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各取所需

    羊城距离新加坡的距离是一千七百海里,游侠号如果全速航行,需要不到六十个小时就可以抵达。即使以巡航速度,也只需要七十个小时。

    但是周游他们九月二号的凌晨六点出发,在九月五号的晚上八点才停靠在新加坡布拉尼海军基地的码头,整个旅程花了八十四个小时。

    除了那次停下进行了十个小时的演习,周游没有再次停船,因为整艘船停一次发动机,再重新启动一次,就要多浪费不少油。

    但是在航行过程中,他还是又进行了多次事故模拟,锻炼每个人的应急,应变能力。

    在布拉尼海军基地的一角,海军部队为周游准备了一处单独的营房。说营房有些不恰当,这里原本是海军基地的一处军人服务社,临街有九间平房,被海军划给了周游使用。

    布拉尼海军基地位于布拉尼岛上,这是一座不大的海岛,东西长大约一点五公里,南北最宽将近一公里,整个岛就是一个大军营,是新加坡海军的主要基地。

    由于这个岛位于赫赫有名的圣淘沙岛跟市区的丹戎巴葛之间,属于是新加坡的黄金地段。所以后世的时候,这里的海军基地已经搬走了,布拉尼岛变成了一座大型的货运码头。

    海军这边还算有良心,虽然这九间平房半新不旧的,但是因为要给周游他们使用,还重新粉刷了一遍。除此之外,水电齐全,连空调都装的好好的。虽然房间里没有厕所,但是距离房子不到五十米的距离,就有一个公共厕所。

    看了一眼营区的条件,房子里什么都没有,今天晚上肯定是住不成了,所有的船员今天晚上还是要住在船上。

    周游刚准备下船,就看到几辆军车停在了码头上,潘黎一马当先地下了车,就痴迷地看着眼前的游侠号。

    看见周游想下船,他连忙喊道:“周先生请稍等……”噔噔噔地就沿着船舷旁边的楼梯上了船。

    跟在他后面的十多位军官也都一一上船,每个人都对脚下的游侠号表现出了浓郁的兴趣。

    “潘总长,现在天色已晚,有什么事不能等到明天再说吗?”

    他哈哈笑道:“知道游侠号回港,我怎么能睡得着啊?还是先过来看一眼才好。周先生,这游侠号以后就是我们两家共用了?”

    他表现的越急切,周游就越轻松,故意说道:“合同都签了,我也反悔不了吧!潘总长,你看这样可好?我三四天都在船上过的,也想下来好好休息一天,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果然,他已经忍耐不住地说道:“就是几句话的事情,何必等到明天?”他跺了跺脚下的钢板,笑着说道:“根据周先生的计划,你们会在新加坡修整半个月吧?据说你还小在这段时间对船员们进行一次集训?”

    周游点了点头说道:“目前是这样的安排,我已经有了打捞目标。不过在打捞之前,我还需要到印尼进行一次公关活动,所以,什么时候得到印尼政府的批准,我们就什么时候行动。”

    他哈哈笑道:“那就好,你这段时间不用船,我们刚好可以用你的船进行一段时间的训练。要知道,我们新加坡海军可从来没有开过这么大的船。”

    周游笑道:“只要记得给我的船加满油就好。”

    他笑的更灿烂了。“新加坡作为全世界最大的石油中转港,别的不多,就是石油多。林家培中校已经登记好了你的游侠号的油耗和库存,你只要把你跟船员们的舱室都锁起来,保证你的船完好无损地交回给你。”

    周游故意说道:“可是你给我的船员安排的营房,现在什么都没有,船员们不能下船,还要住在船上啊!”

    他楞了一下,回头问向一个三十出头的瘦削男人。“许处长,我不是让你安排好船员们住宿的营房和训练的场地了吗?”

    那个许处长连忙说道:“是我考虑不周,我让人马上安排床铺,保证半个小时安排好。”

    “除了住宿的地方,还有训练场所,都要提供最优厚的条件,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严肃地说完,他回过头的时候又是笑容满面了。“周先生,你现在安排船员下船,等他们抵达营房,保证可以当即入住。”

    自己的船,刚开了一个首航,就要交到别人的手里,周游的心里其实是有点不情愿的。不过,他想到了自己也还有利用他们的地方,只好点了点头说道:“跟船员们说说,这是一艘新船,可不要不爱惜地瞎折腾。”

    潘黎笑的眼睛都看不到了,说道:“放心好了,有任何损坏,我们海军都会负责赔偿到底!”

