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同的道路

    少掌门躺在了床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躺好,才说道:“有什么看法你就直说。”

    何菁嗔怪地噘了噘嘴,说道:“他一个开药方发家的人,想着去投资互联网公司也就算了,这些还可以说是他的眼光好。可是他一个内地农村出身的年轻人,还没有接受过完整的高等教育,他为什么就能如此准确地把握跟不同的人交往的分寸呢!”

    少掌门点了点头说道:“你知道他前一段时间去美国干什么去了吗?”

    何菁楞了一下问道:“你们在监视他?”

    “也不算监视,他去美国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没有藏着掖着,他去美国又投资了一家互联网公司,花了三千万美元,拿下了对方百分之十的股份。”

    何菁楞了一下问道:“你是提醒我,让淡马锡也继续跟进投资吗?”

    少掌门摇了摇头笑道:“对方现在根本不缺钱,不会在乎淡马锡的钱。何况对方立足于硅谷,也不缺支持,而且美国政府也不会允许淡马锡大量持股,所以这笔投资不是那么容易谈的。我的意思是,你把他现在的所作所为跟他前一段时间在安全部的对话练习起来,是不是觉得很有趣?”

    “你是说,他说自己能成为世界首富这件事?”

    少掌门点了点头说道:“比尔盖茨靠着微软的股份成为世界首富,要是他投资的这几家公司都能发展成为微软那样的企业,那比尔盖茨的世界首富宝座肯定要让位了。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就是你刚才怀疑的,他为什么就能扮演好每个角色呢?”

    何菁躺在丈夫的身边,叹了一口气说道:“想想真是很可怕,这个男人太危险了。西班牙有个情人,美国有个情人,家里还有一个爱他的妻子,所有的人都还对她死心塌地,他仿佛能操纵人心。”

    “据说他在香港还找了一个小情人,对方还不满十三周岁。”

    “真是禽兽!我下午还在遗憾,要是他没有结婚,他刚好跟我们家修齐很配呢!”

    少掌门摇了摇头说道:“即使他没有结婚,没有这些情人,他也不会是个良配,这样的男人,没有女人能让他真正珍惜,除非是完全放弃自我,否则的话,嫁给他只会是悲剧。”

    他又转回了话题说道:“回到我们刚才的话题,通过对他的综合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在他身上,有许多未解之谜。能够解释的通的我们先不说了,就先说说不好解释的吧。一个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没有跟外国人接触过的人,能精通两门外语,并且他的英语口音非常标准,属于美国最正宗的伊利诺伊英语口音,这是跟谁学的?据我所知,在内地,只有美国的西部英语教学,再发展到国内,经过那些发音本来就不标准的老师们的教导,更是变化的连美国人都很难听懂。

    其次,就是你刚才所说的,他才21岁,是怎么能掌握社交礼仪中的分寸,知道自己在什么样的场合处于什么样的位置,说什么样的话。这个不要说21岁,就是我在41岁的时候,都不一定做的比他好,我还是一直处于这个环境之中,他却是以前都没有接触过上层环境。所以,这一点虽然不起眼,却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通的。”

    何菁点了点头说道:“就连我现在,都不敢说自己做的很完美,每次出席不同的场合,都需要经过事先的练习,在社交场合才不会出丑。”

    少掌门点了点头说道:“因为这些才是一个人的人生阅历的体现,一个人的经验的体现,不是靠聪明,靠运气就能掌握的。他身手好,我们可以解释他有练武的天分,他两年赚到了数亿美元的家产,我们可以说他运气好,但是这两个方面,却解释不了。”

    何菁陈默了好一会儿才问道:“那你想过如何对付他吗?”

    少掌门哈哈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对付他?他能干也好,愚蠢也罢,对我们都没有太大的影响,我们何必为他苦恼?我知道你想问我为什么又关注他,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我们觉得他是一个能利用的人,他就像鱼池里突然出现的一条鲶鱼,我们需要利用他,但是也要防范他,仅此而已。并且,这是国事,不能掺加私人感情。”

    何菁撇了撇嘴说道:“既然是国事,那就上班时间再想吧,现在该睡觉了。”

