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王神婆

    当李修远追出郭北县的县城之后,一路追杀,那天上诡异的乌云此刻被他破的干干净净。

    十尊银甲天兵这个时候都被他一一射落在地,失去了道法,成为了一件银制的雕像。

    而在附近,所有的银钱散落一地。

    破了这道术之后,李修远并不觉得高兴,相反他神色有些凝重。

    因为出了这事情之后就意味着自己李家已经被某个修道之人给盯上了,看来李家之富的名头逐渐传开之后,麻烦也接踵而来了。

    “大少爷。”

    这个时候铁山带着一队护卫冲冲赶来。

    “收拾银钱,准备回府。”李修远吩咐道。

    “是,大少爷。”铁山应了声。

    李修远点了点头,没有继续久留,而是立刻策马回县城。

    就在他回去的时候,郭北县县内的一处不起眼的民居之中,一位满脸皱纹的妇人正盘坐在屋内一动不动,宛如死人一般。

    如果有郭北县内的老一辈的人就会认识,这个老妇,正是县内颇有几分名气的神婆。

    她是外来的人,没有人知道她的全名,只知道她叫王神婆,因为懂得和鬼神沟通的本事,经常有人找他解梦,解难,不过这段时间王神婆却是消失了有一段时间,快一个月没有替人解梦了,但凡是有访客都被她给拒了。

    “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王神婆突然双目睁开,面带震惊之色,一口鲜血涌出,整个人瞬间就萎靡了下去,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死气沉沉的暮气,像是离死不远了一样。

    “李大富之子竟有如此能耐,破了我的道术,这不,不可能,他不过是一介凡人,怎么能破我神鬼搬运之法。”

    “可恨,真是可恨,如果不是那个新来的刘县令,百般催促我,说李家已经知道了钱库失窃之事,今日恐有防范,否则我今日怎么会如此的鲁莽,直接就阴魂出窍,去李家行事,现在我阴魂假身全部被李修远给坏了,自己的神魂也受了重创,这一次至少折寿了三十年,便是修道的根基也被坏的干干净净了。”

    王神婆咬着牙,感觉浑身疼痛无比,像是别什么人重重的踹了一脚一样,骨头都要断了。

    那李家之子下手还真是够狠的。

    好在自己阴魂跑的够快的,要不然只怕这次出窍都回不来了。

    王神婆此刻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有夺走李家的银两,连自己都给搭了进去。

    “咳咳~!”

    虚弱的咳嗽了几声,王神婆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从附近的柜子里取出了一个瓦罐,拿炉火热好之后,便迫不及待的揭开盖子大口大口的吃喝起来。

    迎着周围的烛火隐约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个血淋淋的胎盘,上面连接着一个已经成型了的婴儿。

    随着不断的进补,吃喝,她浑身的疼痛才稍微减轻了一点,受的伤方才有一些好转。

    可是将所有的东西吃完之后,王神婆虽然气色略有好转,可依然死气沉沉,如一位将新旧木的死人。

    “呼啦。”

    王神婆突然老脸一怒,露出几分狰狞之色,将瓦罐丢在了地上,一脚将火炉踢开。

    “可恶,我的寿元已经没了,今夜便有鬼差要来拘我魂魄。”

    她方才心有感应,却是算到了自己的寿元已经用尽,今日就是自己的死期,便连进补的心思都没有了,若非她是修道之人,现在已经成为了地上的一具尸体,眼下虽然能行动自如,也只是自个阴魂强行撑着的缘故。

    “左右是个死,倒不如投了那尊石妖,先把今日的鬼差避过之后再说。”

    王神婆一双浑浊的眼睛露出了几分疯狂之色,然后一边咳嗽,一边冲出了屋子,向着郭北县外而去。

    不一会儿功夫,王神婆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再也不见了踪迹。

    到了翌日清晨。

    因为昨日那场事情的缘故,李大富暴跳如雷,当即就严厉府上所有家丁,护院,还有县内各处店铺的掌柜,小厮,伙计等等查询县内所有道法,道术的人。

    无比要找出是哪个人昨日施展道术祸害李家。

    “昨日那道人被我破了道术,必定已经受了伤,父亲若是查找仔细的话,一定能查找出来。”李修说道:“而且那道人昨日是阴魂出窍,假借金身,所以能出窍的距离不远,十有八九就是县内的人。”

    阴魂出窍是没有限制的,但是附着在了假身之上那就有限制了,没有办法飞出太远的距离。

    所以施展道术的人一定在李家附近。

    故此,李修远推测,这一定县内之人所为。

    时间到了中午时分。

    下人们便有消息传来了。

    “老爷,小的打听道县内有一个王神婆,近一个月来行迹诡异,闭门不出,而就在昨晚,听打更的老头说,王神婆夜里从家里出来,慌慌张张的出了县城,不知所踪。”

    “吾儿你看这个王神婆可是凶手?”李大富说道。

    李修远说道:“再派几个人去王神婆家里找找,看看她家有没有什么可疑之物。”

    “是,大少爷。”下人便立刻离开了。

    不过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下人便气喘吁吁跑了回来。

    “老爷,大少爷不好了,小的赶到王神婆家里的时候,却见到刘县令已经派了衙役封锁了王神婆家,还说王神婆施展邪术害人,县内有好几户人家的孕妇难参而死,在王神婆的屋内,皆发现了这些孕妇的生辰八字。”

    下人急忙说道。

    李修远当即脸色一凝,随后站了起来:“刘县令一个外来的县老爷,怎么可能对本地情况这么了解,如此迅速的就查封了王神婆的家。”

    “王神婆在郭北县已经有一些年头了,平日里替人算命,解梦,从不和我们李家作对。”李大富此刻微胖的手敲击了一下茶桌然后道;“这次我们李家被人施展道术,怕是有人在背后指点,若是王神婆是凶手的话,这个刘县令也脱不了干系。”

    “父亲说的极是,这个刘县令摆明了是想毁灭证据,免得引火烧身。”李修远说道。

    “为父也是时候去拜会拜会这个刘县令了。”李大富说道。

    他也是精明之人,不然也操持不了李家这么大的家业。

    而就在这个时候,铁山却是出现在了门外:“老爷,大少爷,徐捕头派人给送来了一个包裹,说是要交给大少爷。”

    “徐捕头?”李修远神色一动:“把东西拿过来。”

    铁山应了声,提着一个包裹进了大堂。

    打开一看,却见里面有几尊银甲天兵的雕像,还有和李府布局一模一样的模型房子,以及几本道术古卷。

    “这是.....这是哪来的。”李大富当即惊了。

    “据徐捕头派来的人传信说,这些东西是从王神婆的家中搜出来的。”铁山说道。

    李大富闻言当即就暴怒了:“果然是那个王神婆,便是她昨晚施道术害我李家,我定要杖毙了她。”

    对于险些把自己李家害的家破人亡了的王婆,李大富也露出了暴戾的一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