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2章 左派、右派

    汉京,议院。

    议会大厅,两会七百多名代表齐至。

    内阁、翰林院以及御史台等不少京衙官员也早早到来列席会议。

    枢密使李靖、副使苏定方、兵部尚书李秀宁、北衙元帅秦琼、中军大都督郭孝恪、左千牛卫大将军李君羡、左金吾卫大将军吴黑闼······

    一位位大帅上将身着由绢制成的绢甲礼服进入。

    紧接着,翰林院的学士马周、许敬宗、孔颍达、陆德明、李守素、虞士南等也来了。

    一众学士进来,直接走到了左边。

    李靖秦琼等一众将帅笑着起身迎接,“你们这是要跟我们坐一块啊。”

    “是啊。”马周笑道。

    以往一年一度的议院两会大会上,朝廷文武来列席会议都是文左武右,但今天,李靖他们却早就占了左边,马周也没去右边,也来到左边坐到了一起。

    御史台大理寺的孙伏珈崔干郑善果他们也来了,马周笑着向他们招手,他们了径直过来。

    等人来的差不多,内阁的一众人也过来。

    褚褚良、岑文本、于志宁、杨师度等笑着过来。

    ·······

    当长孙无忌和杜淹、戴胄等人过来,看到这情形,不由的愣了一下。

    长孙无忌哼了一声,没有往左边去,而是直接转身去了右边。杜淹、戴胄也跟着过去。

    后来的杨仁恭、宇文士及、高士廉等人倒也往右边去。

    等到人都差不多到齐,议会大厅里,左右两边泾渭分明。左边是以马周、褚遂良、秦琼、平阳等为主的张党,连坐在左边的议员,几乎都是他们的人。

    而右边的,则是长孙无忌、张公瑾等为首的文武官员和议员,相对来说,数量少的多,还没有三分之一。

    “今天这情形不太对劲,估计他们又要搞事情。”

    杜淹对长孙无忌说道。

    长孙无忌一边在盯着坐到左边的这些人,一面点头,“估计他们想要反对。”

    “他们怎么反对,跟我们争谁先发现的两矿?”

    高士廉须发皆白,年纪大了,本来早退休安享晚年了,可外甥无忌却非要拉着他们这些老骨头留在中枢。

    他虽老,可经验却越发的丰富,只一眼就看出,今天这阵势,怕不是要出大事。

    “皇帝陛下驾到!”

    一名内侍进来,高声喊道。

    皇帝承乾身着明黄龙袍进来,明黄龙袍黑色幞头,其实这不算是最庄重的礼服,只算是寻常便服。

    皇帝这个时候召开两会大会,算是比较让人意外了。

    毕竟一般朝廷大事,有内阁。如果有重大事情,皇帝可召开御前会议,而现在直接召开两会大会,不免让人疑惑。

    皇帝可是一直对议会不算特别好感的,态度也只比太上皇当初好点而已。

    主动召开议会大会,这是要给议会更多权力和话语权?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和两会议员起立,向皇帝山呼。

    李承乾走到台上,面向朝,双手虚扶:“诸爱卿平身!”

    “赐坐!”

    承乾坐下,一眼扫过大厅。

    七百多议员,几百官员,一千多人坐在大厅,济济一堂。

    不对。

    有些不太对劲。

    仔细看,承乾也发现了今天议员的坐席还有百官的坐席不对。

    左右分开,泾渭分明。

    左边是新党,右边是保皇党。

    这是什么意思?

    内侍太监王承恩上前,高声宣读关于朝廷在倭国发现特大银铜矿一事。并宣布皇帝的开发打算,倭国正式纳为大唐的一个直辖道,名扶桑道。扶桑道做为朝廷直辖道,则所有矿产皆归朝廷所有。

    现在这两矿由皇家发现,因此皇家拥有。

    皇帝现准备出售四成矿产份额,由议员们认购,然后共同开发。

    ·······

    许多官员和议员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件事情,纷纷为如此巨大的矿储而惊叹。

    匹夫无罪,怀壁其罪。

    拥有这么大的银铜矿,朝廷不打倭人还见鬼了。

    更何况,他们此次有冒犯大唐无礼之举,更是给了大唐发兵的理由。

    众人对于皇帝愿意拿出四成股份来给大家认购,也都很热情,这么大的矿产,起码能保证两三百年的持续开发,认购股份也就能成为家族几百年的稳定进项。

    “现在,此议案交由两会代表决议!”

    承乾头一次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两会议员们决议,而不再是只给科院审议。承乾认为,科院的六科参议员,早就被张党拉拢了,他们就是张党的人。

    如果由科院来审议,结果肯定是更利于张党。

    他让两会所有代表来审议,甚至不只是让科院来审议,七百多名代表,每人一票。

    大厅里,一时众人交头接耳,都很兴奋。

    马周秦琼等交换眼神。

    许敬宗起身。

    “臣翰林学士许敬宗有本启奏!”