    周游只能安排所有的船员将该搬下的行李都搬下来,用不上的东西都集中起来放到了周游的卧室里,然后,周游将自己的房间给锁了起来。

    一帮电视台的记者终于抵达了新加坡,还没有下船,就碰到了军人接收舰艇,让他们都好奇无比。

    一行人下了船,就看见几十个军人带着自己的行李登上了船。

    其他人还忍得住没有问,但是其中一个自称是严处长的中年人将周游拉到了一边,很严肃地问道:“周先生,我觉得这件事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你的船,为什么会开到军营?你请的船长,为什么会是新加坡海军的现役中校?你现在为什么无条件地将自己的船交给海军使用?”

    周游只是反问道:“严处长,假如新加坡海军跟我们国家订购军舰,我们会卖吗?”

    “这个是当然的!不过新加坡自己的造船技术就很先进……”

    看他一下子语塞了,周游接话说道:“既然我们连军舰都会卖给他们,那我这艘只有军舰外壳,并且内部构造也更改了许多的打捞船对他们也应该没有保密的需要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也不能未经许可就……”

    周游再一次打断他的话说道:“别忘了,我现在可是新加坡国籍。”

    他一下子又无话可说了。

    周游笑着搂住了他的肩膀,说道:“当初,国家能批准我这个外籍人士买这艘船,对这方面肯定就已经有了自己的考虑的,所以,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来了新加坡,该吃的吃,该玩的玩。”

    上船之前,知道朱恬华都不认识他们,周游就知道他的身份不一般。不过他也没有在乎这一点,他坐到事虽然有些离经叛道,但是还是在规则之内的。就连跟朱恬华的关系,除了颜芳青,他都没有特意隐瞒谁,因为他不怕啊!

    虽然他把船给海军用,似乎有些惊世骇俗,但是这件事只是做的人少,并不是说这件事不能做。何况,他的这艘打捞船除了在设计上有些前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没有太大的保密性。

    何况,这前卫的设计理念,还是周游告诉船厂的。

    所以说,这个严处长就是身负任务,最多也就是观察一下周游的行踪,他关注的重点也不是这条船。真要是这艘船不能让外人了解,国内的船厂根本不会卖给他这条船

    坐上了海军安排的大巴车再次来到营房,几间屋子里果然都已经摆了两个高低床,周游安排了众人将行李一放,不等他们铺床,就招呼说道:“大家现在也别管怎么睡了,先跟我回去吃大餐吧。杨处长,严处长,我也让人给你们订好了房间,去我家好好喝几杯,我再让人送你们回酒店。”

    电视台这一帮人跟了周游一路,原本是想制作一个宣传节目,顺道拍一些南海的风景片,当然还有严处长身上背负的其他任务。

    他们的预算有限,一开始就跟周游说好的,周游负责安排他们的食宿问题,当然要听周游的安排了。

    杨处长就率先说道:“来了新加坡,我们当然是听周先生安排了,只是不要嫌我们过于打扰就好。”

    周游笑着又安排大家上车,“不麻烦,在新加坡我认识的人也少,你们去了还增加一点人气。”

    这个时候已经快到了晚上十点,新加坡市区灯光璀璨,到处绿树成荫,一行人不停地赞叹着果然是有名的花园城市。

    车子上了桥,经过了码头区,就抵达了丹戎巴葛,然后就是牛车水唐人街。周游安排司机特意经过了新加坡最繁华的乌节路,然后才向北驶去,来到了他位于山脚下的别墅。

    别墅里,提前就已抵达的颜芳青接到了周游的电话后,就从酒店请了一个厨师团队,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这毕竟是海员们第一次出国,第一次来到异国他乡,周游也希望通过这一顿丰盛的晚餐,拉拢他们的心。

    至于杨处长他们这一行人,不过是适逢其会。

    不过他们可不知道,还以为周游是为他们特意准备的,嘴里连声道谢。

    但是,看到这一切,朱恬华的心里就不太好受了。原本周游帮她买了一部车,买了一套房,她已经感到心满意足了。

    可是看到周游买了那么大一艘船,在新加坡这里又买了这么大一套别墅,心里不由对颜芳青就产生了严重的嫉妒感。

    大家都是周游的女人,凭什么她就可以享受锦衣玉食的悠闲生活,而自己却还要辛辛苦苦工作,住的还算普通的公寓楼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