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神树妖树?

    眼看着青梅伤口处的血液越流越多了,根本就止不住,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一定会失血过多而死,没有任何的悬念。

    可若是眼下殊死一搏的话尚且还有一份希望。

    如果这根插入胸口的佛香没有伤到心脏或者是血管的话,若是拔出来的话还有机会堵住伤口,保下青梅的性命。

    李修远此刻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了,咬了咬牙,手掌紧紧的抓住了那根佛香,准备立刻将这佛香拔出来。

    “等,等等,李公子等等。”青梅这个时候声音都断断续续起来。

    “青梅姑娘没有时间了,不能再等了。”李修远说道。

    青梅恳求道:“就,就让奴家说完最后一个请求吧,奴家怕待会儿就......就说不出来了。”

    “小,小蝶,她也是一个可怜人,奴家若是不在了,就有劳公.....公子,照顾她,如,如果奴家死了,李公子就把奴家葬在兰若寺里吧,奴家喜,喜欢这里,这里是奴家和李公子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你放心,我会照顾她的,不过青梅姑娘你得撑住,你不会死的,我现在就帮你把这根香拔出来。”

    李修远答应道,这个时候他不想再拖延了,咬了咬牙手掌一用力,立刻将这根插入心脏的佛香给拔了出来。

    可是一拔出来他便看到,这根佛香足足深入心口有一只手掌样长,这样的深度就差没有穿胸而过了,不过随着他将这佛香给拔出来,却立刻见到那伤口血如水涌,再也止不住的往外流出,就像是挖井的人挖到了地下泉水一样,无论怎么封堵泉水还是会从地下冒出来。

    便是李修远极力按住伤口也无济于事。

    但是此时此刻,青梅却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也感觉不到血液流失了,而是脸色苍白,面带一丝微笑的躺在李修远的怀中,沉沉睡去,似乎再也清醒不过来了。

    李修远见此,身为大好男儿的他顿时热泪留下,紧紧的将这具冰冷的尸体搂住。

    “阿弥陀佛~!”

    附近的宝刹之下,打坐念经的了空大师此刻念经一停,微微睁开眼睛,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

    “阿弥陀佛。”附近的僧人,沙弥皆是闭上眼睛,齐齐念道。

    其他围看的香客一言不发,脸上皆有悲意。

    “小姐,小姐,你不能死啊,你不能死啊,奴婢不能没有小姐......呜呜。”这个时候小蝶从人群之中扑了出来,跪在青梅的尸体旁边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痛哭起来。

    李修远咬着牙,不知道此刻心中的感觉用什么词来形容的好,悲伤,愤怒,不甘.......亦是夹带着一丝恨意。

    为什么青梅姑娘和好端端的一个人,竟就这样死在了这里,她苦难一生,如今刚刚脱离苦海,为什么老天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夺走她的性命?

    “施主,发生这样的事情老僧亦是不想,可是人死不能复生,还是节哀顺变吧。”

    了空到是这个时候踱步走来,出言安慰道。

    李修远此刻抬起头来道:“佛家不是讲究因果报应么?请问大师青梅姑娘到底此生到底是犯了什么大罪孽,竟要落到这般的下场。”

    “阿弥陀佛,或许这位姑娘前世欠下了因果,今生偿还,如今因果已了,当再次轮回转世。”了空大师说道。

    李修远又道:“前世今生太过遥远,如镜花水月,虚无缥缈,我等凡人只活一世,自当只争一世,所以我想知道青梅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还请了空大师告知。”

    了空大师说道:“这个老僧也不知道,老僧来时事情已经发生了。”

    “李公子,我知道,适才我瞧见了经过,这个姑娘一大早便来神树祈福,因为丢姻缘牌的缘故,三次皆未丢上神树,所以想要走近,踩高一点丢。”一位妇人说着又指着那一节地上凸起的树根道:“那姑娘便是在那里滑了一跤,摔在了地上,正好落到了一根还未燃尽的佛香之上。”

    “是啊,这是一个意外,这位公子还请节哀吧。”

    李修远当即目光看去,果真见到那凸起的树根之上有脚印滑下来的痕迹。

    “意外?我不相信这是意外,这分明是妖孽害人,什么神树,这就是一颗妖树。”他当即站了起来,愤怒无比的说道。

    “施主,慎言啊。”一位和尚劝解道:“这是神树,在这里已经有快上千年的岁月了,平日里祈福消灾甚是灵验,绝非妖树。”

    “若是神树,为什么连自己的香客,信徒都庇护不了?既然神树有灵,自当显灵相救。”李修远喝道:“若是无灵,哪还祭拜什么,受什么香火,干脆把这大树伐了,一把火烧尽算了,省的日后再迷惑众生。”

    “簌簌~!”

