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还请给我一个面子

    李修远知道这是聊斋世界后,虽然对这狐狸精怪有点隐约期待之感,可是架不住威胁更大啊。

    自己七窍玲珑心,若是被妖怪知道了,只怕恨不得立马挖了自己的心脏吃掉,哪里还会来一个狐妖和书生的浪漫爱情,所以对于妖物他必定是先生出七分警惕之心。

    不过他是没有被这个绿娥的美色给诱惑,可是自己这父亲却像是着了她的道一样,不但没有意识到这个女子来路不明,而且还还舍不得将其赶走。

    如果今天不是自己,这狐狸精必定就会要留在李府了。

    以她的道行,如果想要对李府做点什么的话,李府根本就挡不住。

    至于自己那个便宜师傅.......提起来李修远就嘴角一抽。

    那便宜师傅在自家混吃混喝十几年了,出了能掐会算之外,似乎一点道行都没有,要他除妖,除非是拿刀架在他脖子上。

    “我儿啊,这女子哪般不好?竟入不了你的眼睛,为父瞧她乖巧,温顺,而且姿色过人,留在府上服侍你起居难道不行么?便是过些日子我儿去外求学,把她带在身边亦是能羡煞旁人,省的别人说我们李家只有几个臭钱。”李大富苦口婆心的劝道。

    李修远说到:“父亲的一番心意孩儿知道,这女子也的确非人间之色,只是......”

    他犹豫了一下,是不是应该当着自己父亲的面,告诉这个女子是狐狸精。

    “只是什么?我儿有什么顾虑尽管说。”李大富说道。

    李修远这个时候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绿娥:“只是此女美是美,奈何非人。”

    非人?

    李大富顿时吓了一跳,睁大了眼睛看着绿娥,而绿娥脸上那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惊愕之色,似乎被一语道破的身份。

    “我儿你没看错吧.......”

    他依然有些不相信的说道,可是话还未说话却又戛然一止,猛地想起来了,自己这爱子出生便有异象,身怀七窍玲珑心,能看破一切迷障,避一切鬼怪,可老道长也说过,修远身怀七窍玲珑心亦是能招来鬼怪,日后必定有重重劫难,如古时比干一样,若是劫难渡不过去就被狐狸精苏妲己使计挖走了心脏。

    “来,来人,铁山在哪?”李大富惊醒过来,当即暴跳如雷道。

    便是这女子再美十倍,若是异类,也绝对不能留。

    “老爷。”外面的铁山听到声音之后当即带着几个壮汉家丁手持棍棒冲了进来。

    李大富指着绿娥道:“这妖女欲害吾儿性命,把她乱棍打死,绝不能留。”

    铁山和几位壮汉家丁楞了一下,看着跪在地上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绝美少女,一时间有些摸不早头脑,这般美人,为何要狠下心来乱棍打死?

    “还愣在那里做什么,此女非人,指不定是山野精怪,别被她外表所迷惑,即便不是精怪,她是本老爷买来的丫鬟,便是打死了,也是无罪。”李大富喝道。

    “是,老爷。”

    铁山当即应了下来,和几个家丁一并将其围住了。

    “老爷,奴婢是无辜的,还请老爷开恩放过奴婢吧。”绿娥哭着求饶道。

    “打~!”李大富再次一喝。

    当即铁山大步走上前去,想也不想一棍落下。

    绿娥这个时候方才脸色一变,发出一声怪叫,似狐狸在嘶鸣,玉足轻轻一点地面,欲化作一阵风飞走,离开李府。

    可是随后她却一个踉跄栽倒在了地上,根本就使不出半点法力来。

    铁山的棍棒落下,打在了她的小腿之上。

    “啊~!”绿娥扑在地上,发出一声非人似妖的尖叫。

    “果然非人,打,给我打死她。”李大富有些害怕道。

    绿娥这个时候方才露出了真正的恐惧之色,她之前的害怕畏惧不过是演出来的,毕竟自己有法力,对付一户寻常人家还不是轻而易举,哪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一身的法力在这里使不出半点,今日若是脱不了身的话,当真会被这些人乱棍打死。

    就在几个家丁继续要下手的时候,此刻一个声音却又忽的响起。

    “都停手。”

    铁山还有几位壮汉家丁一愣,回头看着李修远。

    李修远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推开左右,然后走了过去。

    “吾儿当心,此女可是精怪。”李大富急忙道。

    “父亲放心,孩儿自有分寸。”李修远说道,然后平静的看着绿娥。

    绿娥这个时候也又惊又惧的看着李修远,她感觉这个俊朗少年非同一般,可是这非同一般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

    “为何要来我李家?”

