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摊上大事了

    叶怀安听着李修远说自己非礼青梅,当即也有些气恼起来。

    “什么?我非礼这位姑娘?可笑,我与她本来就是两情相悦,你情我愿,哪里算什么非礼,不信你问问她。”叶怀安说完深情不已的看着青梅。

    “姑娘他说的是真的?”李修远问道。

    青梅连忙摇头,带着哭腔道:“李公子切莫听这人一片胡言,奴家本来是在此地等候李公子前来赴约的,是他突然抓住奴家想要非礼奴家,如果不是李公子及时赶到的话,奴家的清白只怕就要被此人给玷污了,李公子你看奴家的手袖,便是被此人给扯破了。”

    李修远一看,果真如此,这个书生既想对这个姑娘用强,当真是十足的斯文败类。

    “贼人,刚才这位姑娘的话你可都听见了。”当即,他冷冷一喝。

    叶怀安此刻脸色苍白道:“怎,怎么会,仙子,你之前不是还和我海誓山盟,答应了要生生世世的做我的妻子么?怎么,怎么你现在就变卦了。”

    “胡说,我从未和你海誓山盟过,我才来兰若寺三日,连你是谁都不知道。”青梅气的俏脸涨红,拼命解释道,生怕李公子误会了自己。

    李修远说道:“看来你这贼人不但胆大,而且还无耻,看你这穿着打扮也是一个读书人,身为一个读书人做出这般狼心狗肺的事情来,当真是丢尽了读书人的脸面,也不知道你的父母知道了你今日所作所为之后会有什么感想?只怕是要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做人。”

    “你,你胡说什么。”叶怀安也一手指着李修远怒道:“我早说了我和她是两情相悦的,并非你想的那样。”

    “奴家才没有和你两情相悦,奴家真正芳心暗许的男子只有李公子一个,你休要乱说,”青梅此刻连忙反驳道。

    “嗯?”

    李修远这个时候有些疑惑了起来,怎么这个事情又和自己牵扯上了,不过看着青梅这般气氛的样子,他觉得这个姑娘只是拿自己当做挡箭牌而已,所以情急之下胡说。

    毕竟自己和这个姑娘并未见过,只是昨日有一点小误会而已,哪有这么快就芳心暗许。

    “好,好啊,我道你是天上仙女下凡,没有世俗之见,没想到你也是一个嫌贫爱富的女子,竟这么快就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之中,看来之前你说的海誓山盟都假的了,是我叶怀安眼瞎看错了你。”

    叶怀安愤怒不已的吼道:“你这贱女人就去和这个纨绔弟子过日子吧,不过我想说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说完,叶怀安便捂着受伤的脑袋,怒气冲冲的转身离去。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李修远此刻却是神色古怪起来。

    脑海之中,他不禁想起来了某个天命主角在喊出这话之后得到了奇遇,然后迅速崛起,将敌人一个个踩在脚底,彻底碾压。

    “我今天是不是摊上了一件大事了。”他忍不住嘀咕一声。

    不过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叫叶怀安的穷书生却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可恶,他走的到是挺快的,如此无耻贼人,当抓他去报官,不关他个十年八年还真是对不住姑娘你。”李修远说道:“不过他应该还未走远,我去抓他回来。”

    本来他是不想去抓这个叶怀安的,谁让他喊出了一句不该说的话。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是随随便便能说的么?

    今日不把他给拿下了,这心中就不痛快。

    用另外一句话说就是,念头不得通达。

    “李,李公子,等等。”就在李修远要行动的时候,身后的青梅急忙伸手抓住了他。

    “姑娘,有何事?”李修远回头问道。

    青梅红着脸道:“李公子,这件事情还是算了吧,奴家不想到处声张。”

    “这怎么行......”李修远说道,可是话说道一般却又止住了。

    他险些忘记了这个世界的女子都颇为保守的,似这样的丑闻是不希望传播出去的。

    “那,好吧,今日我且放过了这个贼人,下次若是遇到他,定要打断他的一条腿。”李修远说道。

    他道不是说假话,而是真遇到了这个叶怀安是真的会打断他的第三条腿,谁让说了不该说的话。

    青梅点了点头,应了声,随后又有些羞意道:“奴家现在这样子不方便见人,能劳烦李公子一番将奴家护送回去么?”

