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报复

    (感谢长春大海,杰琼舞台桁架,满世界打飞机,王家虎痴,大科科的打赏,也谢谢大家的订阅,今天继续三更。)

    “埃文,颜小姐什么时候过来新加坡啊?你家的宝贝长的真可爱,这一个多月不见,我还真有点想他了。”

    石楠跟颜芳青的关系一直相处的很好,两个女人也经常一起逛街,购物,在一起谈谈育儿经。

    “十三号的时候会过来几天,不过要是想长住,就要到春节的时候了。”

    卢祖豪笑道:“我也喜欢弟弟,他一逗就笑,可好玩了。”

    卢祖峰笑话他说道:“你小心他再尿你一身……”

    几个知情人都哈哈笑了起来。卢文龙也装作有兴趣地问道:“这究竟是什么事啊,大家这么开心?”

    卢祖豪不好意思了,可是卢祖峰却得意地把当初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卢祖豪跟他妈妈在周游家玩,两个女人又只顾说话,没人搭理他,他玩的无聊了,就去逗还在睡觉的龙龙。

    偏偏他哪里不摸,去摸龙龙的雀雀,刚把龙龙摸醒,龙龙就尿了他一身。

    这种事平时虽然也常见,但是在两个家庭聚会的时候,提起来,还是很能拉近双方的关系的。

    卢新昌眼见话题又要偏向于家长里短的方向,立即调整了过来,问道:“埃文,最近一直风传,你公司现在的那块地你要买下来?”

    周游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卢文龙,笑道:“这件事说起来就涉及到了我跟土鲁的矛盾了。”

    土鲁就是卢文龙的马来名字。

    “哦,这让我很有兴趣呢!”

    “实际上,这块地现在已经属于我了,包括我们现在使用的深水码头,今天上午已经办好了手续。”周游笑道:“云顶新加坡公司准备跟圣淘沙机构联合起来开发圣淘沙岛,也想跟云顶高原一样,建设基座充满特色的博物馆。刚好我这次在印尼有了大收获,所以这些瓷器已经被政府跟我用土地交换,准备在圣淘沙岛修建一个沉船博物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上次土鲁想要一套瓷器,我才没有答应。”

    “沉船博物馆?”

    周游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不过现在圣淘沙岛的开发工作还没有准备好,建成恐怕还要等几年。”

    他想了想说道:“据说海军基地要搬到樟宜和大士,布拉尼岛以后要开发成一个新的货柜码头,那个时候,你公司的这块地皮就值钱了。”

    “谁知道呢?不过即使海军基地要搬走,也不会全部搬走。据我的分析,岛北的美国海军基地是肯定要搬走的,美国的军舰,航母天天停在家门口,也太不好看了一点,所以,美国的基地是肯定搬走,至于岛南的区域,海军也肯定会留下一个小的应急分队。”

    卢新昌哈哈笑道:“有海军帮你看门,你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再胆大的窃贼也不敢到岛上取偷东西。”

    “那是……”周游也笑了起来。

    卢文龙问道:“周总,你平时有一些什么爱好?等你太太过来新加坡,也许可以组织一下,进行一些家庭联谊活动。”

    “好啊。”周游笑道:“我这个人兴趣还是比较广泛的,吃喝玩乐,旅游,发呆,看书都喜欢。但是唯一痴迷的还是练武和极限运动,这些恐怕你们都不会喜欢。”

    卢文龙笑道:“攀岩,冲浪,飙车这些我都不会,但是我挺喜欢跳伞,有机会可以一起。”

    周游点了点头说道:“我有买一架直升机的打算,如果你喜欢跳伞,等我飞机买回来后,可以组织一下这方面的活动。其实我不仅喜欢跳伞,更喜欢滑翔,穿上滑翔衣,连降落伞都不要,直接从一千米的高空跳下来,那才是真正的刺激!”

    在一边听的发呆的石贞珊问道:“那落地怎么办?会不会摔成一摊肉泥。”

    周游故意吓她。“也许会,我亲眼见过。所以,不要轻易尝试。”

    “真酷!”她笑了笑说道:“我喜欢看你的小胡子,很像强尼德普。”

    周游却不想招惹她,淡淡地说道:“这是我的荣幸。”

    她又问道:“跟我说说你跟帕丽斯希尔顿的故事吧……我很好奇她为什么知道你有了妻子,还想跟你在一起。”

    周游笑道:“你还小,等你懂得爱情的时候,就会知道,当爱情来了,你是无法抵抗的。”

    “这么说你自认你很有魅力了?可是我为什么没有发觉?”

