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奇怪的人,奇怪的事,到了!

    “Yes!Yes!”明天就是婚礼了,朴成理原本就有点失眠,收到安惜的回复,更是兴奋的难以自己。

    “太好了!太好了!”

    朴成理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回了邮件,然后,他失眠了!

    朴成理长得不帅,因为《拥月》《杀破狼2》和《未闻花名》等作品成为了安惜最忠实的粉丝,从他大学开始就一直在支持安惜,从未停止,他甚至还是安惜FansClub中的管理员!

    但是安惜实在是太‘高冷’了,他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时间真的太少,想要找他真的太难!太难了!

    抱着一线希望发出了那封邮件,其实他也没有指望着能够成功,但是他真的太想给自己未来老婆一个惊喜了,所以他做了一件自以为是这辈子最蠢的事情,可没想到,自己所喜欢的那个偶像,居然……

    陪着他一起疯!

    还有比这更疯狂的事情?!

    在得知了时间,地点等具体的安排之后,安惜半夜不睡就先跑到礼堂踩点,忙到了上午的九点多,安惜才有时间在保姆车里休息了两个小时,然后他用了半个小时,换上了礼服。

    “哥,你要不多休息一会吧,到了我再叫你?”金贤荣作为知情人,都有点心疼安惜了。

    “没事,修一天的仙,死不了,我还睡了两小时呢。”

    安惜坐在车上,还一边练习着他给准备的那首歌!

    《Sugar》!

    发型、化妆什么的,都直接在车上完成,并且Hyukoh那边安惜也安排了人去迎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哥,我们到时候怎么进去?”

    “放心,我跟礼堂的人打过招呼了,你等下只要负责别让宾客打扰到搭建的临时场地就可以了,不到最后一刻,那可不能叫惊喜,等下你可千万别紧张。”

    金贤荣可不觉得自己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这可是他跟着安惜以来,觉得自己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了!

    “OK的!交给我了!”

    婚礼,如期举行。

    朴成理并不知道安惜什么时候回来,在什么地方以什么形式出现,但作为新郎的他真的忙得有点晕头转向,婚礼很多事情并不是他能够完全把控的,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兴奋的情绪。

    这座教堂的基座呈八角形,上面建起了一个威尼斯风格的大圆顶。东侧的祭司席上面还有一个小圆顶,两侧是一对钟楼。

    典型的欧式建筑,因为婚礼的关系,也被装饰的非常的浪漫,到处都是花瓣。

    婚礼已经开始了。

    伴随着神父庄严而神圣的声音,宣布一对新人夫妇的诞生,宾客们欢聚一堂,正准备开始享用这一顿大餐的时候。

    奇怪的人,奇怪的事,到了!

    一群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带着一大堆看起来怪里怪气的设备出现了,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开始熟练的搭建起了一个大箱子一样的玩意,上面还盖着一层白色的幕布,很是神秘的模样。

    看得宾客们都是一脸的懵逼,看向亲朋好友的目光中充满了迷茫。

    而作为新娘的李多顺也是茫然的很,根本都没有人告诉过她,今天还会有这么一出,婚礼前的演出什么的不是都已经结束了吗?现在都已经到了开饭的时间了呀?

    “这……这些人都是做什么的?”

    朴成理的父亲也是一脸的迷茫,下意识的看向了儿子。可是他却没能从自己的儿子的身上得到回答,朴成理的脸上挂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目光一直注视着那个方形超级大箱子,这个箱子有大概三米高,三米宽,三米长。

    看自家儿子这奇奇怪怪的样子,他父亲皱眉更深了,儿子不管,他这个做丈人的可不能不管,这可他唯一的儿子的婚礼,怎么能让这些奇奇怪怪的人就这样走进来捣乱,让亲家们怎么看待他们?

    所以他走了上前,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不满和不客气,“喂,你们都是干什么的?快出去,这里是我儿子的婚礼。”

    这个时候一位穿着很得体的西装的骚包,走了上前,礼节非常到位的对他深鞠一躬,“很抱歉,可能要麻烦您稍坐一会,这是新郎准备的一个小节目,很快,稍等片刻。”

    而这个骚包,正是金贤荣,他今天的任务,就是在表演正式开始之前,不让任何人去触碰那个临时舞台。

    朴父看着金贤荣,感觉他也不像是什么坏人,可是眼前这发生的一切真的有点超出他的理解范围了,“这……这……”

    里头的人动作很快,安惜和Hyukoh的4个人,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混进了那个大方块的里面,开始连接贝斯和音响,调试麦克风,三分钟不到,在幕布里面,就传来了震撼的音乐。

    金贤荣听到声音,就知道里面已经准备了!

    顿时眼前一亮,悄无声息的对着白色的幕布的方向比了比大拇指,走到朴成理夫妻二人的面前,“这边请。”

    “我,我吗?”新娘李多顺还是有点懵逼,“你们,你们这是?”

    而朴成理这个知情人则是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朝着金贤荣狠狠的点了点头,然后才对自己的老婆说道,“多顺,我们走吧,反正都这样了,不如过去看看吧,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事。”

    李多顺知道,这肯定不会是之前安排好的,婚礼的进程那都是她跟朴成理一起制定的,她百分百肯定,在她自己制定的计划当中,这么一群‘蛇精病’是不会存在的,“希望吧……”

    将新婚的夫妻两个请到了幕布的面前,在新娘和新郎那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安惜那温柔而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沙哑的假音,从这白色的幕布里面传出,甜美而不失温柔的旋律……

    I'm hurting baby, I'm broken down我现在心很痛,宝贝,我快要崩溃

    I need your loving, loving只需你的爱,爱来挽救

    I need it now立刻,马上

    When I'm without you你不在身边时

    I'm something weak我变得不堪一击

    You got me begging, begging是你让我学会乞求,乞求

    I'm on my knees让我双膝着地

    I don't wanna be needing your love我不想总是缺少你的爱

    I just wanna be deep in your love而渴望深深坠入你的爱河

    And it's killing me when you're away你的离去对我简直致命

    Ooh baby, cause a bullet don't care where you are哦,宝贝,就像一颗不计较目的地的子弹,

    I just wanna be there where you are我只想与你如影随形

    And I gotta get one little taste一定要浅尝一口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