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章 演习 上

    周游现在不是因为别人的问题,而是他自己的心态有了问题。

    他喜欢这种冒险的生活,带着一帮属下,驾驶一条大船,然后将沉在海底的宝藏打捞出来你,让它们重见天日。

    他更喜欢虎口夺食,从别人的嘴里夺取这些价值连城的宝藏。

    与天斗,其乐无穷。

    与海斗,其乐无穷。

    与人斗,更其乐无穷。

    可是现在,他被繁琐的事务不知不觉困住了手脚,让他体会不到这种乐趣了。

    他是单纯的船长的时候,他喜欢现在这种刺激的生活。

    但是他现在变成了老板,他发觉自己逐渐在失去这种单纯的快乐。

    他现在非常成功,有了自己的大船,有了一帮值得信赖的兄弟,有了政府给出的支持,所有的条件都具备了,他却发现,自己失去了原来的那种单纯的快乐。

    也就是说,现在的生活逐渐在失去那种吸引他的刺激。

    以前每次出海的时候,他都会感到情绪高涨,精神百倍。可是现在却有一种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疲惫与空虚。

    是的,疲惫感。

    因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所以这种冒险的行动也称不上冒险了。

    船上有将近五十个兵强马壮的船员,还有二十位全副武装的军人,这让他变的安全了,但是同时变的无趣了。

    他现在习惯不了这种变化,冒险的商业打捞变成了这种安全的商业行为,让他觉得这种生活不是他想要的。

    所以,他需要一个人静静的思考,给自己的未来重新定位。

    深海打捞,这是自己的兴趣所在,也是他在平淡的生活里找到刺激感的途径。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做什么都会比现在这个行业更轻松,更容易赚钱。

    因为那种平淡的生活不是他喜欢的。

    可是如果深海打捞也变的没有刺激感了,那这个行业也就失去了吸引他的动力。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周游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才发现,原来还是自己的问题,就是因为自己想的太多,考虑的太多,反而做的太少。

    以前的时候,自己都是怀着无知进行行动的,所以遇到的任何事都是新鲜的,都是刺激的。可是在西班牙遇到鲁内特以后,自己总喜欢谋定而后动。

    不是说,这样是错的。

    他现在身为老板,就应该多考虑,问题是他想的多,却做的少。

    印尼那边对他拒签,他就吓的不敢再进入印尼海域,让自己的船在家里停了一个多月。现在自己跟他们还有商业合同,怕什么呢?

    自己就应该像对付胡莫那样,看不顺眼就杀,这样才快意恩仇,才畅快。

    可是自己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像潘源,像何济生那样的商人,总喜欢考虑得失起来了。

    这个时候,他又庆幸自己让林薇和德莫萨接受了西班牙那边的邀请。如果等到把所有的事情都考虑清楚了,所有的合约都签订的毫无漏洞了,那就不是冒险,而是纯粹的商业行为了。

    自己真的在乎梅赛德斯号上的宝贝吗?

    不!

    哪怕梅赛德斯号上面有价值十亿美元的宝贝,哪怕西班牙政府以后会反悔,可是这种未知的变化不正是自己喜欢的吗?

    大不了就打官司,就扯皮,就斗争,这样的生活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

    用了一天的时间,周游终于想明白了,自己越来越不像一个武者,不像一个冒险家,而像一个商人了。

    难怪自己现在越来越觉得无趣,这都是自己自找的!

    为了安全,他想托庇于少掌门的门下,却没有发觉,自己逐渐失去了自我。

    当了老板,固然要考虑的更多一点,但是也不能忘了,自己原本的目的是什么!

    自己追求的就是刺激的生活,不平凡的生活,还怕什么麻烦呢!

    想通了这些,周游跟几个兄弟喝起酒来,心理舒坦了许多。

    一箱啤酒被几个人喝光,坐在二十多米的高空,吹着凉爽的海风,每个人都略有醺意了。

    几个年轻人嬉笑打骂,谈笑风生,一个个的身上还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对此,周游只有羡慕的份!

    虽然他的年纪是一群人里面最小的,但是心理年龄却比他们要大了几十岁。

    周游问道:“中伟,你为什么愿意离开家,过来跟我一起干?”

