查局想要通过某个议员安排一个女孩子进入这样的晚宴不是一件难事,但是想要安排一个男人,就绝对会引起怀疑了。

    因为华盛顿的圈子虽然看起来很大,却很封闭,不是这个圈子的熟人,想要进入这个层次的宴会,第一时间就会引起所有人的怀疑。

    所以,奥乔亚虽然通过关系也能被带进去,但是只能作为司机,在有限的范围内活动。反倒是杰西卡这样的漂亮女孩,有着天生的亲和力,这也是为什么著名的间谍都是女人的原因。

    奥乔亚笑着说道:“也许我有荣幸先请你共进晚餐,要知道,真的去了那种场合,虽然全是高档食材,但是真要狼吞虎咽,就太失礼了。”

    杰西卡有些俏皮地伸了伸舌头。“不好意思,我已经跟雷蒙议员约好了,现在就要赶往他的公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