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未经出生的孩子

    “因为暗中协助我们逃脱,【父亲】被抓住了,若果你想要回去,必须先从那些人手里救出【父亲】。”

    “毕竟只有【父亲】才知道你们世界的传送坐标。”

    抱着膝盖的少女给人感觉很柔弱,但是当她抬起头来,美丽如雪白瓷器的脸庞立时给人一种极度冷静,就仿佛一台机器的感觉,哪怕她此刻正和蜥蜴人交谈,但罗恩却没有在她的脸上看到任何表情。

    而罗恩更注意到,少女的右眼上带着一个黑色的金属眼罩,上面刻着一个银白的骷髅图标。

    “我们是靠传送门逃出来的,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

    “而且你也知道它们有多强大,根本不是我们可以对抗的!”

    显然罗恩认为的蜥蜴人并不是费伦世界的蜥蜴人,但无论是不是费伦的蜥蜴人,此刻的他都极为暴怒,而随着蜥蜴人的暴怒,一股可怖的气息散发开来,将整片小野地森林包裹其中(气势凶猛)。

    罗恩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气息,暴虐,雄壮,古老,就仿佛一条远古巨兽凶悍地瞪视着自己,随时都会发动攻击。

    当然,这气息并不能和悠妲菈等神祗相比较,那是本质上的差异,但就算是罗恩曾经遇到的接近传奇的巫妖,也没能在气势上与此刻暴怒的蜥蜴人相抗衡。

    “真是狗屎运!”

    “接个低级任务想刷点生命精粹,结果却抽到巨龙!”

    在心中狠狠咒骂,罗恩勉强在爆发的气势下保持潜行的稳定,同时安抚好身下差点炸毛的断牙,这才指挥着野兽伙伴缓缓后退,准备悄无声息地离开野地小森林,用最快速度返回阿斯卡特拉。

    他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两位堪比巫妖的强者间的对话不是他一只小小低级月光鼠猎人可以偷听的,或许下一次蜥蜴人气势爆发,罗恩就会暴露身形,然后被随手捏成肉酱!

    “地图的事情你不需要担心,别忘了我是谁。”

    “不过我们似乎还需要一些伙伴!”

    “譬如,一只骑着肥胖橘猫的月光鼠小游侠?”

    没有感情的清亮声音随着蜥蜴人暴怒的气势传递,入耳的瞬间就让罗恩僵住身形,他隐藏在树木阴影中屏住呼吸,但是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随后美丽的少女蹲伏下来,用和满头翠绿长发一般光泽的独眼对上了罗恩的眼眸。

    …………

    俞拉斯。

    没有被任何官方和私人目光发觉,一条细长的隧道从月海畔一直延伸到昔日繁盛如城的神殿废墟下,并在往日神殿的最下层,开辟出一个如同礼堂般的空间。

    在这空间的正中,有一座无数白骨堆积的庞大祭坛,人类,精灵,矮人的骨骼交错叠加成高耸的摸样,而祭坛正中的核心乃是一枚老年红龙的头骨。

    在祭坛的下方,一个比祭坛还要大上倍许的法阵在幽幽燃烧,透过法阵隐约可见诡异扭曲的虚影,不是因为模糊,而是那虚影本身就是如此扭曲歪斜,散发着如墨的邪恶气息。

    此刻,一群穿着紫色长袍的堕落者汇聚于此,他们跪伏着,口中朗诵往日的祷言,而长袍上印有往日圣徽的大祭司跪伏在最前方,也最为虔诚。

    但是再虔诚也无用,对于邪神,信徒仅仅是棋子和玩物。

    “朗格斯,你又失败了!”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法阵上幽幽的火焰飘飞,于祭坛核心的红龙头顶汇聚成模糊不清的身影,被封印的往日神祗声音如寒冰般刺骨,让跪伏在祭坛下方的大祭司朗格斯浑身的衣物瞬间被汗水浸透。

    “吾神,朗格斯有罪。”

    “但现在【未经出生的孩子】已经降临,吾神脱困的日子指日可待。”

    “请吾神以脱困为重,给朗格斯最后一次机会。”

    祭坛上的模糊身影在信徒的祷言中沉默,让大祭司额头的冷汗越发浓密,侍奉神祗如此多年,朗格斯相当清楚自己信仰神祗的性格,沉默不是犹豫,而是在策划更加缜密的计划,同时多半会抛弃往日的棋子。

    不过,或许是因着信徒数量的稀少,神祗没有如同往日般作业,冰冷的言语再次响起,却让朗格斯如饮夏日冰镇的蜜酒。

    “朗格斯,吾再给你一次机会。”

    “不日,【未经出生的孩子】就将踏上回归的旅程。”

    “你必须在他收集齐六枚钥匙之前抓住他,并带到这里来。”

    “动作必须要快,一旦他收集全六枚钥匙,这个世界便留不住他了。”

    “遵命,吾神!”

    额头与坚硬的岩石地面撞击,摩擦下暗红的血迹,朗格斯的面容上没有任何动容,又连续撞击了几下。

    “鉴于以前的错误,吾必须给你一点惩罚。”

    冰冷的语气中,模糊的虚影抬起手朝着前方一指,立时一道淡紫的光芒从虚影的指尖射出,命中朗格斯的左臂。

    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格朗司的手掌正中立时长出一张有着利齿獠牙的大口,五根手指则变成流涎的触须。随后格朗斯的左臂怪异的扭曲,竟然翻转到肩膀上,立时獠牙啃噬肉体的声音响起。

    痛楚在蔓延,但是格朗斯不敢动。

    而祭坛上的虚影又再次随手一指,一名位于后方的信徒凌空飞起,被一道淡紫的光芒投射入体。不过这次不是惩罚,而是赏赐。

    “告诉吾,汝名!”

    “伟大的吾神,吾名默克尔。”

    “从今天起,你就是第二位大祭司。”

    “吾之神力将赋予你力量,而你,好好辅助朗格斯完成此次任务,不容有失!”

    “明白吗?”

    “谨遵神谕,吾神!”

    左手掌终于啃食掉了朗格斯从肩膀到手腕的肉体,连骨骼都没有放过,它悬浮在空中,打着满意的饱嗝,然后在一声轻响中炸成细碎的肉末。

    祭坛上的模糊虚影在交代完任务后再次分成无数的幽幽火焰,重新落进祭坛下的法阵中。

    信徒的祷言停止,朗格斯和刚受到提拔的默克尔并肩从地面上爬起,冰冷怨恨的视线和轻蔑嘲讽的视线交织在一起。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