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发情

    在机场等了不到半个小时,桑切斯联系的医院殡葬车,拉着冰冰棺就开到了机场里。

    西方人不像东方人有那么多的忌讳,对于运载尸体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甚至没有让周游加一分钱。

    当飞机降落在游侠号的尾部直升机降落平台,杨恩全早早就等在了旁边,见到周游就大声喊道:“大家都在会议室等你。”

    周游早就发现了,现在船上到处闲逛的都是西班牙人,自己的船员一个也不见。船上停工了,他们也闲了下来,许多人都在栏杆边坐着钓鱼,看见直升机要下降,才一个个的躲开。

    飞机熄了火,周游才说道:“我先去工作间,把余强的遗体收起来,你去让大家再等一会儿。”

    杨恩全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桑切斯他们从飞机上抬下的冰棺,说道:“楼梯下不去,我去开吊机。”

    周游点了点头,他一边跟着周游进了工作间,一边拨打了查克尔的电话,跟他说了周游要先到工作间收敛余强的尸体。

    进了工作间的门,要走一段五米高的楼梯,才能下降到甲板下一层的仓库。余强的尸体还留在原地,不过已经被盖了起来。

    周游蹲下了身子,揭开了盖在他身上的床单,却发现了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庞。

    活人跟死人的样子本来就要差一点,不仅是皮肤的颜色变了,更因为各处肌肉的松弛度不一样,所以会有些变形。

    余强是从高空坠落的,不仅骨头断了好几根,最严重的伤就是脑袋上。所幸碎的是后脑,虽然脑浆溅了一地,但是最起码还留下了一张完整的脸。

    周游接过了医生递过来的手套,伸手将他四溅的脑浆拢集在了一起,想要塞进他的脑袋里。

    但是他脑袋虽然破了,开口却很小,这些脑浆溅射了出来,却塞不进去。

    杨恩全看见周游的动作,脸色惨白一片,忍耐了几次,终于忍不住趴在了打捞口那里开始呕吐了起来。

    他一呕吐,桑切斯跟另一个保镖也忍不住了,也跟了过去跟他作伴,三个人吐了个昏天黑地。就连跟进来看热闹的西班牙人,一个个也都看不下去,匆忙地避开了。

    只有跟着过来的医生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尸体,对周游的动作习以为常。“要是想把他的脑浆装回去,需要在这里开一个口,等装回去以后再缝上就好了。”

    周游点了点头问道:“你有带工具吗?”

    他笑着说道:“三百美元,这个任务交给我了。”

    “两百美元,这并不是一件难事,如果我有工具,我就自己做了。”

    “好吧,我相信你的话。”他打开了自己的工具箱问道:“你为什么会不害怕?我见过太多的人跟他们一样。”

    周游看了看他说道:“像你这样的,我杀了几十个。”

    他吓的不敢再说话了,连忙忙活了起来。

    这的确是个小活,死人又不知道疼,他用手术刀切开了一个口,将脑浆装了进去,又把开口缝住,一共用了不到五分钟。

    周游叹了口气,将他放进了裹尸袋,拉上了拉链,提起来放进了冰棺里。

    杨恩全坐进了仓库里的小吊机,将冰棺吊到了甲板的那一层,两个保镖这才连忙卸下挂钩,推了出去。

    “桑切斯,你回去了之后,将他的尸体先存放在医院的太平间里,然后安排一艘中型游艇,上面要装满几女,然后再来这里。资金方面我会跟卡内罗加说,对了,我还要给这位医生两百美元,请等我一下,我先洗个手。”

    看着直升机载着他们离去,周游这才走向了船头。那些跟他混的比较熟的西班牙人不时地跟他打着招呼,安慰着他,却不知道,他丝毫不需要安慰。

    罗阿一直看着周游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才收回了目光。没有任何人看见,她裙子内的双腿在颤栗着,双腿之间湿润一片。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亲眼看到这么残酷的画面,用自己的双手去捡脑浆,这种画面让她恐惧无比,却因为是发生在周游的身上,却又让她激动无比,这简直太酷了。

    刚才的她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幻想着周游那血淋淋的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却让她就忍不住高,潮了。

    因为这个原因,她不想再等待了,她想要得到周游的抚摸,渴望来自他的撞击,她相信,周游一定可以让她体验到灵魂出窍的美妙感觉。

    可是,这个时候的周游却没有注意到她,即使是注意到了她,也不可能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心里想的却是要跟他上床。

    进了活动室,周游却发现许多船员仍然在进进出出的,看见周游,脸上都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就连林家培,看到周游走进,脸色也忍不住变的白了一下。

    周游看了看活动室的监控画面,又看到了匆匆忙忙跑进来的查克尔,他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你刚才把工作间的画面个转播过来了?”

