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为人作嫁衣裳

    至于丁羽表现略显有那么一些冷淡,陶心然自然也是明白怎么一回事情?如果说真的热情,那才奇怪了呢?是东方兄带着自己过来的,如果说没有东方兄的话,人家会开这个门吗?人家认识自己是谁?自己的名号在人家这里可能就是狗屁。

    看看人家这里的布置,就知道想要敲开这个门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连势力庞大的东方兄都如此的谨慎和小心,由此真的可见一斑!

    没有多长的时间,陶心然的儿子也是带着东西上来了,依旧还是由金跟随,丁羽则是看了一眼送上来的东西,一些东西是非常的新鲜,就好像是刚刚采摘下来一样,有些东西呢?则是陈年之物,但保存的非常良好,应该是用心的。

    “批把膏是新做的?”打开了瓶子,丁羽也是嗅了一下,随即则是给放置到了一边的位置,里面的批把膏好像是果冻一样,显然不是普通的方式熬制出来的,因为普通的方法熬制不出来这样的效果来。

    “昨天的时候在家里面给做了一点!”东方靖给应承了过来。

    “试一试吧?”丁羽则是看了一眼东方师兄,“你上手?”

    看着东方师兄点头,丁羽则是对金示意了一番,很快也是有有其他的安保和勤务走了过来,腾出地方,陶心然的上衣也是被解开,躬身的陶心然也是在丁羽的帮忙之下慢慢的坐直了自己的身体,但是心肺处也是一阵撕裂的疼痛,动作是缓慢,但架不住自己的伤势不饶人。

    净手,用柔软的毛巾擦干净自己的手,丁羽这才打开了盒子,看着拿出来的针具,陶心然也是不由的一愣,竟然是金针,而不是银针,或者是普通的针灸用针!

    丁羽仔细的处理了一番,随即也是跟自己的东方师兄点点头,东方靖也是在旁边做着相当的准备,如果说就是口服的话,不是说解决不了问题,而是时间太长了,加上陶心然的年纪这么大了,肯定会留下来其他的后遗症,有害无益。

    丁羽则是率先的上手,金针也是缓缓的擦入到东方靖的前胸位置,当然了不仅是前胸,还有脑袋等位置,都有涉猎,“师兄,用药?!”擦拭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的汗水,丁羽也是对后面的东方靖提及的说到。

    东方靖看了一眼棉布上面的药物,也是提了一口气,第一时间就把沾染了药物的棉布放置到了陶心然的后背上面,然后运气上身,在陶心然的后背位置轻轻的拍打了起来,丁羽则是坐在了先前的位置上面。

    把陶心然的一只手放置到脉枕上面,一边探取着具体的信息,一边用手调动着金针的变化,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后面的东方靖也是停了下来。

    丁羽则是对不远处的金示意了一番,很快的陶心然带过来的人也是上前,扶着东方靖坐了下来,后面的棉布也是被摘了下来,也就只剩下来一些渣滓而已!

    不过丁羽却没有任何的动作,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了一把小刀来,小刀并没有什么锐利的锋芒,而丁羽则是看着这把小刀,注视的看了一段时间,随即轻轻的一划,陶心然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

    看着血液从身体当中缓缓的流出,丁羽则是拿着棉花擦拭着流出来的血液,血液有些发黑,如果近距离的闻一闻,甚至是有些许的腥臭感,丁羽的动作很是轻柔和缓慢,没有多长的时间,血液就不在留了!

    “销毁!”对金交代了一声,丁羽也是取下来金针,收拾到了盒子当中,但是那把玉刀,丁羽并没有收入其中,而是放置到了一边的位置,既然都已经沾染了陶心然的血迹,自己留着呢?也没有太多的作用,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专属。

    “缓一缓!”丁羽交代了两句,自己倒是闭目的坐在了那里,整个过程当中丁羽好像并没有出什么力,但这个呢?只是常人的看法而已,放置在东方靖和陶心然的眼睛里面,这里面出力最大的呢?就是丁羽了!

    毕竟东方靖的工作呢?只要找一个高手来,基本上都可以完成,就是送药而已,但是怎么样这个药物最快的化解开来,达到效果,同时把废血给放出来,这个就真的是太考验功夫了,丁羽的精气神真的是耗费良多!

    “谢谢丁师弟?!让你劳心了!”缓了一阵,陶心然轻轻的喘了一口气,原本心胸位置剧烈的撕裂感呢?已经没有太多了,来的时候自己虽然说是走着来的,但基本上就是自己的老兄弟和儿子给搀扶进来的,甚至于抱拳都是大家帮着完成。

    但是现在陶心然虽然说是坐在了椅子上面,但已经可以自行的抱拳了,这个效果还是相当的显著和明显,丁羽睁开自己的眼睛看了一段时间,微微的摇头,“道谢的事情呢?往后放一放,现在只不过是初步的治疗而已,而且后续也是麻烦事,伤到了心肺,现在的治疗呢?效果还算是不错,但是最后吗?应该免不了还是需要挨上一刀!”

