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每天都像做梦一样

    刘静云让穆东给蔡国梁带话,是有些深意的。这表明,穆东是刘家和蔡国梁之间的桥梁,缺失了穆东,蔡国良的重要性会降低。

    穆东自然体会到了刘家的这份器重,同时也深感责任重大。

    当天晚上,穆东就出现在了蔡国梁家里,礼物带了一些,无非是烟酒。这些东西照例被蔡夫人没收了。

    穆东挪揄道:“阿姨,蔡叔叔都当市长了,你还管得这么严啊?”

    蔡夫人笑道:“他就是当了省长部长,身体还得要吧?”

    蔡国梁恭维道:“有老婆管着好,老抽烟也不是事。”

    三人说笑几句,蔡国梁带着穆东进了书房。

    蔡国梁直接说道:“穆东,上面有什么说法吗?”

    穆东连忙道:“上面说,怎么去掉代字,只能靠你自己努力。”

    蔡国梁偷偷摸摸的在身上掏出一根烟,悄悄的点燃,青烟缭绕中,他感慨道:“这个代字,去掉怕是有些难度啊。穆东,不瞒你说,今天工作已经交接完了,财政方面到处都缺钱,尤其现在又是年关,很多钱是必须支付的,我一个脑袋两个大。”

    闻歌弦而知雅意,穆东赶紧道:“蔡叔叔,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蔡国梁深吸一口眼,说道:“穆东,支援点资金,方不方便?”

    穆东直接说道:“方便,多少?”

    蔡国梁无奈的说道:“10亿左右吧。”

    穆东吓了一跳,他知道,泉城一年的财政一般预算收入是200多亿,现在临近春节,竟然有了10亿的缺口,可见杨宇禄在临走时,留下了不少的烂摊子。

    不过他依然点点头,说道:“我马上安排,手续怎么走?”

    蔡国梁苦笑道:“没有更好的办法,土地质押,怎么样?”

    穆东差点就问出来,既然有土地,为什么不向银行借钱。他旋即想明白了,代市长刚上台,就大张旗鼓找银行借钱,实在不是什么好名声。更何况,年底银行一般都控制放贷,这么巨量的资金,能不能审批下来都不好说。而向大东集团借钱,则可以尽量控制消息范围,速度也更快,确实是更好的选择。

    穆东立刻给刘大田打了电话,让他筹措10亿元资金。既然是土地质押,当然是大东房地产出面办理手续更合适。

    一切商量妥当,蔡国梁说道:“穆东,有人想看我的笑话,临走时突击花了不少钱,否则何至于捉襟见肘。这下好了,有你的支持,我可以笑着面对了。”

    穆东笑道:“一些小伎俩,上不得台面,徒增笑料罢了。”

    ……

    第二天上午,大东房地产就和泉城国投公司签订了抵押借款协议。之所以通过国投公司转一把手,是为了让这笔巨额借款,能经得起任何推敲,让手续更加完备。

    特事特办的效率极高,中午的时候,10亿元的资金就已经到位,蔡国梁上任仅仅半天,就解决了一个重大的难题,让一些等着看笑话的人好生郁闷。

    穆东没有参与借款合同的签署,他让刘大田全权负责。他一早就去了机场,静静的等候着远道归来的王忻澜,一同接机的,还有王振东。

    整个大东集团的高层中,穆东也就是来机场接过王忻澜,并且不止一次。实在是王忻澜的地位特殊,当得起这份重视。

    9点钟,湾流G550降落,王忻澜带着一个华人相貌的小伙子下了飞机。他是乔治,在之前王忻澜待在国内的那一段时间里,这个小伙子凭着敏感的直觉和精确的数据分析,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斩获了2亿美元的收益,战绩惊艳。这次,王忻澜特意带他来见见公司的大老板。

    乔治二十多岁的样子,身材高大,大约有一米八左右,浓密黑亮的短发,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满面微笑。一口整齐的白牙非常显眼。

    这家伙穿的很新潮,一件宽大的羽绒服里,竟然是一套运动短装,脚上是一双运动鞋,两条光光的小腿,就这么裸露在北方的寒风里。

    穆东觉得好笑,也就是泉城冬季不是非常冷,这身打扮如果去了东北,分分钟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冬天为什么这么冷。

    乔治走上前,笑着对王振东说道:“尼耗劳办(你好老板)。”

    众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很显然,乔治把面相更成熟的王振东当成了老板。还有就是,一个黑发黑眼的帅小伙说出如此生硬的汉语,让人觉得很违和。

