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仙宫

    见到那主仆二人离去,李修远方才摇头一笑,收回了目光。

    “适才施主可是对寺庙之内后山的那颗千年神树感兴趣?”这个时候了空大师面带微笑的说道。

    从之前的一番攀谈之中,他已经得知了这个老和尚就是兰若寺内上一任主持,法号了空,在这兰若寺内是最后威望的大师,很多人都很尊重他,是有名的得道高僧。

    李修远神色微微一动:“在下却有几分好奇。”

    “施主若是想前去一观的话,老僧愿意带路。”了空大师说道。

    “有劳大师带路。”李修远说道。

    了空大师面带微笑,带着李修远等人便入了大雄宝殿之内。

    “若从大雄宝殿之内传过,便可直入后院,可立见神树。”

    李修远点了点头,感情这个大师是带自己抄近路了,不过当他路过大雄宝殿的时候,却忽的脚步一停,被一副壁画给吸引了。

    壁画之上刻画着的是仙女采花,腾空飞向仙宫的景象。

    上面每一位仙女都描绘的婀娜多姿,貌美非凡,她们身穿仙衣,腾云驾雾,巧笑倩兮,让人迷醉。

    一个恍然。

    李修远忽的看见,壁画之上一位赤足,婀娜的仙女腾空而出,面带微笑的从壁画上飞了下来,踩着祥云朵朵向着他缓缓飞来。

    “公子可愿随我去仙宫一游?若是愿意,还请公子抓住我的手,我带你飞去仙宫。”这个赤足仙女伸出纤纤玉手笑道。

    李修远顿时惊奇,要知道他身怀七窍玲珑心,什么幻想看不破,眼下的事情却没有一点办法来解释。

    是幻境么?

    好像不是,眼前的这个赤足仙女真是无比,他甚至都能闻到这个仙女身上飘来的阵阵幽香。

    难道这真是通往仙宫之路?

    李修远下意识的想要抓住这个赤足仙女的手,去那仙宫看看,可是却忽的瞧见壁画之上的景象已经变了。

    原本仙女采花图的下面,有多出了一幅图,图上万民身处于烈火,黑暗之中,哀嚎挣扎,天空之上更有各种妖魔鬼怪肆虐,这些妖魔吞食百姓,祸害苍生,造下无边杀戮。

    “既上仙宫,凡间种种便和公子无关,而且凡间多疾苦,哪有飞入天宫那般自由自在,今日我与公子有缘,愿带公子入仙宫常住。”赤足仙女轻声说道。

    李修远忽的哈哈一笑:“我志未酬民尤苦,山河处处有啼哭,凡间疾苦,我身是凡间之人,岂可贪图享乐,避入仙宫,仙子还是另请他人吧,这番好意我李修远领了。”

    “既是如此,那我就不打搅公子了。”

    赤足仙女带着几分遗憾和惋惜,收回玉手,转身腾空而走,飞入壁画之中,再次成为了一座浮雕。

    得到一切有都恢复平静之后,李修远方才恍然一下回过神来,发现这大雄宝殿一切正常,哪还有什么仙女,宫阙,来往之间只有烧香拜佛的香客,这眼前的壁画也不过是一处寻常的壁画而已,之前的一切似乎都是幻觉而已,根本就不曾发生过。

    可是他似乎还能闻到那个仙女离去留下的淡淡幽香。

    “大师,刚才发生的事情你可看见了?”李修远神色有些惊奇的问道。

    “阿弥陀佛,适才施主被壁画吸引,停驻观看足足有一个时辰了,老僧并不知道施主发生了何事。”了空大师面带微笑的说道。

    李修远神色微变,自己居然停驻观看了一个时辰?

    自己分明就只是呆了一会儿的功夫而已。

    可是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却发现当真如此,天色已经昏暗了,香客也比之前稀少了很多。

    一时间,心中当即又惊又疑起来。

    难道自己七窍玲珑心也有撞邪的一天?自己那个便宜师傅是骗自己的不成?

    “施主无需惊疑,或许刚才施主看见的一切都只是施主内心的幻象而已,是施主内心的演化。”了空大师又道。

    这个时候李修远回想了一下那个赤足仙女的相貌,竟和下河村那个杜寡妇的相貌一模一样,那一双玉足亦是和杜寡妇那日呈现在自己面前的一般精致,至于那些妖魔鬼怪,不正是脑海之中这几日时常记挂的千年蜈蚣精,千年树精,还有僵尸,鬼怪么?

    想到这里时候,他方才笑着摇了摇头。

    “大师说的极是,一切都是我内心的幻象罢了。”

    一年通透,心中顿时豁然开朗起来。

    了空大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好悟性,若是天下的之人都如施主这般悟性,那天下就真正太平了。”

    “大师谬赞了,若非大师点醒,在下还陷入幻境之中不可自拔。”李修远回礼道。

    “阿弥陀佛,是施主看破幻象,挣扎而出,并非老僧点破,适才施主若要看神树,还请这边来。”了空大师说道。

    “不了,今日天色已经很晚了,就不方便继续打扰大师了,不知道能否在贵寺借住一晚,在下感激不尽。”李修远说道。

    这么晚了去找那可能是千年树妖的神树,他心中有点担心,还是明日再去看看吧。

    “出家之人自然是要与人方便,老僧这边吩咐一位弟子,带几位去厢房歇息。”了空大师说道。

    “有劳大师了。”李修远说道。

    不一会儿功夫,一个小沙弥便为李修远和铁山等几个人安排了厢房,斋饭。

    用过斋饭之后,李修远夜里并未睡意,反而精神奕奕,脑海之中想着的皆是白天那在大雄宝殿之内发生的神异之事,一时间竟忍不住走出屋内,想要前去大雄宝殿再去看看,一探究竟。

    “大少爷不睡么?”门外,铁山一直护卫在左右,寸步不离。

    李修远说道;“无心睡眠,我想四处走走,你先去休息吧,不用护卫我。”

    虽说这是兰若寺,但是看着寺庙如此繁华的样子,想来也不可能有什么妖魔鬼怪出没。

    “大少爷,这怎么行,老爷吩咐过小的,要小的寸步不离的保护大少爷的安全。”铁山说道。

    李修远笑道:“以我的武艺,需要你保护么?”

    铁山想到大少爷平日里能提七十二斤大枪,开三石劲弓,武艺之强胜过郭北县任何一人,当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回去休息吧,不过谨慎一点,别睡的那么死,我四处走走很快就回来。”李修远示意道。

    “是,公子。”铁山应了声,进了旁边的偏房。

    “嘀嗒~!”

    就在李修远刚刚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却有一块石头裹着一张纸丢到了自己的脚下。

    巡声看去,却见远门处一个女子的身影一晃而过,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迅速的离开了。

    “嗯?”

    李修远有些疑惑起来,但还是好奇的捡起了这团纸,打开一看却发现上面写着一行清秀的字迹:昨日故地,与君一聚。

    “是她......”

    当即,脑海之中他就想起了白天,那个和自己有点误会的俏丽女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