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六章 三根树枝

    好悬!

    霍小山发现了那名向自己射击的士兵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

    他并没有发现,但他绝不会被动等待,那样就是活靶子了。

    所以他选择了“之”字形不规则运动,那个扑向左侧的前滚翻只是他做“之”字形运动的第一个动作罢了,然后那对面的枪就响了。

    霍小山没有时间去后怕,前滚翻过后并未起身却是直接趴在了地上。

    抬头观望之际他看到了百米外一个身影一闪而逝,这一定是那个向自己射击的士兵,他之所以一闪而逝霍小山知道是因为那个士兵采取了和自己一样的动作,直接翻滚了出去。

    “啪!”、“啪!”、“八勾”、“八勾”双方的枪声再次响起,霍小山知道此时射击的已经不是那名士兵了,而是他的同伴,他们也同样在交叉掩护。

    那名58师的神枪手已经在霍小山的视野之中消失了,想在百米外捕捉到一个以低腰疾冲或者翻滚为主要运动姿态的人无疑是件很困难的事。

    霍小山眼见日军又开始了追击他转了一下头却是瞥见一名日军的机枪手心中却是一动,便用日语大声喊道:“机枪掩护!”自己则接着向前低身追去。

    那名日军中队长既然是亲自点卯叫霍小山上的,自然也在一直注意着他。

    在他看来,如果这名偷奸耍滑的士兵胆敢畏缩不前的话他并不介意杀一儆百。

    可是他真没想到这名士兵竟然很有武士风范地冲上去了,并且刚上那个抱枪翻滚动作之灵敏实在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此时见霍小山又冲上去了并且大叫“机枪掩护”,于是他也大声喊道:“机枪掩护!”

    日军的机枪手是郁闷的,不用别人喊作为一名机枪手那也自然知道机枪现在就是打掩护的,奈何他却和步枪手们跑在了一起,想向前射击前面却都是自己的人,他并没有良好的射界。

    可是中队长都命令射击他又不能不遵从,于是,他只能很无奈地往旁边低身跑了几步趴了下来,开始向前方射击。

    他必须要顾忌不能误伤到自己的同伴,所以那机枪的子弹却多是向旁边飞去的,这样一来就伤不到自己人了却也休想打到前面正在逃跑的中国士兵,就权把自己的机枪当成一种威慑的武器吧。

    可是他却没意识到,这机枪一响却也把死神招来了!

    杂乱的枪声中谁也不知道哪声“啪”是那索命的音符,突然间那“哒哒哒”的歪把子机枪就停下来了,一颗从对面射来的子弹直接就在这名机枪手的前额上开了个大洞。

    对面58师的那个神枪手又出手了,而这回他所在的位置却是被霍小山看了个正着!

    他故意招呼让那日军机枪手射击为的就是找到那神枪手的位置,说时迟那时快,霍小山手中的三八大盖响了。

    那名国军士兵此时正趴在一棵小树下收枪欲跑,这时头上一根树枝就掉了下来正砸在他的头上,他哪顾得上这个,借那树枝一砸就将身体向后一滚跑了开去。

    他往前跑了十多米后再次趴了下来,好巧不巧的他再次趴到了一棵小树后面,又轮到他做掩护了。

    刚才身后日军机枪一响起来本不该是他做掩护的,但他怎能容忍日军的机枪响起来,那样的话己方还剩这十来个人再想跑出去可就更难了!

    按正常来讲他们和日军相距百米至少是可以逃脱走一大部分的,但他们却不可以不让日军追他们,他们有人可是穿着他们师长郝令奇的军装向前跑呢!

    日军把永安城北面封锁的太严,为了救师长他们也只能采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办法了。

    所以他们才会让日军看到这里有大官,而同时他们把日军拖的时间越长,自己师长回到自己部队的机会才会越大。

    因此他们在眼见要脱离出日军视线的时候便又等一下日军不让日军失去追踪的目标。

    “哒哒哒”身后的日军又有一挺歪把子机枪响了起来,这名国军58师的士兵再次将枪举了起来。

    枪就象与他的生命融合在了一起一般,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那枪在自己手中是一个活物。

    看似它完全静止,但他却偏偏能感觉到它在自己手中那细微但却绝对存在的律动。

    当那种律动的感觉被找到的时候他的枪便响了,于是那挺叫得正欢的歪把子机枪又嘎然而止!

    那一刻天地间仿佛静下来了,日军也都惊呆了,他们自然也知道对面中国士兵里有一个神枪手,可是却没想到人家打自己的机枪竟然真的是手到擒来,这枪法准的,咱们大日本皇军要是有这样的射手还要什么机枪掩护,直接用三八大盖掩护就是了!

    难道咱们大日本皇军就没有特等射手吗?

    我们也有啊!

    众人在这因为惊愕而产生的一片寂静声中,却是“叭勾”一声枪响,然后就见那中国士兵头上一根树枝掉了下来砸在了他的头上。

    而那个中国士兵却是一滚身躲了出去不见了踪影。

    所有日军都遗憾地叹了口气,人家的神枪手一枪能打掉一挺机枪,咱们堂堂大日本皇军的射手却是只能打掉一根树杈吗?

    此时手中三八大盖那枪口还散逸着硝烟的霍小山也作出一副懊恼状,只是他此时却是在想但愿对面的那个国军士兵不要太笨。

    那个58师的士兵笨吗?

    很明显,他不笨!

    因为此时已是躲到了一道土坎后的他,内心已是惊骇无比!

    在日军看来那是自己的同伙很遗憾地打落了一根树枝,可是他却知道自己已经是先后两次被树杈砸中了。

    作为一名对打枪深有体验的射手来讲,就象自己打中那日军的机枪手,第一枪就能做到一枪毙敌那有可能是瞎蒙的,但第二枪还能一枪毙敌那就绝对不是蒙的。

    如果这两枪是不同的人打中的也就罢了,可是如果都是一人开枪打中的,那么自己完全有理由相信,在追击他的日军里也有一名神枪手,他两次用枪打落了自己头上的树枝。

    可是不对啊,他既然能两次用枪打落自己头上的树枝那么他完全可以一枪就射穿自己的头,但他偏偏就没有!

    别跟我说什么那枪的准星是往上有偏差的,打出的子弹都会高那么一点点,就算是高那么一点点却能两次打断拇指粗的树枝那也绝不是一般人所能办到的!

    可他为什么不打自己的头呢,小日本鬼子在和我玩猫捉耗子的游戏?

    不可能!这是战争!

    如果他一开始就开枪就打死了自己,岂不意味着他们那面会少死十好几个士兵?

    难道他是——自己人?

    这名士兵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自己人怎么会和日军混到了一起,难道也穿上了日军的军装?

    可58师能和自己在枪法上有一拼的也就两个,是李二龙还是刘春明?不可能,他们两个又不是自己152团的不应当在这个地方出现啊!

    “黎亮!快撤!你发什么呆?”一个跑过他身边的士兵喊道。

    这名叫黎亮的士兵这才从思索中惊醒过来,被自己的同伴一打扰他却又意识到,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呢,也许真的就是日军瞎蒙的呢!

    再说想那么多做什么,再试试不就知道了?

    于是他在同伴的掩护下接着向前跑轮到他掩护的时候他就又藏身到一棵树下。

    当他再次端枪射倒一名日军士兵并开始用最快的速度躲开射击位置的时候,又一根树杈砸到了他的头上,这回他已经不震惊了,因为他知道,对面真的有自己人,而且枪法还在他之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