    “爱情不仅仅是看外表的,所以说你还不懂爱情。”

    他偷偷看了一眼石贞淑,要说起来,这个女人还真是理想的妻子,优雅恬静,可惜是人家的媳妇了。

    但是颜芳青也不差,除了长的比她差一点,性格方面还是很好的。自己这样的花心,有个这样的老婆也该知足了。

    卢文龙一直在默默观察着周游,想正面观察一下这个人为什么可以如此成功。可是即使抛开任何偏见,他也没有从周游身上发现太多的人格魅力。

    这个周游跟他家族里养的许多打手一样,虽然空有一身武力,但是在许多时政的分析方面没有深度,人际关系方面也没有多少手腕,总之就是他的崛起看起来很莫名其妙。

    难道这是因为自己阅历不够,看不出来吗?

    分手的时候,周游是被梁浩开车送了过来,原本想回去的时候坐的士。但是卢新昌开的有车,就顺便坐上了卢新昌的车一起回家。

    看着他们坐车离去,卢文龙忍不住问石贞淑:“贞淑,在你眼里,埃文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什么就能从一个穷小子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虽然自己这个妻子性格柔弱,永远不能独当一面。但是她自小生活在一个大家族,又是家族的庶女,习惯看人眼色,看人的眼光还是比较准的。

    石贞淑叹了口气说道:“粗一乍看,这个埃文周似乎并没有太多的优点,但是你有没有发现,在他身上,你根本找不到缺点……”

    “怎么可能!他的身上缺点多……”卢文龙停住了反驳,认真地回想了起来。的确,这个埃文周看似粗鲁,却不让人讨厌,看似浅薄,却让人摸不透沈浅。卢文龙一直自认比他更像精英,但是要说自己哪里比他强,却也说不出来。

    虽然接触了两次,但是卢文龙却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了解他,自己身上能够比他强的,唯一也就是一个学历了。自己是世界名校毕业,可是他连一个大专也没有上完。

    但是,卢文龙想不通的是,一个内地的穷小子,为什么就会一口流利的英语,还会西班牙语,难道内地的基础教育就这么厉害了吗!

    石贞珊却说道:“看起来他很厉害的啊,一点也不娘娘腔,看起来好man,难怪帕丽斯希尔顿会迷上他。”

    卢文龙没有理会小姨妹的花痴,如有所思地看向了自己的妻子。

    石贞淑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虽然这个埃文周今年才二十岁,但是却已经是个老狐狸了,他故意伪装成了一个二十岁的模样,利用自己的年轻在掩饰自己的深沉。新昌大哥就是看出了他的这种伪装,所以才说他很厉害……”

    “你是说……他在……扮猪吃虎?”

    “能够让少掌门拿出一块两万多平米港口来拉拢的对象,我们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在新加坡这边,卢文龙和妻子在讨论周游,而在印尼的雅加达,也有一对夫妻在讨论着周游。相比于卢文龙他们的拉拢,可是这对夫妻却恨不得周游去死!

    “事情没有调查清楚,父亲是不会允许你对埃文周动手的,这种国际影响太坏了。”

    “他怕,我却不怕。自从从总统的位置上下来,他就已经垮了,现在的他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雄心壮志。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只会被历史所淘汰,苏哈托家族也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面。”

    哈雅知道,自己这个丈夫跟自己的侄儿有着多方面的业务合作,胡莫的手里掌握的大笔资金也有他的一份。这次胡莫出事,损失最大的就是他了。

    可是如果没有证据就向一个外国的名人动手,这种影响是谁也无法承受的。所以,她坚决不能同意丈夫的冒失,这会将已经在风口浪尖的苏哈托家族拖向深渊。

    看到自己的妻子油盐不进,普拉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恨,说道:“既然这样,我们离婚吧!”

    哈雅楞了一下,苦笑了起来,望向普拉博问道:“这件事你是不是早就已经在筹划了?”

    普拉博没有丝毫掩饰,点了点头说道:“苏哈托家族现在已经倒了,这是谁都不能否认的一点。为了自救,我们必须要有更积极的方式。我已经决定了,跟你离婚之后,我会到印度去住两年,淡化前年的暴乱在世人眼里的印象,顺便谋求印度方面对我的支持。过两年,回到印尼以后,我就会从省议员竞选开始,进入政界,争取用十年的时间,登上总统的位置。”

    哈雅轻轻叹了口气。“那如果是这样,我们的婚姻还真要解散了……”

    舒坦家族现在就是一团臭****,谁都要避开,在苏哈托还在总统位置上的时候,苏哈托家族的成员有七个直系亲属就在议会,还有几个在军队里面,可是现在,所有人都被赶出了议会,普拉博也被赶出了军队。

    普拉博想要从政,离不开苏哈托家族的支持,但是也必须要跟苏哈托家族划清界限。

    她又问道:“既然你想从政,那你现在更不应该对埃文周下手,这会给你留下污点的。”

    普拉博恶狠狠地笑道:“几千个华人我说杀就杀了,何况一个埃文周。如果这件事不做,我的心里会一直不痛快!”(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