    “这个没问题,举手之劳而已。”李修远说道;“说到底,白天的事情还是我不对,在这里我要向姑娘再次赔礼道歉一番。”

    “奴家并未责怪李公子。”青梅回想白天发生的事情,当即芳心又噗通直跳起来。

    李修远说道:“那在下就放心了,对了,在下郭北县李修远,还未请教姑娘的姓名?”

    “奴家青梅,是......是外地来的,欲去郭北县投奔亲戚,李公子可以叫奴家的小名,小青。”青梅说道。

    “唤青梅姑娘小名这不太好吧。”李修远说道。

    青梅轻声道:“若是李公子的,奴家却不介意。”

    李修远笑了笑:“还是叫姑娘的名字吧。”

    “对了,青梅姑娘,适才这份书信可以青梅姑娘所书?”说着他取出了一张褶皱的纸张。

    青梅有些不好意思道:“的确是奴家所写。”

    “不知道青梅姑娘半夜相邀,所为何事?”李修远好奇问道。

    “白日是奴家过于鲁莽了,李公子一番好意相扶,奴家却恩将仇报,险些打了李公子一巴掌,心中只觉亏欠,欲请李公子喝杯酒水,以做赔礼。”青梅螓首微低,细声说道。

    秦时哈哈一笑:“竟是这事情?青梅姑娘客气了,这事情说到底还是我的不对,怎么能好意思还要青梅姑娘赔礼道歉呢,即便是要赔礼道歉也是我给青梅姑娘赔礼才是。”

    两人一边说着,很快就来到了一处禅房前。

    “小姐。”

    这个时候,禅房外,一位清秀可人的小丫鬟欣喜的迎了上来。

    “只是奴家的贴身婢女,叫小蝶,小蝶,还不拜见李公子。”青梅立刻道。

    小蝶又是盈盈一礼道:“奴婢小蝶,拜见公子。”

    说完一双明亮的眼睛又偷偷打量着李修远起来。

    见李修远身姿挺拔,剑眉朗目,英俊不凡的样子,这心中也跟着欢喜起来,再联想到未来小姐可能会和李公子成就好事,自己亦是忍不住有些芳心怦动,脸蛋微红。

    “不用那么多礼。”李修远虚扶道,然后旋即又道:“青梅姑娘,这夜已经深了,那在下就不继续打搅青梅姑娘了,青梅姑娘还是早些休息吧,在下告辞了。”

    “李公子,等等。”青梅又唤住了他,然后美眸之中带着几分羞意道:“这夜既已深了,李公子何不喝一杯酒水,暖暖身子再回去也不迟。”

    李修远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孤男寡女的怕对青梅姑娘影响不好,还是改日吧,告辞了。”

    说完一拱手便大步离去了。

    见到李修远离去,小蝶却又有些急道:“小姐,适才何不留下李公子?”

    青梅微红着脸啐了一口:“你要小姐我怎么留,我都直接开口让李公子进屋喝杯酒了,李公子都不答应,莫不是要小姐直接说,榻上暖和,请君一试?这般轻贱之话,你让我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李公子怎么这般愚钝,这都悟不到小姐的心思。”小蝶说道。

    “哪里是悟不到,李公子这是正人君子,体贴人,你难道没有看到李公子离开的时候脚步匆忙吧,便是不想在这里久留,免得传出什么流言蜚语,坏了你我的清白。”青梅说道。

    “可是小姐,请酒不成,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小蝶有些着急道。

    青梅嗔了一眼:“我都没有急你急什么,莫不是你这魂儿也被李公子给勾走了不成。”

    “没,才没这回事呢。”小蝶双颊绯红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