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郭北县上降圣人。

    大宋国,郭北城往北,有一县,名为郭北县。

    县大繁华,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郭北县李家是县内最有名的富商财主,累三代之资其家底之丰厚无人可知,但是稍微有心的人一打听就可知道,郭北县内最繁华地段的商铺有过半是李家名下的,县外的良田早许些年就已经超过万亩,其中还不算山林,湖泊,毫不客气的说,整个郭北县上至县太爷,下至乞儿,无人不知道李家的名头。

    然而在今日,在李府的高墙深院之内却是吵杂之声不断传出,来来往往的奴仆婢女,更是脚步急促,仿佛府内有什么急事正在发生。

    稍微有心打探李家事情的人都知道,今日是李老爷,李大富一小妾生产之日。

    李大富年近三十,纳小妾十八位,可是至今却始终没有一个小妾为他生育过一男半女,眼瞅着已经年纪近三十了,若是再过几年还无子嗣诞出,李家只怕是有可能绝后了,到时候李家这泼天的富贵无人继承只怕是要烟消云散了。

    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李大富年近三十的时候终于他的第九房小妾怀上了,而今怀孕已有九个多月,产期今日便至,为了确保生产顺利,早在半年之前李大富就已经将郭北县最有经验的产婆请到了府上,而且一请就是三位。

    “怎么样,到底怎么样了?怎么还没有生下来。”

    一间小院外,身穿锦服,身材微胖的李大富急的走来走去,听到屋内传来小妾的哀嚎声,他急忙又逮住了一个从屋内走出来的婢女问道。

    “老,老爷,奴婢没进屋,不知道小少爷的情况。”那婢女有些畏惧道。

    孩子还未出生,李大富便认为是个儿子,所以早就让丫鬟,婢女,奴仆称呼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为少爷,讨个彩头。

    但谁知道到了生产这日只听屋内小妾的哀嚎,却迟迟不见自家孩儿哇哇落地的啼哭,也不知道里面出了个什么情况。

    “莫不是难产吧......”李大富心中不禁焦急无比起来。

    可就算是难产他也不担心,他早就吩咐产婆了,若是遇到难产舍大保小,他李家家产何止万贯,小妾已纳了十八位,若是能得一子,舍了一个小妾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几百两银子的事情。

    可是有人着急,也有人事不关己。

    郭北县,城隍庙附近的庙街上,这里人来人往,烧香拜佛的人络绎不绝,而在一小巷口摆着一个简单的卦摊,一位中年的瞎眼男子身穿破旧的道袍,摸着胡须,摇头晃脑的哼着小曲,显得很是悠闲,这道士姓甚名谁没人只知道,只知道附近的人都称他为瞎道人,是三年前来到郭北县谋生的,每日都在庙街摆摊算卦,不过因为瞎道人不怎么会招揽客人,赚不到多少卦金,日子过的很清贫,只能勉强够自己糊口。

    “嘿嘿,有意思。”忽的,瞎道人咧嘴一笑,高兴的拍了拍大腿。

    “瞎道人,你刚才又在算谁的前程呢,啥好笑的。”旁边一个卖香的老儿笑着问道。

    瞎道人摇头晃脑道:“闲来无事,算了一下郭北县首富,李大富的命。”

    “李大富?李老爷?那可是不得了的人物,听说他家产万贯,府内有金山银山呢,这般富贵人,命肯定好着呢,哪用得着你算。”卖香的老儿说到。

    “富贵人?嘿,我看未必,李家能富,不过是祖上五代生前皆是大善之人,死后阴德绵延,庇护子孙,方才有了后人三代富贵,有道是事不过三,李家的财运今年之后就到头了,要开始家道中落了,最后李大富也不过是能享受一副薄棺罢了。”瞎道人嘿嘿笑道。

    “嗯?”

    蓦地,他感觉到了什么,尽管瞎了眼睛但是他还是向着东边的天空看去。

    修道几十年的他天目早就开了,观人望气,娴熟轻松,平日里以天目代替双眼,倒也不算真瞎子,不然一个真瞎子怎么可能在郭北县生活下去。

    “嘶~!”