    丁羽说的是实情,现在之所以没有给他动刀,因为他一旦上了手术室,基本上就下不来了,但是治疗过后呢?伤情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到时候再动刀,就是另外一回事情,“这段时间需要好好的调养,不用动气动怒,饮食和休息方面也需要相当的注意!”

    基本上就是废话,在这个方面就算是丁羽不去叮嘱,陶心然也会相当的注意,而东方靖这个时候也是调息了过来,“阿羽,这一次真的是麻烦你了?陶老哥还需要..?”

    “现在只不过是初步的治疗而已,平时的时候身体虽然不错,但是这一次心肺受到了相当的重击,手段太过于的阴狠。”这个话呢?也就是点到即止,大家都是练武之人,有些事情各自的明白也就好了,不需要直接的说出来。

    真的要是说出来的话,伤人伤己,丁羽还没有蠢笨和直心眼到那个程度,所以稍微的提点一下,你们自行的去想吧!

    陶心然心里面也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所以也是冲着丁羽点点头,以前的时候呢?还真的就没有怎么听闻过丁羽的名号,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位大家,自己的儿孙呢?可能没有看明白,但是自己作为直接的接触者,有着非同一般的感受。

    这么的年轻,这份功夫究竟是怎么练就的呢?要知道内家功夫需要是时间来慢慢的锤炼,不像是外门功夫似的,也许三年五年呢?就会有所成绩!更何况他还这么的年轻,这就稍显有那么一些可怕了!

    “师兄,这一次来的有些仓促吧?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让陶老哥养一个星期的时间吧!每天记得给上药就行!我在郊外那边呢?还有一个住处,都是可以安心的养病,我让飞机送你们过去?!”

    既然是东方师兄介绍而来的,丁羽呢?倒也没有要嫌弃麻烦的意思,既然好人都已经做了,那么就别在乎这样的小事了!东方靖也是点点头,甚至都没有让陶心然开口,“行,反正那里呢?也是你休闲的地方,这一次我和陶老哥借着用一用,让你辛苦了!”

    什么必有回报这样的事情,是不需要说出口的,大恩不言谢,陶心然也是冲着丁羽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依旧不敢有任何的用力,看着东方兄都已经站了起来,陶心然也是在自己儿孙的搀扶之下站了起来,离开的时候也是冲着丁羽抱拳,很是用心,也很是真诚。

    “东方爷爷,这位丁先生以前的时候没有听说过?!”

    坐在车里面的东方靖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你个猴崽子是不服气吧?!”看着要训斥的陶心然,东方靖也是摆摆手,“说起来呢?我虽然是他的师兄,但只不过是沾了一个年纪上面的优势而已,不管是身份还是地位,我呢?差人家老远呢?!”

    “不能吧,东方爷爷?!”年轻人呢?显然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相信。“我承认这位丁先生有能力,但是他怎么能够跟东方爷爷你相提并论呢?”

    “哈哈,你这么的说,我这张老脸就真的快要没有地方放了!”东方靖的心情显然也是有那么一些不错,“今天看你的表现不错,我就跟你说说,让你开一开眼界!”

    不仅是年轻人有了兴趣,陶心然和自己的儿子,孙女同样也是抱有了相当的兴趣,“阿羽呢?出身不凡,用咱们的话来说呢?红色子弟,不过小的时候呢?因为特殊的原因离家,被养父和养母收养,至今呢?他也没有告知养父和养母具体的情况,这些事情呢?你们知晓也就可以了!”这个算是小小的警告!

    “难怪身上面有贵气!”陶心然低声的说了一句。

    “他的父亲呢?你们可能也应该听说过,王长林,爷爷是王璞,至于外公呢?苏博臣,我想他们两老的名字都应该听说过!”

    陶心然的眼睛也是不由的跳动了起来,“苏老将军的外孙?难怪!”

    “爷爷,谁是苏老将军?”年轻人显然并不是那么的了解。

    陶心然白了一眼,没有说话,年轻人也是冲着自己的妹妹看了看,倒是中年人好像想到了什么,“苏老将军现在还活着?小的时候倒是听说过,有些年都没有听说过了?!”

    “不过他的起家呢?跟苏家跟王家却没有多少的关系,自己一个人出来闯天下,现在的势力呢?在国内呢?不好说,但是在美国这边呢?跟几大财团不想让,我呢?虽然说继承祖业,但也是望尔项背的!”

    “跟几大财团相提并论?”中年人的眼睛也是瞪的要多大有多大?

