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八九章 暴殄天物

    所谓雍正官窑瓷器在店里橱窗内放了一年。

    终于有个到店的顾客看出了问题,据说是两半截合在一起的,下半截,包括底是标准的雍正官窑,上半截是清光绪仿的雍正。

    两个半截拼合在一起,不仅花纹、胎釉一致,就连颜色都对得上号。

    朋友说,如果让他来修复,都达不到这种高度。

    后来,那个看出问题的顾客说,这种技术叫“移花接木”,用移花接木的方法,做假古董、假瓷器的非常多。

    现在瓷片儿市场上,完整的碗底、瓶子底都比较紧俏,为什么?

    很简单!

    很多造假的人,就是把这瓷器底儿买回去,然后在上面再接一个假的身子,这在瓷器里叫“后接底”。

    现在市场上好多所谓老窑的瓷器,用的都是这招。

    底儿是真的,上面是假的。

    很多假行家、半瓶醋,看瓷器总会习惯的先翻过来看看底,一看款儿对,一敲声也对,殊不知,那东西就底儿是真的。

    确实,古玩造假方式千奇百怪,可以说,几乎每个玩这个的人,上到故宫专家,下到普通老百姓,这辈子都有几次打眼的经历,吃一堑长一智,不交学费就想买到好东西,太难。

    说完这个事儿,其实科南克议员已经明白自己的瓷版画是什么问题了。

    “您是说这东西是粘连在一起的?”

    科南克议员问道。

    张天元点了点头,然后取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高倍放大镜给了科南克议员道:“你往这个位置上仔细看看,就会发现端倪了。”

    修复就是修复,不管你修复得看起来有多么完美,它依然是会存在破绽的。

    只要愿意找,那一定找得到。

    尤其是对张天元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他很容易就能做到的。

    科南克议员拿着高倍放大镜朝着张天元所指的那个位置仔细看了看,果然发现了很不明显的粘连的痕迹。

    只有这一处粘连不太好,其它地方甚至用高倍放大镜都看不出来。

    这种造假技术,真得太厉害了。

    科南克议员的脸色不太好看,要知道,为了得到这瓷版画,他可是花费了高价的,这等于是被人当凯子了啊。

    “别生气,还是先调查清楚再说吧,搞不好你的朋友也是被人骗了,为了这种事儿把关系搞坏了并不明智。”

    张天元提醒道:“再说了,你送我这礼物,我很高兴,反正都是送,我接受就是了。”

    其实是不是粘连,张天元一点都不关心,毕竟他的补字诀也造字诀配合之后,是完全可以将这破损的东西恢复成原样的。

    东西依然是真品,只不过从碎的变成了完好的而已,这并不难。

    “那不行,怎么能送你烂的呢,如果您喜欢,这东西可以给您,不过我还得补偿您别的东西。”

    科南克议员的想法却跟张天元不一样。

    他唯恐以后请张天元帮忙的时候,张天元会拿这种借口来搪塞他。

    到时候他连哭都不知道去哪儿哭了。

    张天元拗不过他,知道如果不顺着科南克的想法,恐怕科南克还会不安心的。

    你说这人做的,不贪心别人还非得送东西给你?

    “议员先生,我这里倒是有两件东西,不过其中一件有点问题,另外一件倒是非常不错,要不然的话,拿出来送给张教授?”

    布鲁德迟疑了一下问道。

    “行,你拿出来,多少钱我买。”

    科南克议员开口说道。

    毕竟要是回去再找的话,怕是很麻烦,而且一时间也未必能够找到好东西。

    如果布鲁德能拿出好东西,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布鲁德拿出那两件东西之后,张天元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了。

    他以前听人讲过一些事情,当成了趣闻,却没料到自己今天却成了这趣闻的主角。

    听朋友说,老外玩收藏跟国内玩收藏有很一些区别,国内玩家是小心翼翼收藏,生怕把藏品弄坏,古玩一旦有破损,价格一落千丈。

    而老外虽然喜欢古玩,但不是很在乎古玩品相,有时候拿在手里把玩,一个不小心,磕了碰了,补好了照样喜欢,而且拿到市场上交易也不会掉什么价。

    朋友曾经看过一个康熙蝴蝶粉彩大盘,边缘有些地方缺肉,盘内部有些地方也有裂纹,如果是在国内,可能是原样修复,修复后跟以前一模一样。

    而老外的修复办法是在盘子前后两面刷上厚厚一层胶。

    晕死!!!这样的东西还算是瓷器吗?

    还有个花瓶,品相都很好,没有缺,也没有裂,可翻过来一看底,这里破了好大一个洞。

    据卖家说,老外喜欢把大花瓶钻一个洞,用来做台灯。

    当时听朋友说到这里,张天元真是目瞪口呆了,你说什么做台灯不好,非要用这清代的粉彩大瓶子做,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把一个价值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瓶子直接拉低到几十万甚至几万万,肉痛啊!

    最近,朋友在老外那里看上了一个香炉,是清中期仿的大明宣德炉,东西是好东西,没有任何问题,价格都谈好了,1万多刀,可发货前,好心的老外用铁刷子把里里外外搽得干干净净。

    好嘛,这下包浆全没了,不晓得好久才养得回来。

    朋友无奈,只能退货。

    这两个事儿张天元当时听着就跟笑话一样。

    然而今天,他竟然全遇上了。

    布鲁德拿出来的两样东西,一样是底部破了洞的清代五彩瓷器,是康熙年间的。

    原本要拿去拍卖的话,少说也得有几百万美刀。

    可现在倒好,估计拍卖行都不好好收了,张天元还得想着要怎么才能把这窟窿眼给补上。

    真是糟蹋好东西啊。

    另外一件,是个明代的香炉,原本上面的包浆已经被彻底洗刷干净了。

    也不知道布鲁德用了什么方法,反正锃亮锃亮的,而且他还挺得意。

    给张天元说自己保管得有多好多好。

    张天元真想一巴掌把这个蠢货给抽飞了,简直是坑爹啊。

    只是科南克议员在场,他怕把真相说出来,对方又要担忧这个担忧那个了。

    所以忍着怒气没有发火。

    但等科南克议员离开之后,他可是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布鲁德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