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试探 上

    周游看完了一天的工作简报,关上了面前的电脑。“罗德里格斯,西班牙方面对华裔黑帮的处理我非常满意,但是对华商的保护还不够,中国的小商品不是西班牙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反而是他们降低民众开销的有效补充。你让秘书团帮我起草两份倡议书,一份发给华商商会,希望他们遵守法律,努力经营,积极与西班牙本地商会融合。第二份发给弗恩柏拉达市警察局,感谢他们对华商宽容和理解,希望在以后能尽力维护华商的利益和尊严。格拉西亚,你利用传媒公司的账户,向他们捐赠两部警车,以示感激。”

    她们都答应了下来,周游又说道:“桑切斯在桑坦德银行的并购案上,稍微有些越线了,我们应该留给桑坦德银行更大的自主空间。让战略部门重新制定对各家银行的管理策略,不应该插手太多,但是也要保证我们的影响力。”

    罗德里格斯又记了下来,看周游开始给把饭弄的到处都是的中真喂饭,似乎已经把心思转开了。忍不住问道:“老板,还有厄瓜多尔查坎斯铜矿开发引起的跟本地民众的对峙事件,现在三矿公司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他们将解决的希望寄托在了我们身上,已经发来了六份邮件了。”

    查坎斯事件,周游叹了口气,这可是一件麻烦事。

    查坎斯铜矿最早是被加拿大的一家矿产公司发现的,但是由于周边的基础设计建设非常落后,连电都没有,所以,这座铜矿的开发难度很高,后来他们将近乎九成的所有权转给了三矿。

    借助于厄瓜多尔的大开发,内地典礼公司在周边将要建设一座水电站,这个项目得以启动。但是,由于当地是一个印第安人少数族裔的聚集区,三矿一开始不清楚当地的风俗,修路破坏了当地的一座神庙。

    本来这件事如果一开始该赔偿赔偿,甚至新建一所神庙也花不了几个钱。可是三矿没有承担起应该的责任,加上语言不通,就把事情委托给了当地的一家公司处理解决。可是那家公司行事蛮横,激化了矛盾,造成了当地人对施工的全面阻挠。

    这中间又发生了几次误会和处理不当,还造成了多人受伤,一个当地人死亡。最后当地那家公司退缩了,事情却得不到解决,已经停工了近三个月。

    对于涉及到宗教信仰方面的矛盾,周游也没有什么办法。“现在对方坚持不肯让三矿施工,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你这样,问三矿愿不愿意转让一部分开发权,让其他公司进场施工,那些印第安人不是说只要不是三矿公司,其他公司他们不会抗拒吗?”

    “但是这样一块大肥肉,三矿不愿意出手啊。等水电站修好,这座铜矿将会带来源源不断的利益

    。”

    “那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就这样通知他们吧,不是我的责任,我可不愿意为他们擦屁股。”

    中真终于吃完了饭,拍着小肚子说道:“爸爸,我吃完了。”

    小丫头这两天有些热伤风,精神不佳。怕她传染,没让她跟其他孩子一起玩。周游伸手量了一下她的额头,不热,反而有些凉,这是内燥。

    颜芳青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她把饭吃完了,夸奖着说道:“真真太棒了,不要打扰爸爸了,妈妈带你去湖里划船。”

    她性格乖巧,听了颜芳青的话,有些依依不舍地看了周游一眼,溜下了凳子,嘴巴却撇了起来,也不动弹。等再抬头的时候,豆大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格拉西亚笑着问道:“亲爱的,你怎么了?”

    她不问还好,一问,中真的眼里就掉了下来,抽泣着说道:“我要骑马……”

    周游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为了哄她睡觉,答应了今天带她去骑马的。将她拉了过来,帮她擦掉眼泪笑道:“就为了这个哭啊,真是个娇气的小丫头。爸爸没有忘记呢,现在就带你去骑马。”

    颜芳青蹲了下来,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真真乖,爸爸有事,妈妈带你去骑马好不好?”

    她搂的周游更紧了,说道:“你不会骑马,不会带我跑……”

    颜芳青还要再劝,周游阻止说道:“没关系,我现在就带她去骑马,答应了我们真真的事情,我当然要做到。”

    “可是你跟中情局的人约好了九点会谈,他们已经来了。”

    “那就去马场谈,这里人来人往的,还不如马场那边清净。”

    周游一改主意,下面的人立刻忙碌了起来。有人立即安排马场那边准备好马,有人准备桌椅和饮料,有人安排去马场的汽车。

    飞行农场哪里都好,就是太大了,两千多平方公里的农场,在国内就差不多是一个小县的面积。主屋是在山谷里面,马场却在南方三公里开外,要过去还要开车。

    颜芳青本来不准备去的,但是又怕中真打扰了周游谈正事,就也跟在后面上了周游亲自开的路虎。

    农场的那些记者虽然看到了周游出行,但是他们在农场的行动受到了严格控制,所以只是拍了一些照片,看着周游带着一帮保镖扬长而去。

    昨天被周游给了一个下马威,佩克斯他们的锐气也被磨平了,这个时候一句怨言也没有,开着车跟在了后面。

    马场这边早已经给周游准备好了马,是一匹温顺的夸特母马,虽然跟周游不熟悉,但是也很听话。趁着其他人在树荫下摆放桌椅,周游带着中真上了马,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开始在马场里游荡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就有些不满足了。“爸爸,快点,跑快。”

    跟这匹马熟悉了以后,周游也就开始快跑了起来,中真显然非常开心,平时文静的她这个时候也忘记了生病的难受,开心地咯咯直笑。

    平时对这个女儿,周游的关注比较少一点。龙龙是最大的一个,周游从小带的多。他现在学武了,周游也是隔三差五就在教。她是刚出生半个多月,格拉西亚就生了中格和中安一对双胞胎,那个时候,周游自然就对她比较疏忽。

    再说了,她也不像中安性格外向,她总是很文静,仿佛很容易满足,也总是躲在其他兄弟姐妹的后面,让周游对她的照顾自然就少了一点。

    这次要不是生病,昨天晚上又是跟周游一起睡的,周游还真的很少单独跟她一起玩。

    跑了将近半个小时,外面的气温越来越高了,她的身上出了一身汗,小脸也晒红了,这才满意地从马上下来。

    跟这个疏忽的女儿培养了感情,周游也很开心,抱着她笑道:“宝贝喜欢骑马,等你长大了,爸爸送你一匹漂亮的大马好不好?”

