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安排

    卢文龙身为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并不会直接涉足黑暗层面,他需要掌握的是控制,而不是管理。

    因为不管在任何地方,哪怕是在黑,帮影响政府的日本,任何一个大家族都不会直接参与非法交易。

    就像周游现在虽然控制了西班牙的一个黑帮,但是他不会直接参与管理,必须要找一个代理人。格拉西亚是代理人,卡内罗加也是代理人,反正他自己是不会直接接触这些事务。

    林武桐作为东南亚最大的赌王,他自己的手里当然也有一批值得信赖的人,这些人同样是被代理人管理着,最少在明面上,跟他没有太多的关系。

    就连卢文龙自家的种植场,也是同样有一批数目众多的保安队。在保安的队伍里面,有一批平时训练比别人更多,做事更少,工资更高也值得信赖的精英份子。

    当他通过代理人将自己的命令传达了下去,一时之间,在马来西亚的南部,跟新加坡接壤的地区,几乎每个村镇都有了他们派过去的人。

    这些人不会干扰警方的侦破工作,同时还会为警方的工作拾遗补缺。

    在农村,警方的行动很难获得太多的支持,因为大部分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他们不可能不怕黑涩会,因为这些人随时有可能侵犯到他们正常生活。

    所以,在周游抵达新加坡的时候,束差他们一行人的行动路线几乎就已经被调查了出来。这个中间,绝对不是警方的功劳,全部是卢文龙派过来的这些人立下的功劳。

    但是,周游下了飞机,却没有第一时间赶到马来西亚,因为少掌门直接派人在机场就截住了他。

    虽然少掌门只是跟周游见过一面,但是对周游,他却自认非常了解。在他的心里,本来就是把周游当鲶鱼在用,不仅想搅动新加坡的动静,更想让周游带着新加坡的名号在世界范围内闯出更大的声望。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少掌门对于周游的支持是不遗余力的。

    但是,这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周游的名声一定要是好的,而不能是坏的。要是像三宝垄那样的事件再来几次,那就不是好名声,而是恶名了。

    这样的周游对于新加坡的作用就会变成副作用了,新加坡也经不起这样的拖累。

    今年以来,周游一直老老实实,在西班牙进行的工作也非常顺利。找寻到了梅赛德斯号,让他在全世界范围内又好好地出了一次名。

    同样,新加坡也在世界各大媒体的报道中屡屡出现。

    特别是这次他在英国,准备组织起一个世界沉船文化遗产保护组织,这一提议更是触碰到了新加坡的G点。

    新加坡是个岛国,也是自认的海洋国家。虽然位于东西方交汇的中心点上,但是由于太小了,所以新加坡不论如何努力,都没有任何国际组织以这里为中心进行发展。

    这个沉船文化保护组织虽然现在还是周游自己想象中的,却非常符合新加坡的利益。

    首先,周游的南洋商业打捞公司目前是深海打捞行业里的佼佼者,从发现伊维萨岛宝藏,到发现黑石号,再到发现梅赛德斯号,南洋商业打捞公司成了世界独立打捞界的明星企业。这是一个优势。

    其次,新加坡一直在大力弘扬自己的优势海运地位,对海洋运输,环保,立法,发展一直在积极参与。这个沉船文化保护组织的成立,符合新加坡对自己国家确定发展策略。如果能够因此吸引到更多的独立打捞公司的加入,甚至以新加坡为基地进行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会大大提升新加坡在这方面的国际地位。

    所以,新加坡对周游在海外的打捞一直非常支持,并且为他解决了许多后顾之忧。就连他现在的基地,都是位于新加坡海军基地里面,几乎相当于白送,还给他提供低息贷款,帮助他开发建设。

    在这样的情形下,周游的个人形象就显得非常重要了。少掌门一心想帮周游洗白,将他在西班牙的行为描述成为部位黑恶势力,将他在三宝垄的行为描述成他为了亲人奋不顾身。

    对于这次他家里出现的意外,他第一时间就接到了通知,也立刻安排了所有部门联合起来,立即行动,争取想要在他回来之前就解决好这件事。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那些绑匪竟然在绑架了人以后,直接就离开了新加坡,现在逃出了新加坡,他就是有再大的力量,也使不出来了。