    ……

    ……

    与此同时,在距离他们不远的一家宾馆里,也有一场关于周游的对话,对话的双方是跟周游分开不久的两位未来的互联网巨人。

    在他们以前的印象里,周游只不过是一个运气比较好的人,靠着一张药方,赚了一些钱,然后因为对互联网比较感兴趣,所以才参与进来的投资者。

    底蕴,周游没有。

    关系,他也没有。

    两位唯一能利用的也就是他手里的资金,以及他不要投票权的大度。

    但是小马哥却发现腾迅目前的发展已经受到了他的影响,没有他,腾迅不会想到进入游戏行业,并且目前的发展主要是靠游戏业务支撑,利用游戏行业带来的现金流来发展即时通讯方面的业务。

    并且因为游戏行业的暴利,他也产生了打造一个大型游戏平台的想法。而在前不久,周游还给这个计划提供了不少的想法,不仅设计了棋牌类,竞技类的小游戏构想,还给这个游戏平台的架构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建议。

    他虽然没有直接的投票权,但是他在潜移默化式的影响公司的发展,更主要的是,他的经过验证的建议,都是很有价值的,很有前景的。

    所以,小马哥现在也非常重视自己这个合伙人了。

    而李燕宏更看重的却不是这些,因为周游给白度没有提过太多的建议,只是提到了一些百科,贴吧这方面的想法,以及建立一个上网导航页的建议。

    以现如今的条件,这些想法想要落到实处,还需要大量的投资,必须要一步一步走才行。

    周游当然不会说让李燕宏学谷歌的不作恶想法,因为白度的搜索专利跟谷歌的搜索专利完全是两回事。

    两种搜索引擎的技术条件周游不懂,但是周游知道,这里面还有国情的不同。

    在国外,许多公司考虑的是让搜索公司提供周到的服务,价格不是第一要素。

    可是在国内,不管多大的公司,首先考虑的如何获得更低价位的服务,也就是说,价格是第一要素。

    所以,白度一开始也想不作恶,但是也无可奈何,因为国情在这里。他们在经历了薪浪停止服务的风波以后,只能拿出了竞价排名服务。

    不拿出这项服务,白度就生存不下去了,所以他们也就顾不得以后会在这方面栽跟头的担忧了,那毕竟是以后,现在的生存更重要。

    李燕宏看重的是周游以前没有显露出来的人际关系,昨天的酒宴上,他见到了好几位东南亚大家族的成员,今天一个电话,淡马锡的董事长都过来了。

    这要是在国内,他去拜访淡马锡的一个分部主管,恐怕都受不到这样的礼遇。

    而今天跟淡马锡的接触,也让他坚定了绝不主动稀释周游股份的想法。以后公司会接纳越来越多的的大公司,大基金,自己必须要有一个一直跟自己一条心的大股东,这样才能更稳定地控制公司。

    周游虽然在业界没有太多的关系,在技术上也帮不了自己太多,但是他对权力不在乎啊。自己永远不用担心他会有夺权的心理,因为自己这家公司,他还不一定看得上。

    所以,两个人虽然关注的方向不一样,但是殊途同归,都坚定了跟周游合作的想法。周游如果知道了这一点,一定会高兴地睡不着觉了。

    但是即使周游不知道,也睡不着觉了,因为在埃及方面,自己的游侠号还真是遇到麻烦了。

    昨天晚上的风波,由于运河管理处的不作为,埃及政府的迟钝,变成了一起麻烦事。

    可以这么说,能在苏伊士运河河口当小偷的团伙,都是有一定的社会关系的,所以他们才能生存下去。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运河管理处在接到报案以后,虽然出现了枪击事件,但是他们也没有特别重视,只是把伤员送到了医院,就让双方协商解决。

    他们的态度就是让游侠号拿出一点钱来补偿对方,毕竟对方伤了七八个人,特别是穆罕默德和哈代,都是属于重伤,穆罕默德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但是他们打错了算盘,周游可以说是最不怕麻烦的人了。所以别说是给对方赔偿,他还要求运河管理处给他赔偿。

    因为运河管理处的疏忽大意,造成了海盗上了他们的船,让他们启动了船只,耗费了四吨柴油,加上船员的补助,一共要求五千美元的赔偿。

    运河管理处当然不肯付这笔钱,双方为这个就纠缠了一整天。到了当地的下午的时候,穆罕默德的家人和那些小偷的家人就组织了超过二十艘各种各样的船,把游侠号给包围了起来,希望以武力逼迫周游赔偿。

    所以,周游要一直忙乎着安排各种应对措施。他让查克尔跟林家培打开了武器舱,将二十支枪全部发了下去,并且下令:谁敢未经允许登船,立即射杀!(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