    查克尔笑了笑说道:“他们应该经历一下这种画面的冲击,他们之中的许多人,胆子太小了。”

    林家培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不能指望我们这些人也跟你们一样啊!”

    查克尔却得意地笑了起来。随后却很快脸一扳,大声叫道:“集合!”

    除了在指挥舱里守着信号的冯海军,剩下的四十三个船员全部都很快排好了三排,等待着周游的训话。

    周游的目光在他们脸上看了一圈,才说道:“人活着,才有无限可能,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我们先来分析一下,假如余强没有死,他能得到什么?首先,在上船之前,分配的去年在印尼得到奖励三万美元,这三个月的工资一万三千美元,而再干两个月,还有九千美元的工资,还有这次的奖金最低十万美元。以后每年还有不低于十万美元的收入,一个漂亮的老婆,一个美好的家庭。”

    “但是,因为他的一时大意,他的未来戛然而止,只剩下了现在。那他又能得到什么呢?我给你们买的保险,三十万美元,出于人道主义补偿,我会给他发十万美元的补偿金,然后还有这次的打捞酬劳,最多只能给他分配一半。这不到五十万美元,就是他的全部了。”

    “今天,他的死亡肯定给大家造成了不小的冲击,生命是如此的脆弱,说没就没了。可是三个月以后,大家可能就会逐渐忘记他,过几年,就只会偶尔才会想起他。等我一会儿用水枪冲洗了甲板,他的死亡留下的痕迹就会消失无踪。”

    “所以,你们到底是想拥有一个无限的未来,还是就这样毫无声息地离开这个世界。我希望你们都认真思考一下,然后,将这种警惕时刻记在心头。我今天能为余强收拾了脑浆,也有心理准备明天为你们拼接身体,命运是掌握在你们自己的手里。”

    为了保持自己的超然地位,周游很少对船员们长篇大论,一般的时候,都是通过查克尔,林家培和梁浩三个人传播自己的意志。

    所以,将自己的态度表达了出来,他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让查克尔出面,宣布了后天放假一天,将会给大家安排一堆各国的女人,让他们放松一下。

    这个计划也得到了所有人的热烈响应,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那种暧昧的笑容,一扫脸上的阴翳。

    当然,余强带来的阴影不会这么快就消散,但是只要想到等这次的打捞工作结束,每个人最少都能得到十万美元的奖金,他们的士气就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让船员们解散,休息三个小时,等晚饭后继续工作,他们才一一散去。

    周游觉得身心俱疲,心里面也感到了一阵厌烦。这种厌倦是对现在这种生活状态的不满,他觉得现在做的事情根本没有开始想的那么自由自在,处处受到制约,实在让他有些受够了。

    但是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改变,最少目前这种生活状态,还要持续最少三个月。

    想要把梅赛德斯号上的宝贝全部打捞出水,能在三个月以内完成,还需要进行的很顺利,否则的话还要延后。

    跟着查克尔来到了餐厅,几个小时前收拾余强脑浆的经历丝毫没有影响周游的胃口,他的盘子里还是盛满了各种肉食。

    不过其他人显然没有他的好胃口,今天晚上的素菜下的很快,但是肉食却几乎无人问津。

    周游刚走出餐厅,就看到了在甲板上吹风的罗阿。今天的她穿了一套波西米亚长裙,这种宽松的服饰很好地掩饰了她有些微胖的身材缺陷,让她显得飘逸了许多。

    看到周游的出现,她对着周游笑了笑,用眼神发出了邀请。

    周游会意地走到了她的身边,笑着问道:“这段时间我一直不在船上,你过的还好吗?”

    “你认为呢?”

    “如果是我的存在影响到了你的心情,我会感动很荣幸。”

    她斜瞥了周游一眼,说道:“是骄傲吧!”

    “随便你怎么说,总之你别想剥夺我的这点恶趣味。”周游的眼神在她脸上贪婪地望了一眼,这才发现她今天似乎特别兴奋,完全没有平时的平静。“你今天怎么了?”

    她搂住了周游的脖子,在他身上磨蹭着。“我发,情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