    “呵呵,你以为呢?是不是觉得他现在住的地方跟他有那么一些不太相符?”东方靖摇摇头,“那栋大楼呢?就我的猜测呢?基本上都已经被他给抱怨了,公寓上上下下基本上都是他的势力范围之内,不过他并不是喜欢张扬,当然了他之所以住在哪里呢?主要是因为他现在吗?是哈佛总院的医生!”随即也是伸出来自己的大拇指。

    “是研究中医的吗?”

    “不是,他是外科医生,在一定范围之内相当有名好的外科医生,想要让他动手术呢?你的排号,师从的呢?也是国际大医生,叫什么名字,我一时忘记了,不过你去总院网络上面倒是可以查证一二!很是受人推崇!”

    “这么厉害,还当医生?!”

    “个人的追求不太一样!就我的了解呢?他的养父就是一名医生,不过就是一个小医生,就好像我们某个镇的小医生一样,当然比我们的镇呢?要大上一些,但也是一个小医生,我想阿羽呢?应该是秉承父业的缘故吧?!”

    “东方兄,你的功夫不一般?!”

    “是道家的功夫,道号雨明!”说这个话的时候,中年人,连带着一对女儿并没有什么反应,陶心然则是吸了一口气,“没有想到吧?我当初的时候也没有想到!”

    “如果说是道家的人,还真的就是非一般,难怪如此的高深莫测!”

    “究竟是道家的什么人呢?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我就知道道号雨明,有些事情呢?不应该打探的太多!”这个话语里面警告的意味十分的浓重,“不过说起来,陶老哥,你都已经多大的年纪了,还斗狠呢?”

    一众人也是赶到了丁羽波士顿郊外的别墅这边,虽然说没有人常驻,但是打扫的非常干净,东方靖又是给丁羽打了一个电话,表示了相当的感谢,丁羽连原因都没有询问,就给陶老哥做了相当的诊治,太给自己这个面子了!

    人活一口气,佛受一炷香,丁羽给了自己这个面子,自己总不能够当然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是不是?为此丁羽甚至推脱了老佩顿那边的事情,当时的时候彼此是说了玩笑话,但是玩笑话总归是玩笑话。

    “东方兄,这一次是真的给你添麻烦了?!”等东方靖打过了电话之后,陶心然也是相当感激的说到,“老哥哥呢?别的没有,但是这条命呢?就留给你了!”

    “别说这样的话,当年我离家的时候,如果说没有你老哥的照应,谁知道现在是什么一个样子,阿羽呢?他不善于表露自己的感情,要是有什么地方不妥呢?你老哥也多担待一些,他生平呢?就是这么一个样子!”

    “没有你,我能不能够见那个门,我还是知晓的很清楚!”陶心然也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肺之间还是相当的不舒服,但是现在已经是有了相当明显的好转,“但是我真的就是有些怀疑,他的功夫究竟是怎么练就的?太夸张了?!”

    “都说遇高人不拜有罪,看到他的状况,觉得我们这一辈子都活到了狗身上!”

    东方靖也是搀扶着陶心然坐了下来,“还真的就别这么的说,我们现在不都是或者好好的吗?这样的妖孽呢?百年都不出一个,反正我这么多年的时间,就看丁师弟这么一个,而且他呢?也是藏而不漏,知道他的医术厉害,但是有几个知晓他的中医这么的出色?大家都只是看到了表面之上而已,江湖之大,藏龙卧虎之辈有的是,我们呢?不算是什么的!”

    “是呀!江湖之大,我们呢?都有一些太洋洋自得了?”

    “我就是说一说,怎么听陶老哥你的话,好像有那么一些落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老将义勇,咱们也不能够被那些小年轻的小觑了,是不是?”

    “没有那个心气,也没有那个力量了!”陶心然摇摇头,“这一次是胜了,但其实也败了,不是说没有心气了,还真的就需要服老,年轻的时候太肆意张狂了,到老了才知道后悔,就是不知道东方兄,能不能够给我留个地方!”

    “陶老哥,你这个话说的,让我有那么一些无地自容!”

    “跟这个没有关系,受了伤,我也找了其他人,也不说什么世态炎凉,还是我这个老家伙呢?没有看清楚一些人的面目,不过现在的情况也挺好,还真的就认出来了,人生呢?总归也算是圆满了,是不是?!”

    “你是我陶老哥,永远都是我陶老哥!”

    东方靖心下也是大喜,也许在很多人看来呢?陶老哥的身体已经残了,就算是能够治好,又能够活几年,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处了,所以大家在对待陶心然的时候,也多是敷衍,基本上是没有其他的表示。

    但是东方靖不一样,这一次自己也是真的看清楚了,自己有求上门之后,东方靖没有任何的推脱,在当时的情况之下,还真的就没有什么人敢说治好自己的,但是东方靖打了包票不说,甚至还亲自的求人上门!这样的情谊,自己不能够不记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