    王振东笑着用英语解释,他不是老板,身边这位帅哥才是。

    乔治何为惊异,直接秃噜出来一串英语,大意是,天哪,老板真年轻之类的。

    穆东练习了很久的英语终于派上了用场,他微笑着介绍了自己,并且欢迎乔治来中国。

    乔治刚想回答,突然停住,结结巴巴的说:“说……汉语,我……想学。”

    穆东哈哈大笑,说道:“好的,乔治,我是穆东,欢迎你来中国。”

    乔治有些懵了,他实在是听不懂。众人又是一阵轻笑,登车返城。

    路上,王忻澜介绍到,乔治是第三代华裔,家里几乎没有人说汉语,已经完全美国化了。

    穆东感慨道:“文化的力量是强大的,几十年彻底改变了一个家庭。”

    王忻澜想了想,说道:“单从美国的环境而言,这样的改变也是必须的,否则生存都不可能。穆总,以后美国未来公司的业务,我想逐步的让乔治试一试?”

    穆东说道:“核心业务,依然需要你来做,其他非核心业务,可以让乔治带领一个小组,单独负责。”

    王忻澜自然明白核心业务是什么意思,那就是穆东指示下的黄金炒作。最近的黄金市场动荡不敢,价格调整反复,王忻澜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亲自上手操作了。

    她问道:“穆总,你觉得最近有合适的投资机会吗?”

    穆东想了想,装模作样的说道:“我看了最近的数据,觉得还是要等一段时间,春节以后再说吧。”

    一行人到了酒店,吃过接风宴,穆东安排刘芳菲带着乔治在公司四处参观一下,他则和王忻澜在办公室里密谈。

    王忻澜取出了一大摞文件和资料,郑重的说道:“穆总,按照你的指示,已经在瑞士银行存入不记名存款两笔,一笔10亿美元,一笔5亿美元。另外,已经委托高盛投资托管了一笔10亿美元的基金,所有权人是李肖肖,这里有几分文件,需要李总亲自签署。所有这些手续,都是通过离岸公司处理的,安全可靠,保密性极强。”

    穆东点点头,说道:“忻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这么做,也是以防万一。你做事我放心,辛苦你了。”

    王忻澜松懈下来,笑道:“穆哥,我理解,在国外,很多人早早就立遗嘱,你作为超级富豪,这么做无可厚非。”

    穆东笑了笑,说道:“你拿着这些东西去找李总,她应该在办公室,我不知道怎么和她说。”

    王忻澜立刻紧张起来,大声道:“穆哥,不是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啊!”

    穆东大手一挥:“去吧,这是命令!”

    王忻澜苦着脸走了,没过10分钟就慌里慌张的跑回来了,她把手里的那堆资料往穆东桌子上一扔,话也没说就一阵风的溜了。

    紧接着,一脸寒霜的李肖肖走了进来,大声问道:“穆东,大过年的,你想干什么!”

    穆东陪笑着说道:“媳妇,坐,坐,消消火。”

    肖肖眼眶中的眼泪慢慢溢出了,她强忍着不哭出声,问道:“我已经同意了你设立应急委员会,你为什么还要折腾这些事?”

    穆东站起身来,拉着肖肖到沙发上坐下,轻轻揽住她的肩膀,柔声道:“媳妇,应急委员会是机制,是保证大东集团顺利运营的。而这些钱是保障你和馨儿以及我父母生活的,这本就是一件事情的两个方面。”

    肖肖扬起满是泪痕的脸,哭着问道:“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和我商量?”

    穆东笑道:“我本来是想把事情办好了再邀功,谁知道你竟然误会我了。”

    肖肖捶打着穆东,哭着说:“邀功,邀功,邀个屁的功!”

    穆东任由肖肖发泄,等她累了,低声道:“好了媳妇,一切都弄好了,坦然接受就是。再说了,这就相当于我买的一份巨额保险,只是为了有备无患。”

    肖肖慢慢平静下来,轻声问道:“老公,你对未来就这么没有信心吗?”

    穆东怅然道:“媳妇,我每天感觉都像做梦一样。我担心这一场富贵,终究是过眼烟云。所以,我未雨绸缪准备这些东西,只希望让这一切更真实,更持久。”

    肖肖叹口气说道:“老公,可能是我们的钱来的太快了,我也经常有这种不真实的感觉。”

    气氛有些沉闷,穆东打起精神,笑着说道:“所以你看,富贵也是一种病,媳妇,我所有的防患机制到此为止,我希望这些东西永远都用不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