    随着李修远这愤怒的话一出,只见这颗巨大的榕树,无风自动,庞大的树冠居然抖动了起来,那挂在上面的姻缘牌,祈福牌,如骤雨一般噼里啪啦的落下。

    “神树显灵了,神树显灵了。”

    “快跪下,给神树赔礼道歉,不然神树肯定要生气了。”

    “神树保佑小的吧,小的没有对神树不敬。”

    一时间众香客皆是脸色大变,吓的齐齐跪下,磕头跪拜。

    李修远伸手一抓,抓住了落下了一块姻缘牌,用力一捏,这木牌瞬间就被他给捏碎了,心中愤怒无比的说道:“现在知道显灵了?刚才做什么去了,是不是现在你知道害怕了,怕我将你伐了,所以才吓的瑟瑟发抖起来,枉你在这里受尽这么多年的香火,享受这么多年的供奉,救人不显灵,自保才显灵。”

    “如此不作为,即便你享受的香火供奉再多又有什么用,今日你害死了人,害死了我李修远的妻妾和我结下了天大的因果,你因为你还能得道么?你这妖树在千年大劫来临之际,必定将你劈的魂飞魄散。”

    说完,他怒吼一声一拳用尽全身的离去砸在了这可巨大榕树的树干之之上。

    “轰隆~!”

    天空之上一道惊雷骤然炸响,似乎对李修远的这句话做出了回应。

    一时间,天空昏暗,狂风大作。

    那骤然而起的狂风吹动着巨大的榕树树冠,随着那巨大茂密的树冠摆动,隐约可以看见这树冠形成了一张苍老而又巨大的脸庞,这脸庞之上露出了恐惧之色,似一个无助的老人在对着天空呐喊。

    李修远愤怒一拳的力量何其大,直接砸进了这榕树的树身当众,当他收回拳头的时候,却见他砸出来的口子处居然有鲜血流了出来。

    猩红粘稠的鲜血从树干之中流出来,好似一个人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一样。

    狂风更大了,但天空之上却是阵阵雷鸣之声不断。

    “快看,神树流血了。”

    “李公子,快住手吧,这是神树,辱骂不得。”

    “赶紧跪下来给神树道歉吧,不能再藐视神明了。”

    附近的香客一边跪着磕头,一边劝着李修远,希望他能够向神树赔罪,别再说这样的话了。

    李修远不为所动,而是冷冷的看着这神树流血的伤口:“果然是得了香火,有了道行的妖树,连血都流出来了,只怕连人身都快修炼出来了吧,不过今日你害了人命,遇上了我李修远算你倒霉,今日非灭了你不可。”

    他说完,骤然一喝:“我李家护卫何在?”

    “小的在此。”当即三个身强力壮的护卫大步走了出来,恭恭敬敬的拱手道。

    “去取火来,今日一把火烧了这妖树。”李修远说道。

    “是,大少爷。”

    当即两个护卫大步离开,没有一会儿之后便抱来了干柴,举来了火把。

    “施主,使不得啊,使不得啊,这是神树不能毁啊。”兰若寺内的僧人和主持急忙围了过来,想要制止李修远的举动。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神树害死我妻妾,今日我必灭了这树妖,你们莫要阻拦,倘若强行阻拦的话便如同帮凶,诸位都是出家人,既都讲究因果,那么今日这妖树遭逢此劫,便是它的命数,你们若还不退去,否则休怪我李修远对诸位师傅不客气了。”李修远喝道。

    “即便老衲拼了性命,也断然不能让李公子烧了神树。”兰若寺的主持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