    他原本以为,蔡中伟过来是因为蔡阿九的安排,但是经过这段时间观察,他发觉自己想的太多了。蔡中伟过来新加坡,最大的可能就是因为他们几个想出来见见世面。

    在家里,蔡家的产业链从上到下一条龙,不管在什么位置,都能安排下他们。而他们几个的家里也都是富裕家庭,哪怕什么都不干,也能维持他们富二代的生活。

    但他们就是不愿意把自己年轻的生命耗费在蝇营狗苟的走私生意,或者是辛辛苦苦的打渔生活里面,所以才想着来新加坡这边跟周游干。

    蔡中伟没有直接回答,远眺着漆黑的夜空,叹了口气才说道:“不来这里,我怎么能见识到这美丽的夜空,这茫茫的大海?我才22岁啊,难道就去当个走私贩,当那臭烘烘的鱼贩?”

    周游问道:“你敢杀人吗?”

    他看了一眼杨恩全,才说道:“他都敢杀,我也敢……”

    周游没有去理会他态度里的迟疑,对于一个在和平社会生活,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杀人总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难关。

    难的不是杀人,是杀人后的心理关。

    杨恩全叹了口气说道:“刚开始那几天,我不敢一个人待着,不敢一个人睡觉。但是我还好,连着被印尼警察关了一个月,回到国内又被审查了半个月,这一个半月的审查,反而让我度过了这个难关。”

    “别嘚瑟了!”梁浩有些不满地踢了他一脚,说道:“我要是去了,肯定比你杀的人多!”

    杨恩全没有理他,转向周游问道:“老大,你杀的人更多,为什么感觉你就一点也不害怕?”

    周游将瓶中的半瓶酒一饮而尽,将瓶子远远地丢进了大海里。“除了你们这些兄弟,别的人我从来都不在乎,只是把他们当猪狗,所以,杀他们我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

    蔡云恒笑道:“老大,跟我们说说,你现在杀了有多少人了?杀了他们之后,你是怎么忘记的?说不定,我们以后都会过这一关的。”

    “你不怕?”

    “怕我就不来了,我们几个在家里又不是没饭吃,不是想过来见见世面,追求刺激,何必来这里啊?”

    周游哈哈笑了起来。“好,你们喜欢听,我就跟你们说说杀人要注意的几个方面。”

    他们几个都围的更近了一点,一个个的脸上都充满了激动,只有杨恩全的表情更加平静一点。

    这个时候,周游想到了还在国内的周明洪,要是他在这里,自己一定会更开心吧。

    将一个个单纯的年轻人都变的成熟起来,这种事让周游很有成就感。

    ……

    ……

    第二天一早,第一次深海打捞演习在清晨起点正式开始。

    查克尔坐在总指挥台上,握着扬声器,看着各个工作间的监控画面。

    “A组准备完毕。”

    “B组准备完毕。”

    “C组准备完毕。”

    “D组准备完毕。”

    查克尔的声音透过广播传到了船上的每个角落。“A组释放海底声呐基阵,发射声呐信号。”

    坐在电子机柜显示屏前面的冯海军小心翼翼地操作着按钮,释放了基阵中的换能器,发射出了信号。

    没过几秒钟,从水底反馈回来的信号就已经在显示屏上给出准确的水深。冯海军的英语不是太好,但是对于他专业的术语掌握的还算很不错。“水深负一千九百三四米,符合测试要求。”

    查克尔指挥道:“C组准备好无人机器人的释放工作,B组辅助配合。”

    船底中间的水密舱被打开,清凉的海水迅速灌满了水密舱。仓库内的吊机吊起了深海机器人,梁浩坐在操作间里正观察着每个显示屏反馈回来的信号。

    比他更紧张的是缆绳控制间的两个船员,他们认真地清理着缓缓转动的绞盘,生怕一不小心把缆绳绞在一起。

    这台机器人原本是周明洪负责操控的,但是由于他现在不在,就只能由同样学过的梁浩来负责操控了。

    通过吊缆,这台机器人被缓缓放下,在下放的时候,一般不会开动水下推进器,而是靠自身的重量缓缓沉下水底。

    由于只是演习,没有具体目标,所以这次的任务还是比较轻松的。只需要将这台无人机器人投放到将近两千米的水底,然后再完成指定的测试内容就可以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水下的动力推进器就完全没有必要开,紧靠缆绳就可以完成指定工作。除非有具体目标的时候,可以通过水下推进器来将机器人投放到目标位置。

    虽然水下推进器没有开,但是机器人上面的电源已经打开,探射灯,录影机已经都打开,在上面就可以通过显示屏看到水下的神秘世界。

    这个时候,不要说那些船员们了,就连周游也忍不住围了上去,通过水下机器人上面的两台摄像机观察了美丽的海底世界。(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