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3章 一念之间

    透过那单向可视玻璃,李庭礼盯着被铐在审讯椅上的那人许久,这才重新低下头去看资料。

    六五年的,从淮北一个偏僻山村考进了燕京的名牌大学,学习刻苦、有很强的钻研能力,金融博士,在美国华尔街还研修了半年,乃是这次抽调过去的人员之中学历、薪酬、级别均最高的一个,也是被派驻过去的人员之中被寄予了厚望一个。

    可惜。

    仅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他就暴漏了。

    周一,在卫生间里打了三个电话。

    周二,在卫生间里打了六个电话。

    今天早上,分三次去卫生间打了四个电话出去,这十三个电话号码还都不重复,也都不是本地的,通过技术手段所能锁定的只有三部手机和两个固定电话,还有八次通话无法判定对方是个什么情况。

    老鼠仓也好,坐庄的也罢,都是需要以雷霆之势予以彻底粉碎的,鉴于时间紧迫、李庭礼这才以海外投资资金管理办公室主任的身份参与了调查部门的询问,得以知晓最先交代的那两个泄密者是以怎样的心态,一步步滑入堕落的深渊的。

    非常优秀的一个人才啊,可惜,聪明没用在正地儿上,就这么给毁了啊……

    李庭礼感慨着,推开门便走进去坐了下来。

    审讯官敲了敲桌面,直视着对方的双眼说。“现在是下午三点,刚收市。既然把你带到这儿来了,你就要明白,这事儿不可能只是个批评教育就能结束的。这三天里你所拨出去的电话全部都被录了音,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想必以你的智商应该是可以理解的。说,比不说要强;早说,比晚说要强。目前所采取的措施是最温和的,也是最有余地的……”

    “你们这是非法窃听!法院不会认可这样的证据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法律规定……”

    审讯官摇了摇头。“放心吧,这些证据不是为了提交给法庭的,而是让你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处于掌握之中。你说了什么、你跟什么人有金钱往来,你给谁报过信儿、你让谁赚了钱、你都做了些什么,我们都是掌握了的。你要是想要把牢底儿坐穿那也随便你,实话告诉你,六点钟之前你要还是抱着顽抗到底的态度,那你就会被移交给其他部门了……”

    见被拷在椅子上的人双手不自觉的握紧了,审讯官笑了起来。“不要抱任何的侥幸,带你回来就肯定是有证据、有十足的把握送你进监狱蹲个十年八年的,是戴罪立功还是把牢底儿坐穿,就在你的一念之间!”

    “能、能给我根烟吗?”

    审讯官点了根烟、递了过去,等他猛吸了两口、剧烈的咳嗽起来便道。“你戒烟戒了有五年了吧?”

    “五年零两个月了……”

    李庭礼愕然。“他戒烟的情况,都已经掌握了?”

    审讯官笑了笑,将摆在面前的笔记本推了过去。“别说是戒烟这种小事儿了,其实想要掌握一个人的情况、真的是很简单的。差别只在于是否有这个必要。何况他名下的资产太多、也太容易被调查出来了。单单是房产就有二十多套,这种胆大包天的家伙就算是这次没被逮住,早晚也是会进来的……”

    被铐在椅子上的人低着头将烟抽完,叹了口气便道。“我说。我跟这些人能够认识,也是通过原公司经理的介绍。审核部门的一些情况对外是保密的、但在内部其实是半公开的,只要有心都能够掌握的。一个电话就能有好几万的收入,别人可以干、我觉得自己也没什么不能干的……”

    基金公司的交易策略,可以卖钱。

    基金公司的买卖操作,可以卖钱。

    基金公司的仓位变动,更可以卖钱。

    甚至还帮某个小庄操过盘,事后对方给予的报酬就是一套三环内的大房子。

    短短的几年,随着他级别的提升、他的身家也在不断的膨胀,每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哪里能满足的?

    一条信息卖给一家、只能拿到一份钱,卖十家就能拿到十份钱……

    当时间到了五点半,李庭礼走出审讯室的时候内心是沉重的。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当手里所掌握的讯息能够轻松的变现,虚荣心膨胀也好、不甘的情绪堆积也罢,总之对方的那些个理由若是站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角度、还是非常容易被理解的。

    可问题是因为此人的泄密,导致金融市场上的越发混乱、犯罪手段也越发的隐蔽了,也让割韭菜的说法成为了一些圈内人士彼此调侃的方式,而那些沦为了‘韭菜’的散户们多年积攒的血汗钱也就不知不觉的进了庄家的口袋。

    站在走廊尽头抽了一根烟,李庭礼拿出手机便拨给了付正义,告诉他三个人都已经全部交代了,最后才询问他是否知道一个名为隆德的公司?

    付正义有些惊讶。“你不知道这个公司吗?”

    李庭礼愣住了,片刻之后才奇怪道。“难道我应该知道?”

    “好吧,看来你对金融市场里的这些明庄是真的太不了解了,我建议你先了解下情况再说吧……”

    “哎哎哎,别挂啊!你就说说吧!”

    “这个隆德公司目前应该早就控制了三家上市公司,二三十个担保公司、七八个中小型的证券公司、十来家规模不等的期货公司,据说在银行系统、有省级行的行长想要见德隆的董事长都是要预约的,而要不要那家银行的贷款、也是随这位董事长心情的,严格算起来隆德公司的体量并不比中唯长稳基金要小……”

    李庭礼惊呆了。“不可能吧?国内怎么会有这种体量的庄家?”

    “这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历史最为悠久的大庄家啊!是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是控股股东啊。那三家上市公司在市场上九成以上的流通股都在手里,想让股票涨到多少、那就能涨到多少的。那位董事长更是荣誉一大把、头衔一大堆、走哪儿都受欢迎的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