    因为一旦涉及到了国际关系,那就不可能快意恩仇。

    所以在这个时候,国家机器不如黑涩会有用。新加坡还在跟马来西亚交涉,可是黑涩会们已经调查清楚了绑架的人不是来自马来西亚,而是来自印尼。

    他们只利用了马来西亚中转,却没有想到,林家派出的人只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调查出来了这一切。

    他很了解周游,知道他是一个胆大包天的人,所以他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就见到周游,即使不能劝止住周游,最少也要让他按照自己给他设定的步骤来走。

    周游是独自一人回到的新加坡,面对着警察和以为中年官员的温言相劝,他也只能坐进了来接他的商务车。

    虽然对方的态度很好,但是他的内心却很憋屈,因为这又让他束手束脚了。

    车子来到了丹戎巴葛金管局的楼下,周游望着这栋金色的大楼,长吁了一口气,这才抬腿下车。

    这一次,少掌门没有在他的办公室会见周游,而是直接在一楼的会客室里接见了他。看他一进门,就站起身来,迎了过来说道:“埃文在欧洲忙碌,我却没有帮你保护好家庭,我要首先跟你说声对不起。”

    周游连忙说道:“吕主席客气了,这件事还没有水落石出,我怀疑可能是我自己造的孽。”

    少掌门握着他的手紧了一下,请他在沙发上坐下,才问道:“难道你有怀疑对象了?”

    周游叹了口气说道:“虽然还没有确定,但是从我知道绑匪是来自印尼,我就有了怀疑。这件事恐怕还是三宝垄事件的后续。”

    少掌门正容说道:“没有证据的事情还请埃文慎言。”

    周游笑了一下说道:“吕主席,我不是什么政治人物,也不会讲究那些外交辞令。我只知道,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当以仇寇报之!实际上,在知道了绑匪是来自印尼以后,你恐怕也是这样想的吧?”

    这一次少掌门没有再虚伪,他点了点头,挥了挥手,房间里除了他们两个人,就只剩下了一个威风凛凛的中年汉子。少掌门介绍说道:“这位是警察总部的黄德清副局长,他也是这次绑架案的总负责人。”

    周游又站了起来,跟他握了握手。他的手宽厚有力,但是态度相当温和。“对于发生这样的案件,我感到非常遗憾,也代表警察部队向你表示歉意。”

    周游摇了摇头说道:“对于新加坡的警察效率,我也是非常欣赏的,这样的事情总是难免的。”

    当着少掌门的面,他们当然不能长聊,所以互相点了点头,又都坐了下来。

    少掌门这才又说道:“我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了绑匪是来自印尼,而且你的儿子可能也已经被送到了印尼。我们已经联系了印尼的警方,并且我还准备晚上的时候跟我父亲说一声,希望他能给前总统苏哈托打一个电话,希望这件事处于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

    周游明白他的意思,现在最关键的就是龙龙的生命,只要龙龙没事,一切都还好说,但是如果龙龙出事,那这件事就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了。

    但是,老掌门现在已经退休了,让他出面打这个电话,周游承的人情可就大了。这也让周游感到暖心的同时,更觉得憋屈,对普拉博的恨意也就更浓了。

    人是从印尼派来的,并且还有这么大的能耐,除了他虽然还有许多人有这个实力,但是最值得怀疑的就是他。

    这一点现在就连少掌门也承认了,但是最棘手的就是,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跟他有关。

    马来西亚那边的所有接应人员都已经被揪了出来,但是没有人知道普拉博,甚至没有人知道西堤,所有的人都是马来西亚一个叫林炳煌的华裔安排的,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些人来马来西亚是要干什么,每个人只是负责他们自己的那一个环节的任务。

    周游叹了口气说道:“非常感谢吕主席的厚爱,我感激不尽。不知道我该如何配合你的安排呢?”

    少掌门见周游如此上道,微微笑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也不会让你委屈了自己,只是希望你能配合舆论宣传,给自己先在媒体面前留下受害者的形象。这个时候多一些同情分,即使你以后的行为稍微出格一点,大家也认为是理所应该的。你认为呢?”

    不得不说,少掌门的确把握住了周游的脉搏,这个条件是周游能够接受的,并且对周游自己还有好处。他只能又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会配合吕主席的安排。”(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