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离观

    瞎道人一个人在道观之中住了十几年,如今要离开说实话李修远心中还真有一点舍不得,毕竟人非草木,哪能无情,便是阿猫阿狗,相处久了也有感情。

    不过瞎道人似乎掐算到自个的仙丹快炼制好了,所以想要提前回山门修得金丹大道。

    “徒儿啊,眼下这世道越来越乱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妖魔鬼怪也越来越多了,你诞生的这郭北县都尚且出了妖怪,邪魅,更别说其他的地方了,只怕情况更为糟糕,真希望这场动乱能尽快结束,还天地一个安宁。”

    瞎道人叮嘱之余又有一些怜悯苍生的意思。

    李修远听的却是摇头苦笑。

    这聊斋世界里哪有和平过,不一只都是妖魔鬼怪层出不穷么?

    “为师这些年编纂了一本书籍,名为《妖魔录》,记录了为师这些年见过,遇到过,听过的所有妖魔鬼怪,还有一些克制应对之法,你若有空还需好好研读,对你大有裨益。”

    瞎道人说着又从怀中拿出了一本编撰好了的书籍塞到了李修远的手中。

    “此书切不可随意外传,否则容易招来妖魔鬼怪仇视,因为上面有克它们之法,妖魔鬼怪是不会允许这本书传播开来的。”

    李修远接过之后,心中却是默默想道:此书若是能拓印千万份,人手一本,这天下百姓便能免于被妖魔鬼怪所害了。

    “对了,你那虎口吞金枪可要好好留着,那兵器得来不易,枪头是雷神锥打造而成,锋利无比,切铁如泥,但切记,不可遇火,雷神锥遇凡火必化。”瞎道人想了一下,又记起什么,叮嘱了一句。

    “徒儿记下了。”

    李修远点了点头,没想到自己虎口吞金枪的枪头还有这样的来历。

    “为师要叮嘱的就这么多了,我走之后,你一切都好自为之吧,你是天生的圣人,有大气运,大福泽,但也要遭受劫难,这是不可避免的......”

    瞎道人摇了摇头说道,然后又叮嘱了一番,方才两袖空空,大大方方的转身离开去。

    “师傅保重。”李修远说道。

    可是还未走几步,瞎道人却又忽的转身回来道:“对了,徒儿,你身上可有银两否?借为师一点,为师这次回山什么都不带实在是有些不像话,应该带点礼物回去,免得被为师的那些个师兄师弟责骂。”

    “......”

    李修远叹了口气,拿出了一锭金子给他:“不够的话,师傅去府问我父亲取吧。”

    “够了,够了。嘿嘿。”

    瞎道人得了一锭金子,便欢天喜地的离开了,等离开了好一段距离之后,便捏了一个法诀,身子一晃便消失路上,没有了踪迹。

    “我这便宜师傅的确是有一些道行。”李修远沉吟了一下道:“可是......为什么这么胆小怕死呢?”

    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事情。

    “对了,还没有问师傅兰若寺的事情,还有护宅灵符的事情。”

    蓦地,李修远却又记起什么,忽的一拍脑袋,有些懊恼道。

    自己似乎忘记了好几件事情,都怪那次阴魂出窍,弄的自己稀里糊涂的。

    不过眼下人都走了,也只有等下次回来再问了。

    如今,随着瞎道人的离去,这道观之中空无一人,他也不打算待在这里了,毕竟他来道观也只是为了练武,如今发现练武是被自己师傅给骗了,这练武也就没有必要继续了。

    只要每天抽空活动一下筋骨,让武艺别倒退就够了。

    “这天色还不算晚,还是回郭北县去吧。”李修远暗暗想道。

    旋即他关好了道观内的门窗,取了虎口吞金枪还有金雁弓便大步向着山下走去。

    他没有将千里驹留下。

    因为按照平日里的习惯,习武就要习二十日,没有人有时间照顾马匹,便一直是让护卫牵回去的,哪知道今日会这么早就离去。

    收拾好一番之后,李修远便步行下山,准备回郭北县去。

    当他走到下河村的时候,却是忽的瞧见了务农回来的村民,刘老根。

    他想到什么,便唤了声:“刘老根,过来一趟。”

    “大少爷?”刘老根笑了笑,恭恭敬敬的迎了上去。

    李修远说道:“帮我做个活。”

    “大少爷的活那必定是好差事,还请大少爷吩咐。”刘老根说道。

    李修远指了指山上的道观道:“我师傅这段时间外出了,不在道观之中,我担心道观无人打理荒废了,你隔三差五的替我打理一番,这事做好了,免你下半年的佃租。”

    “大少爷放心,这事情就交给我吧,我保证把道观打理的干干净净,连蚊子都不会有一只。”刘老根当即有些激动的说道。

    打扫道观不过是闲事而已,若是能免了下半年的佃租,那可是实打实的好处。

    李修远点了点头:“如果我师傅下半年还没有来,那你明年继续打理,同样也给你免佃租。”

    “多谢大少爷,多谢大少爷。”刘老根笑的满脸皱纹,连连给他谢礼

    “我走了,你去忙吧。”李修远说道。

    刘老根这才喜滋滋的离开了。

    李修远见到他那样子,不禁笑了笑,这个世界的农民就是单纯,免了半年佃租就这般的高兴。

    不过,他不想坏了这份单纯,所以他从不随便给穷人施舍真金白银,因为在他看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能让他们劳动所得,也能赚个心安理得,这何乐而不为。

    便在他刚要出下河村的时候,路过村口,却是遇见了王婶。

    “咦,大少爷,你怎么在这儿?”王婶见到李修远惊奇无比道。

    “我不在这里在哪里?”李修远笑道。

    王婶连忙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少爷从山上下来的时候难道没有碰到我家那妹子么?”

    “你家哪个妹子上山寻我去了?”李修远问道。

    “还能有谁,便是大少爷前段时间从林子里背回来的那个杜寡妇啊,她先前瞧见大少爷回道观了,准备了一壶米酒,几个小菜,打算上山感谢一番大少爷的救命之恩呢,这去了也要一会儿了,大少爷难道没有瞧见?”王婶有些好奇的问道。

    “下山,上山的道就这么一条,我没瞧见杜寡妇。”李修远摇头道。

    “哪就奇怪了,我那妹子跑到哪去了,莫不是又被山魈掳了去吧。”王婶嘀咕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李修远皱了皱眉:“可能是一时间错过了,这里哪有那么多山魈,上次那头山魈已经被我打死了,应当不会再有了,不过眼下道观无人,她若是去山上寻我只怕是寻不到,我还是回去一趟瞧瞧吧,免得让她平白无故的在道观之中一直等,毕竟请我吃酒也是一番好意。”

    “大少爷若是有事回去,我替大少爷走一趟也成。”王婶说道。

    “还是算了吧,我亲自走一趟。”李修远说道,他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这道观到下河村就一条道,笔直直通,若是有人上山不可能不瞧见。

    只怕这个杜寡妇真如这个王婶说的一样,路上出什么意外了。

    当即,李修远转身向着道观折返回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