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孔生

    见到青狐居然腾空飞走,李家众人更是惊恐无比。

    “吾儿啊,这等精怪,今日走脱了,他日难保不会给我们李家带来后患啊。”李大富半响回过神来,苦口婆心的说道。

    李修远转身回道:“山野精怪也并非全部都是害人的,这狐精虽得了道,但孩儿观之她亦无害人之心,所以孩儿便不忍将其杀害,容她离去。”

    “山野精怪最是记仇,今日我们李家伤了她一条腿,他日岂能善罢甘休?”李大富又担忧道。

    李修远笑道:“父亲放心,他日这只青狐若是恩将仇报,坏我们李家性命,孩儿定将其擒杀,绝不留后患,况且我李家还有师傅坐镇,等闲妖物岂敢报复?”

    他也没有完全相信这只青狐,毕竟聊斋志异之中的狐狸精也不一定全部都是好的,也有恶妖,害的人家破人亡的。

    今日他不杀这青狐,就是怕杀错了好妖,到时候心中难免悔恨。

    “吾儿这般一说,为父也就放心了。”李大富想起了神通广大的瞎道人,一时间心中的担忧之色尽去。

    李修远又道:“不过此事还请父亲引以为戒,山野之间多精怪,鬼魅,太过美艳的女子十有八九皆有可能是精怪所化,今日父亲遇到了这只欲投身我们李家的青狐还好,若是遇到了别的害人鬼魅,那可就危险了。”

    “吾儿说的极是,为父日后的确是要注意一下了。”李大富有些尴尬起来。

    本想给自己爱子物色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做侍妾,哪知道竟招来了一只狐精。

    “不过话说回来了,吾儿今年也有十五了,以前年幼为父尚不操心,如今吾儿却是要考虑收下几个贴身婢女,纳几房小妾了,为我李家添子添孙,开枝散叶啊。”李大富旋即又道:“为父瞧着府上的几个丫鬟也不错,也是为父前些年精挑细选的女童,如今也长的算标志,虽说差了一些,不能为妾,但是做个贴身丫鬟还是可以的,吾儿何不在府上挑选几位?”

    不得不说,李大富的确是老谋深算,在李修远还在童年的时候就在外面购买丫鬟,而且还都姿色不错,如今好些年过去了,李府之内丫鬟,婢女如今倒也出落的颇为动人。

    这些丫鬟婢女,实际上都是为以后李修远准备的。

    只要李修远愿意,府上任何一个婢女,丫鬟都可以随意采摘。

    “父亲不是不知道,孩儿习武多年,如今略有所成,不能近女色,估摸着还得再等两年,而且师傅也说了,少年筋骨未成,气血未定,若是不克制,容易伤身。”李修远说道。

    不过心中却也苦笑不已,他习武所修炼的呼吸吐纳之法听师傅说是童子功,没有大成之前不能破身子,不然日后成就不大。

    以前还没发育,他想着修炼也无妨,反正自己还小,有心无力。

    哪知道一修炼就是十余年,如今十五岁了也没有大成,弄得现在进退两难。

    倘若是之前,李修远到是觉得修炼不修炼无所谓,没必要非要大成,可是现在不行啊,知道了这是聊斋世界之后,若是没有一点自保的力量,岂不是自寻死路?

    娇妻美妾虽好,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

    听着李修远的话,李大富无奈一叹:“为父当日之举甚是糊涂,不该让吾儿跟着道长习这武艺,以我们李家的富裕,便是吾儿手无缚鸡力又有何妨,难不成还惧贼人否?今日吾儿虽然神勇,提的了重枪,开的了劲弓,亦是文采斐然,可以说是文武双全,可这开枝散叶亦是头等大事,非他事所能比.......”

    说着,他又细细叨叨的说了很多话,说什么要武艺那么高做什么,年纪也不小了应该娶妻纳妾之内的。

    李修远有些受不了父亲这般的唠叨,只得道:“孩儿今日才会来,还未去拜见娘亲,容孩儿先且过去一趟。”

    “也是,百善孝为先,为父也就不留你了,去吧。”李大富说道。

    李修远这才如蒙大赦的逃似的离开了。

    见到李修远脚步沉稳,身手敏捷,如龙如虎一般的离去,李大富又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真不亏是吾家麒麟儿。”

    去了后院问候了一下母亲之后,他便梳洗了一番,然后早早的便去休息了。

    翌日。

    按照以往的行程,这个时候是要去县里的学堂求学。

    不过李修远虽然习武的时间花的多,但是习文的成就也不算小,如今年纪轻轻已经是童生了,只等三年一次的乡试开始,考取秀才功名。

    不得不说,这古代的科举制度的确弊端极大,从读书识字,到考状元,没有个十几年是不成的。

    李修远也算是读书早的,现在却连一个秀才都没有。

    要考秀才的话,得等今年秋天才会开考。

    现在时间还早呢。

    县里的学堂,名为北林书院,开在郭北县往北一片雅静的林子里,学堂的老师名叫孔生,是一个有真才学的人,他本是秀才,来到郭北县的时候还是一个落魄书生,是李家接济了他,并且资助他开了这北林书院,方才在这里落脚生根。

    如今一晃,已经有十余年了。

    现在原本年轻的秀才,如今却是三十好几的中年男子了。

    李修远今日如往常一样来到了北林书院。

    当他来到书院的时候,却发现学堂之中已经坐了不少人,很多都是以前的同窗。

    “老师,学生来晚了,还请老师责罚。”李修远在书院之外拱手施礼道。

    孔生笑道:“不曾来晚,是老师提前了,先且入座吧,今日老师有正好要讲一些圣人之言,希望你们能从中得到一些受益。”

    李修远入座之后,却发现这原本不多的同窗之中,有一位陌生的面孔。

    是一个年轻的公子哥,此人身穿锦服,腰系玉带,手持折扇,看上去颇有几分富家弟子风范。

    不过这郭北县的富家弟子他都认识,唯独此人不认识。

    “张兄,学堂之中是不是来了一个新同窗?”李修远低声问道。

    旁边的书生张文回道:“李兄前阵子没来,不知道也是正常,那位是县太老爷的公子,名叫刘俊才,也是来书院求学的,不过此人和李兄一样,也是童生,今年准备参加乡试的,因为不想闭门造车,所以来这里与我等学习交流一番,不过这刘俊才有些恃才傲物,颇看不起我们这些县乡学生,李兄可需留意一番。”

    李修远闻言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这刘俊才居然是新来的县官公子,当真是让人有点感到意外。

    “古人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此刻,孔生这开口讲学:“可是此话的全文却是这样的,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由此可见,意诚心正仍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前、”

    “但为师认为,意诚心正,不外乎一个字,那就是德,君子之德,《周易》有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今日为师所讲的便是一个字,德。”

    孔生的确是学问非凡,引经据典,张口就来,言之有理,言之有据。

    众学生也都聚精会神,认真倾听。

    一番讲课下来,却是让众学生明白什么是君子之德,什么是品德的重要性。

    “今日为师讲了德,且要问一句了,若是有人与你生出怨恨,那诸位何以应之?”孔生笑问道。

    “自然是以德报之,如此才不失君子之德。”当即,一个书生的声音响起,众人看去,却见是刘俊生张口回答。

    旁边的书生闻言皆点头表示赞同。

    “以德报怨,的确是君子之风。”

    “刘兄心胸开阔,在下佩服。”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