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李修远。

    “修道之人从不妄语,眼下此子被血污所染,待洗净身子之后李老爷自然会知道贫道所言不虚。”

    瞎道人镇定之若的说道,但是心中却是在狂呼:“真他娘的大机缘,天生圣人,身怀七窍玲珑心,这老天爷脑门抽了,竟派下这么一个香饽饽,幸好贫道来得快,若是晚了,指不定被什么鬼怪,邪道谋了去。”

    李大富闻言当即吩咐道:“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给我儿沐浴。”

    “等等,李老爷若是信得过贫道,这初浴之事还是由贫道经手吧。”瞎道人说到。

    李大富诧异道:“修道之人不是应该避讳血污么?若是被血污所染,只怕会失了道行。”

    “原来李老爷也知我等修道之人需要避讳血污?哈哈,李老爷放心,给贵子沐浴乃是贫道的机缘,非但不会失了道行,贫道反而会道行大涨。”

    瞎道人直言不讳道,而且也不客气,直接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从产婆之中接过这个满身血污的初生婴儿。

    “七窍玲珑人心,神鬼不近,诸邪退避,是一切道法,神通,鬼怪的克星,天下能克其者,只有母亲之血。”

    瞎道人暗道,他不放心产婆的原因是担心这个时候有什么邪魔外道趁机作乱。

    李大富见到瞎道人如此小心的接过自己的爱子,心中的警惕也放下了几分。

    “快取热水来。”瞎道人呵道。

    很快下人端来了热水,瞎道人试了一下水温,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这怀中满是血污的婴儿放入温水之中,只见那婴儿一入温水,身上的血污散去,但是让人惊奇的是水盆之中的血水竟不是呈现猩红色,而是呈现紫色,仿佛还在散发着紫光。

    “机缘,机缘......”瞎道人激动不已,继续擦拭着婴儿。

    “道长,这是?”

    李大富站在旁边吃惊的问道,可是他还来不及吃惊,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瞎道人发白的双鬓竟由白转黑,脸上的皱纹也越发的少了。

    瞎道人颇为激动的说到:“贵子的初浴之水,比得了龙元,赛的过凤血,就连千年人参也差了不止一筹,贫道得此机缘,金丹大道可期,不过贫道取了此物,自然也就结了天大的因果,日后贫道只怕是要卖身贵府,当牛做马一辈子了。”

    话虽如此,可是只要能结金丹,修大道,这点代价算的了什么。

    “我儿洗澡水有这么厉害?””李大富睁大了眼睛。

    “快,道长快住手,给我家留一些。”

    瞎道人笑道:“李老爷莫急,此宝物贫道一人可没有福分全取,待日后贫道将此宝物练成紫极金丹,必定送于李老爷几枚,保证李老爷延年益寿,长命何止百岁。”

    “好,好,好,如此便有劳道长了。”李大富激动不已道。

    手中婴儿的污秽洗净之后,原本皱巴巴的丑婴儿此刻仿佛舒展了过来,变得玲珑剔透,圆润饱满,说不出的可爱,仿佛一个仙童,又如一块无暇宝玉。

    “我靠,这是什么地方,我穿越了?”

    婴儿睁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可是落在旁人眼中确是哇哇大叫,声音洪亮有力,不像婴儿倒像是成人。

    李大富两眼放光,喜爱异常,顿时哈哈大笑:“好,好,我儿神异,去,吩咐下人,明日大摆酒宴。”

    时间悠悠,转眼便是十五年过去了。

    郭北县附近的一个下河村中,有一座小山,山上在十几年前修建了一座道观,道观之内平日里就只有两人,一位瞎眼的道人,还有一位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

    清晨,道观前,一位英姿勃发,俊朗不凡的少年正手持一杆手臂粗细的虎口吞金大枪,以一奇怪的方式站立,一呼一吸之间一道水汽喷吐而出,宛如得道高僧正在打坐练气一般,而在这少年的旁边,一位瞎眼的道人正悠哉悠哉的躺在摇椅上,监督着他每日的早课。

    “乖徒儿,这段时间怎么这么用功,还没鸡鸣就主动的起来练功了,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平日里你可都是想尽办法偷奸耍滑。”瞎道人说道。

    李修远脸上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问道:“我们县是不是叫郭北县?”

    “你都在郭北县生活了十几年,怎么,连地儿都忘记了?”瞎道人说道。

    李修远望着远处的天空,叹了口气道:“昨天我听到村民说郭北县外有一座寺庙,叫兰若寺,特别灵验......”