    承乾皱眉。

    可今天这场合,也不能不让他说话。

    “许爱卿请讲。”

    “启奏陛下,臣对之前所宣读之事有几个疑惑不解之处。首先,请问陛下,这倭国发现特大银铜矿产之事,可有真凭实据,由谁发现,在哪发现,具体的储量都如此清楚,又是如何测知的?”

    王承恩上前,替皇帝代答。

    “许学士,关到如何发现倭国矿产一事,其实也是说来凑巧。殿中省和太府寺、少府监有一支联合堪探队,四处堪探矿产。上次高表仁出使倭国,他们也随着东渡倭国,然后听闻了关于一些倭国矿产的消息,然后前往实地堪探,终于证实发现了这两大矿产!”

    大唐原有六省,除中书门下尚书三大外省,还有三个内省。秘书省管理图书典籍,内侍省为内传宦官机构,管理宫廷事务,殿中省则是负责皇家宫廷的衣食住行等生活诸事。

    少府监是皇家掌管手工业制造的机构,太府寺掌钱谷金帛等库藏。

    王承恩说这几家机构联合在日本堪探到了大矿,听起来似模似样。

    “王太监,此事不实吧。据某所知,此次发现的两大矿乃是由东海联合矿产所堪探的,我这里还有详细的发现证据,可以充分的证明,这两矿是由他们发现的,并且关于储量等等,都是由他们做出的结论。我能拿出这些证据来,请问,王公公能拿出同样的证据来吗?”

    王承恩开始扯皮。

    反正他只要咬定,这官司也是打不出结果的。

    “许学士,也许这只是个巧合,皇家的堪探队和这家联合矿产同时发现了。”

    许敬宗呵呵。

    “好,既然说是巧合,那暂时先不争论此事。就算是少府监、殿中省、太府寺一起发现的,那这矿也应当归属于朝廷,而非宫廷。”

    许敬宗毫不客气的出面跟皇帝抢矿,殿中、少府、太府,只有殿中省是皇家宫廷机构,而且这也是个朝廷机构,更别提少府和太府都是隶属于内阁的衙门。

    他们发现的矿产,不应当归属朝廷所有吗,怎么能归皇帝所有呢?

    许敬宗乘机提出了他的新方案,矿产归朝廷所有,由朝廷将矿产出让承包,组建一家矿产商号,招募股东,认购股份,联合开采经营。

    朝廷得到承包费和矿产课税,不需要亲自经营管理,矿产交由专业的矿产公司来经营开采。

    所有议员和官员,都有资格认购股份,入伙矿产公司。

    许敬宗有备而来,早就拿出了比朝廷更详实的方案。

    甚至有对两矿开发的详细数据,前期招募多少股份,需要投入多少启动资金,要招募多少工匠,然后每年能开采多少,预期利润多少,回报率多少等等,算的非常清楚。

    许敬宗的方案里,其实很直接的就告诉在座的官员和议员们,大家都拥有认购资格,都能当股东。

    比起皇帝的那个方案,没有谁先独占六成,也不用先买下四成股再来分摊经营成本。

    两个方案高下立判!

    当然是许敬宗提出的这个方案,大家能得到更多股份,拿到更多收益。

    “我提请议会代表,对此方案进行审议!”

    上院院长魏征,下院院长高士廉。

    两人都敲起木槌让议员们肃静。

    房玄龄坐在那里,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心里暗叹。

    不用决议,他心里都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皇帝的提案,好处大头由皇帝占了,议员们也能分占一些好处,朝廷也能收些课税。

    而现在许敬宗的提议,朝廷既能收课税也能收一笔承包费,皇帝是占不到什么好处了,但百官和议员们能分到所有的矿产股份。

    魏征又敲打了几下木槌。

    “现在,先对第一份议案,上院代表进行表决。”

    魏征开始念参议员们的名字,每念到一个,由他们回答赞成或否定。

    “否!”

    “否!”

    “否!”

    ·······

    坐在左边的参议员们无一例外的投下了否定票,甚至连坐在右边的那不到三分之一的参议员,本来是支持皇帝的,可今天也有半数投了否定票。

    高士廉紧接着让下院的众议员代表投票。

    由工商资本家、地主、士人代表组成的众议员代表们,也几乎是八成的人投了反对票。

    “现在,开始对第二份议案,进行表决!”魏征面无表情的道。

    台上,承乾的脸色铁青,他以为抢到了先机,可却不料,在这议院,张党的反击更加猛烈,直接来个釜底抽薪。

    第二份议案,在参众两院,得到了九成的赞成率。

    张党后发置人,让他连个修改方案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让两份方案在议院两会表决,结果也不言而喻。

    惨败。

    更多的议员加入了左派阵营,支持皇帝的右派更少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