    绿娥浑身微微颤抖:“劫难将至,想求一富善之家避难,并无他念。”

    “你至少有五百年道行,还有劫难?”李修远又问道。

    “我等山野精怪即便修炼有成,亦少不得一百年人劫,两百年地劫,三百年天劫,如今正好六百年将至正要应天劫,我自知天劫难渡,唯有依托大善之家,以身相报,老天才会网开一面,减轻劫难。”绿娥说道。

    李修远沉吟了一下,却是有几分相信了。

    他便宜师傅对于这类修行上的事情还是告诉了自己不少。

    精怪要得道,的确是要经历重重劫难,比人修行要困难的多,非但如此,所有精怪都要经历一次致命的天劫,劫难来临之下,所有的精怪十有八九要化作灰飞。

    李修远又道:“念你并非怀着害人之心而来,今日我便不杀你,你走吧。”

    “吾儿勿要心软,此等异类切不可心存良善,今日若不除了她,日后我李家只怕不得安宁啊,铁山,打死她。”李大富说道。

    “父亲,此事还请由孩儿做主。”李修远认真道。

    李大富愣了一下,出于对李修远的溺爱,只好道;“也罢,既然吾儿开口了,那为父就不插手了,此女便由你处置吧。”

    “多谢父亲。”李修远拱手道,然后又看着绿娥:“既已饶你,为何还不走?”

    “我天劫将至,又伤了根基,早晚皆是一死。”绿娥看着自己的断腿,顿时泪如雨下。

    “妖言惑众,这般小小伤势,哪能有什么影响,分明是你看吾儿心善,想要借题发挥。”李大富喝道。

    绿娥只是垂头低哭,默默不语。

    李修远见此微微一叹:“也罢,此事因我而起,因为我点破了你的身份所以害你糟了这劫,今日我送你一样东西,助你渡劫,也算是对你的弥补了。”

    说完他挥了挥手道;“去,取我笔墨来。”

    “是,大少爷。”一位护卫应了声便很快跑了出去,等到回来的时候却已经取回了笔墨纸砚。

    “借你的发钗一用。”李修远又道。

    绿娥疑惑不解,但还是在秀发之间取下了一枚发钗。

    李修远用发钗点破手指,在砚台只上滴了几滴,然后研墨,将滴下的血液和浓墨混合在了一起。

    接着他脱下外衣,铺在旁边的桌子上,取笔沾磨,在外衣上笔走龙蛇,书写着什么。

    凑近一看却见这外衣只上浓墨写下一行字:“还请给我一个面子。李修远留。”

    “拿去,渡劫之时拿这衣服穿披在身上。”李修远写完之后将外衣一卷丢到了绿娥的身上。

    绿娥下意识的接过衣服之后眼中只有不解,不知道此举何意,可是奇怪就怪在她拿着这衣服冥冥之中却感到自己的劫难正在远去,似乎自己受到了庇护。

    “现在你可以走了。”

    绿娥跪地拜谢道:“多谢公子大恩大德,若有机会小狐必定衔草结环相报。”

    “走吧。”李修远挥了挥道。

    绿娥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英俊少年,檀嘴微张咬住那件外衣,整个人软绵绵的趴在了地上。

    当即,原本一个绝美少女体型却迅速的缩小,缩小,最后化作了一只青狐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然后青狐口中叼着李修远丢给他的那件衣服,一瘸一拐的迅速冲出大堂,等到这头青狐差不多快要走出府邸的时候却又忽的脚下生风,腾空而去,消失在了天空之上。

    “当,当真是一只狐狸精。”李大富吓的脸色苍白,呼吸急促。

    铁山等护卫也是睁大了眼睛,手脚有些颤抖。

    他们虽然都是胆大的汉子,可到底经历的少,见到这般神鬼怪异的事情哪里还能镇定的下来。

    到是李修远负手而立,目送这只青狐腾空而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