    “对,没错,是有一座兰若寺。”瞎道人说到:“关心这个做什么,好好练你的功,其他的琐事别管。”

    “郭北县,兰若寺.......我总算知道自己穿越到什么世界了。”

    李修远心中暗道:“竟然是聊斋世界,而且好像还是早期的聊斋世界,现在聂小倩没有出现,燕赤霞还从未听过,宁采臣估摸着这个时候还是一个用功读书的少年呢。”

    话虽如此可是这个世界危险着呢,狐妖女鬼,千年树精,千年蜈蚣精,还有城隍鬼差.......一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为了自己的小命李修远不得不发愤图强,努力练功啊。

    瞎道人唠叨道:“徒儿你能下决心努力练功,为师很是欣慰,要知道你天生七窍玲珑心,你的一滴心头血就能让鬼怪增百年修为,一片心肝就能增千年修为,若是把你的七窍玲珑心挖出全吞了,只怕立马就要羽化成仙了,眼下这世道越来越不平静了,妖魔鬼怪层出不穷,你的身份若是暴露不知道有多少鬼怪妖魔要来吃你,为师虽然寿元悠长,但也不能时时刻刻护在你身边,所以你自身的武艺就相当重要了。”

    “既然如此,那我修道是不是更好一些?”李修远说道。

    “你心思未定,修道成效不大,练武才更加适合你,而且成效明显,你七窍玲珑心容易招来妖魔鬼怪,但是相反什么神通,道术,鬼魅都对你毫无作用,鬼怪见到你就如老鼠见到猫一样,别说对付你了,只要近了你丈许之内统统都要化作飞灰,与其修道不如练武,日后以武入道,同样进步神速,放心,为师不会害你的。”瞎道人说道。

    “神神鬼鬼虽然伤不了你,但是有一类却能无视你的七窍玲珑心,那便是妖,妖有本体,如蛇妖,虎妖,狼妖,它们成精之后就算是施展不了神通法术,靠本体也能将你咬死,跟别提这世道贼匪横行,坏人性命,你若学道这些年只怕连个穿墙术都学不会,而且又手无缚鸡之力如何自保?”

    “对了,这个月眼瞅着时间也到了,待会儿练完之后下山回府吧,二十天练武,十天习文,一天都不准落下,你有七窍玲珑心学什么都快,这霸王破阵枪已经几近宗师水平了,武艺也快气贯全身达到先天之境,若是历练一番,你将会是百年来最快成为宗师的武道高手,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瞎道人认真的叮嘱一番之后然后闭目神游。

    武道大宗师?

    李修远暗道:“这顶个鸟用,聊斋电影之中不是有一个武道高手叫什么夏侯武么,厉害到可以和燕赤霞比剑,打个不分上下,结果呢,还不是死在一个普通的女鬼手中,被吸干了精气成为了一具干尸。”

    所以他觉得修道才是正途,至于武艺只是小道而已。

    不过这便宜师傅也不像是会坑自己的样子,练武就练武吧,先做一个武林高手也不错。

    “先练武,再修道,等我成了先天高手就去修道,这便宜师傅不教,我就去找其他的道士拜师。”李修远心中想到。

    手持虎口吞金枪站桩练气两个时辰之后,上午的功课便算是做完了。

    “师傅今日的功课做完了,我下山去了。”

    李修远收了功说道。

    “去吧。”

    瞎道人闭着眼睛挥了挥手道。

    李修远扛着虎口吞金枪便自顾自的下了山。

    说实话他真不想扛着这杆大枪,要知道这玩意的份量可不轻,枪身是由上好的精钢打造而成,而枪首却不知道那便宜师傅是从哪里谋的来的,沉重而又锋利,断金分玉轻而易举,不过这样的一杆宝枪重量也着实可怕,已经重达七十二斤了,堪比传说中关二爷的冷艳锯,要不是他早就习惯了这虎口吞金枪的重量,在加上习武有成,只怕扛不动这杆枪。

    下了小山,便是下河村。

    村子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世代农耕,不过那是以前,现在村里几乎所有人都是李家的雇农,他们的田地早就在灾荒年间贱卖给了李家。

    万恶的地主,万恶的土地兼并。

    李修远每次不禁都心生一抹惭愧,谁让自己是李家大少爷呢。

    “大少爷练完武下山了?这是要回府去?”

    一进村,一个叫刘老根的村民便热情而又恭敬的问候道。

    “正是,今日回府习文,对了,上次下山我拿了一堆脏衣服回来,是哪个帮我浆洗的?浆洗好了,便赶紧送过去,别耽搁。”李修远说道。

    刘老根说道;“上次帮大少爷洗衣服的是村里的杜寡妇,今早还看她在河边洗衣服呢,估摸着今儿个能晾晒好,我这会儿就去催催杜寡妇。”

    “不急,我要回府十天,这十天之内送上山去就行了。”李修远说道。

    “还是大少爷仁慈。”

    旁边路过听见的一位妇人笑嘻嘻的恭维道:“替大少爷洗上一个月的衣服可抵得上做上三个月的刺绣呢,下回大少爷也关照一下我呗。”

    刘老根说道:“去去去,王婶你瞎掺和什么,真以为大少爷缺个洗衣服的下人,还不是大少爷心肠好,想关照一下村里过得困难的几户人家,你王家可过的不困难,要是抢了别人的活计,你害得杜寡妇还有其他几户村里人活不下去,看你还有脸不。”

    “我也就是说说,说说而已。”王婶讪讪笑道。

    “不好了,不好了,河边洗衣服的杜寡妇被山魈掳走了。”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妇人一边惊呼一边向着村子里落荒逃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