    “好,我们拉钩……”

    马场的另一边,佩克斯和几位同事坐在大树的树荫下,吹着凉风,喝着各种饮料,面前的小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点心和水果。格拉西亚陪着他们坐在一起闲聊着,也不觉得时间难捱。

    不过,看到周游终于回来了,他们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接过了颜芳青递过来的毛巾,周游擦了一下汗,将中真递给了她,转身走向了人群。“对不起,因为孩子生病,所以我也对她多了一点骄纵,希望不会因此影响我们接下来的谈话。”

    佩克斯笑道:“我很羡慕周先生和女儿的感情,可惜我的孩子早已经长大了,他们根本不愿意陪我这个老头子待在一起。”

    周游坐了下来,将冰咖啡来了一杯,这才说道:“我们的时间都比较宝贵,下面就直接进入正题吧。”

    佩克斯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正想听听周先生对安哥拉行动的解释……请……”

    周游哈哈一笑,说道:“很有意思的一句话,因为这句话虽然短,却包含着丰富的内容和不可言喻的傲慢,也许,这真的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的骄傲吧。但是,我首先想说明,我不是美国人,我的一切行为都跟美国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我的解释只是因为我不想因此跟你们产生误会,而不是必须的责任。”

    佩克斯并没有跟周游逞口舌之能,淡然地笑了笑说道:“请原谅我的措辞不当,对于周先生,我们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和歧视,也许,这只是我的工作习惯吧。”

    周游也觉得挺没有意思的,揭过了这一节说道:“南洋集团始终是一家商业公司,我们一切的行动都是为商业服务,关于在安哥拉或者是刚果金发生的一切,我想你们应该也很清楚。当我公司的合法利益受到了侵害,我就必须要为自己寻求一个公正……”

    佩克斯说道:“可是为了九个人,安哥拉却死了将近一千人,还有一千多人身受重伤,数万人成为难民。而就在昨天晚上,你的安保公司在刚果金实施了超过了三场行动,造成了超过两百人的死亡,这一切的责任都是你造成的,周先生。”

    “原因不在我。”周游喝了一口咖啡,看了看面前这五张迥异的脸都露出了惊愕,笑着说道:“原因不在我,责任也不在我。佩克斯先生,我知道美国一直是以世界警察自居,你们的行为总是有着非常正当的理由,你们的行为总是有着非常伟大的理念。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一切只是假象。我不是想指责什么,只是想告诉佩克斯先生,既然希望我们这是一场开诚布公的谈话,我希望我们能够拿出自己的诚意,不要用这种虚假的伪装来标榜自己的正义。”

    对方的几个人显然是一个配合良好的小组,虽然只是有佩克斯一个人说话,但是五个人各有分工,每个人都充当了佩克斯的大脑,将自己的脑子里反驳的语言写在自己面前的本子上,随时递到佩克斯的面前。

    周游不在乎这个,他也不认为自己就一定会输给对方,反而觉得这种对话非常有意思。

    佩克斯笑道:“不一定是正义,更多的可以理解为……信仰。”

    周游摇了摇头说道:“不,这个单词用在这里绝对不适合。我更多的认为,可以用理想这个单词来代替。所谓的信仰,是那种毫无索求的完全奉献,除了一些极端的宗教势力和原始部落,很少能够看到这么单纯的精神。当我们工作之中涉及了太多的个人利益和名利,以及政治,一切都可以用量化来计算得失的时候,精神往往会复杂化。我认为,理想才是符合我们的真实状态的,为了理想,我们一直奋力向前,当一直能够压抑自己遵守规则,这是理想。当为了达到目的而枉顾法律以及各种限制的时候,这是野心,都跟信仰毫无关系。”

    “人性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事务,当理想变的崇高,也就成为了信仰。”

    周游反问道:“那么那些甘愿成为人体炸弹的极端分子,你认为这种信仰是对的吗?信仰的纯粹在于忠于内心,却不伤害任何人的利益为基础。那些成为极端分子的人,虽然是为了信仰,但是他们只是可怜的笨蛋,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任何外界的公正信息,或者说他们的思想已经固化。他们的确是为了信仰,但是当这种信仰变的不择手段,那就演化成了野心,他们只是想利用自己的奉献,得到精神上的解脱。”

    佩克斯这才见识到周游的难缠,周游丰富的见识,犀利的口才,包括对人性的研究,都是属于拔尖的,他们想要依靠这样的低级手段来攻开周游的心防,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想了想问道:“周先生,那么你的……理想是什么?”

    周游认真地说道:“这是我第一次严肃地回答这个问题,我希望这个发自内心的答案不会被你们曲解或者说是误解。当我十八岁的那年,我就只有一个理想,那就是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出无限的精彩。”

    “成为世界首富不是你的理想?”

    周游很装比地说道:“从来都不是。当一亿美元,或者再多一点,十亿美元就可以满足我所有的物质需求的时候,赚钱就从来不是我的人生目标。我要做的,就是尽情地享受生命带给我的所有精彩或者是痛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