    下一刻,瞎道人脸带震惊,倒吸一口凉气,连连后退。

    天眼之内漫天紫气笼罩苍穹,其势磅礴,如大海巨浪,翻滚汹涌,这紫气浩浩荡荡,从东而来,蔓延何止万里,宛如一条巨龙横卧在九天之上,气势之胜,堪称恐怖,他观人望气几十年还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紫气,可惜的是这紫气只有看了天眼的修道之人或者是鬼怪才能看到,寻常百姓肉眼凡胎根本无法看见。

    “紫气东来三万里,这他娘的是圣人要来郭北县么?”

    瞎道人喃喃自语,平时的修养都顾不得了,

    他想起了老子化胡,西出函谷关的典故,当年函谷关的关令伊喜就无意中观天地之气,看到了紫气东来三万里,而后便遇上了圣人老子,得道德经流传于世。

    紫气浩瀚如云海,在天空之中翻滚汹涌,久久不散,笼罩在郭北县的上空。

    不一会儿那天空之上的漫天紫气又起了变化,在那紫气的云海之中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直奔郭北县而来,

    那金光所在的方向是.......李大富,李家的府邸?

    “是圣人降世。”

    瞎道人身形一震,想起了今天乃是李大富小妾生产的日子,这个时候金光落入李家,必定是有身负天命之人投胎转世。

    “机缘,机缘,天大的机缘,本想来这偏僻的郭北县安定晚年,却不料竟碰到了这般大的机缘,无量天尊个奶奶,老道的成道之机就在此刻.......”

    他嘴唇微动,喃喃自语,接着脸色陡然一变,脚下身风,以平日里截然不符的身手,撒丫子向着李府的方向狂奔而去,连卦摊都不要了,那样子简直比恶鬼投胎还要着急,旁边的人看见这样子,顿时有些目瞪口呆。

    此时此刻,李府的深院大宅之中,一处僻静的院子内,突然传来了哇哇落地的啼哭声,声音洪亮有力,仿佛整个李府都听得到。

    “生了,生了,总算生出来了。”

    门外急着踱步的李大富顿时狂喜,那微胖的身材以平时不曾有的敏捷冲进了屋子之中,急忙问道:“怎么样,生的是男,是女。”

    “啊~!”李大富刚进屋子,便听见一声尖叫声,一个产婆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吓得逃似的离开了屋子。

    “恭,恭喜李老爷,母子平安,夫人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李大富狂喜不已:“好,好,我李家有后了,我李家有后了。”他声音激动的有些颤抖。

    另外一个产婆抱着一个婴儿,声音有些颤抖道:“不过小少爷似乎生的有些不寻常,李老爷你看。”

    产婆颤颤巍巍的将婴儿身上的锦布揭开,却见这个大胖婴儿的胸口呈现微微透明之色,那胸口之下一个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小心脏正在噗通噗通的跳动着,看上去怪异无比,毕竟没有那个人的心脏会发光,难怪之前那个接生的产婆会吓的转身就跑了出去,只怕是把这婴儿当成了什么怪物吧。

    “怎么会这样,我儿怎么会身怀异样。”李大富也愣住了。

    “妇人莫不是生了一个妖怪吧。”产婆小声嘀咕道。

    李大富顿时大怒:“放屁,妖言惑众,我李家三代行善,怎么会生出怪物,再敢乱说信不信割了你的舌头。”

    “哈哈,山野村妇见识少,李老爷莫要和其一般见识。”这个时候一个大笑声从屋外传来,一位身穿道袍,双目紧闭的道人旁若无物,大步走了进来。

    他看了一眼产婆手中抱着的那婴儿,浑身激动的有些微微颤抖,多年的道心险些就守不住了。

    果然,圣人降世必有神异之处。

    李大富见到瞎道人惊了一下,随后便客客气气的拱手道:“见过道长,道长知我儿此番奇异之处是为何?”

    他经商多年,见多识广,自然知道在外有一种人不能得罪,那就是道士,眼下这个道人不请自来,只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在李府了。

    瞎道人哈哈笑道:“李老爷可知神尧眉分八彩,大舜目有重瞳;武帝有三漏耳,文王有四乳身,此皆神异之处,身怀之人必定贵不可言,李老爷的此子可端是不寻常,竟身怀七窍玲珑心,自古以来除了商朝丞相比干之外至今仍无一人怀此七窍玲珑心,李老爷有此子日后可有大福了。”

    “什么,七窍玲珑心?那不是戏文上说的么。”李大富顿时大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