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吊死鬼

    今日,杜寡妇自从早上瞧见了李修远返回道观,好不容易静下的心又热乎了起来,便没有心思再做什么针线活了,便总想着抽个时间去探望探望大少爷,顺道也瞅瞅大少爷是否嫌弃自己这个山村寡妇。

    尤其是想到前几日王婶说的话,她便又有几分羞臊起来。

    不过,到底还是耐不住了,便按王婶的丰富,准备了一些精致的小菜,沽了一壶酒,打着答谢的名头,便提着食盒,带着几分正大光明的意思往山上的道观走去。

    离开了村子,走在前往道观的山道之上,杜寡妇依然芳心怦动,有些羞意微微低着头赶路。

    今日她特意洗了个热水澡,连盼着的秀发都取下来了,梳了个大辫子搭在身前,乌黑的辫子还没有干透,带着几分水汽、

    而且杜寡妇今日也没有穿平日里的旧衣服了,换了新衣服,是很少穿的蓝色印花裙,不过上衣却是有些不合身了,感觉和以前穿的时候小了很多,胸前的衣衫被撑的有些高高隆起,有些勒人,似乎要把衣襟给撑开一样。

    这让她有些拘谨的遮挡在胸前。

    “早知道便不穿这件衣服出来了。”她心中无奈一叹。

    可说是这么说,却是又有一些期待起来遇到大少爷之后,大少爷会不会多瞧自己几眼?

    大少爷不是说自己的这个挺大的么?

    胡思乱想一番,杜寡妇却又面皮微微有些发烫了,只觉得自己像极了背着人去偷汉子的不良妇人,可是心中一想到那汉子是大少爷,却又不禁千万个愿意,就怕大少爷瞧不上自己。

    可也正是这般胡思乱想,等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走岔道了。

    杜寡妇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通往道观的大道,沿着一条小道不知道走到那片山坡上来了。

    往道观的方向瞅了瞅,发现道观的山头却和自己这儿偏了。

    自个儿啐了口,却又急忙择道回去,只怕时间晚了,酒菜都凉了。

    可是便走了没一会儿,忽的杜寡妇瞧见了不远处的小土丘之上有一棵老死的枯树,枯树之下似乎站着一个人,那个人似乎在对自己招手。

    “是大少爷。”

    杜寡妇眸子一亮,却是惊喜起来。

    那枯树之下站着的不是别人,竟是她朝思暮想的李修远,此刻李修远身穿一袭黑衣,面带微笑,对着她不断的挥手,示意她往这边过来。

    杜寡妇心中喜悦,便要过去与之相会,可是走了几步却瞧见眼前的路已经断了,周围杂草丛生,似乎很久没有人来过一样。

    “大少爷怎么会在那里?”她心中有些疑惑。

    不过瞧见李修远不断挥手,杜寡妇也心中焦急,便连忙提着衣裙跨过杂草向着李修远走去,最后好不容易越过杂草丛生的荒地,来到了这颗枯树之下。

    “大少爷你怎么在这里。”杜寡妇欣喜的唤道,脸上有些娇羞。

    身穿黑衣的李修远没有说话,只是面带微笑指了指杜寡妇的小嘴,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唇,似乎想要和她亲昵。

    杜寡妇顿时羞红了脸:“大少爷,这怎么成,我可是个寡妇,而且这荒山野岭了,多不好。”

    身穿黑衣的李修远没有说话,依然指了指她的小嘴,露出几分急迫之色。

    杜寡妇瞧见大少爷有些心急,便心中一软,羞道:“大少爷别急,我依你还不成么?只求大少爷不嫌弃我就好了。”

    说完便踮起脚微微眯起眼睛,芳心怦通,浑身滚烫,带着娇羞和期待主动的将小嘴送了过去,哪有半分不愿意的神色。

    可是这会儿李修远却又摇了摇头。

    “怎么了,大少爷。”杜寡妇红着脸道。

    李修远指了指旁边的几块垫脚石,又指了指杜寡妇的脚下,似乎在说你的身高不够,亲不到,得拿石头垫一下。

    “大少爷你就不能依着我一点么?”杜寡妇说道。

    李修远依然不说,只是指了石头,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有些热切起来,似乎已经等不及了。

    “大少爷你说什么就什么,我依你还不成么?”

    杜寡妇怕大少爷对自己起反感,急忙吃力的在旁边搬了几块石头,叠在一起,然后踩了上去。

    这才将身高弥补了。

    这个时候李修远笑了笑,迎了上来似乎想要亲吻杜寡妇。

    杜寡妇也带着少女般的娇羞,主动的扬起脸蛋将小嘴送了上去。

    两人亲吻到了一起,可是杜寡妇却感觉有股腥臭之味从嘴中传来,似乎是大少爷嘴中的味道。

    莫不是大少爷早上吃鱼了?

    杜寡妇不禁这样想到,不过此刻,她却又感觉到大少爷的双臂张开抱住自己的脖子,似乎亲吻的越发卖力了。

    “大,大少爷。”杜寡妇也如痴如醉,满脸绯红,扬起脑袋,迎合着这个男人的索取。

    可时间渐渐的过去,她只觉大少爷勒的自己越拉越紧了,有些喘不过气来。

    “大少爷,让我,让我喘喘气吧。”杜寡妇喃喃道。

    可是李修远并没有回她,依然紧紧的抱住她,只想和她亲昵。

    渐渐的,杜寡妇只觉得自己脑袋晕乎乎的了,似乎要被大少爷吻晕在怀中,可是她却并不抵触,只觉得这般倒在大少爷的怀中也很不错。

    此刻,凉风袭来,杜寡妇的身子微微摆动。

    迷迷糊糊觉得大少爷怀中并不安实。

    然而从旁边看去,哪还有什么李修远的身影,只有一棵枯树,在这枯树的树枝之上挂着一根有些年头的草绳,绳子系了一个结,仿佛上吊的绳索。

    而杜寡妇却是一个脑袋钻进了绳索之中,被套的紧紧的,一张原本白皙的脸蛋此刻憋的通红,但杜寡妇似乎浑然不觉,闭着眼睛,脸上没有露出痛苦之色,反而露出了就几分愉悦和享受,似乎沉迷到了某种幻境之中不可自拔。

    那小嘴微张开,一条香舌吐露在外,口水都流出来了。

    脚下踩着的垫脚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踢掉了一块。

    很快,随着杜寡妇的身形一摆,垫脚石又踢掉了一块。

    这个时候,杜寡妇整个都挂在了草绳之上,整个人都微微的抽搐起来,但嘴中还在喃喃自语:“大,大少爷,你勒的我太紧了,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开始的时候杜寡妇还能开口轻喃,可是到了后面,她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似乎已经缺氧昏厥了过去。

    不过就在杜寡妇气息渐渐快要没有的时候。

    草绳之上,吊挂着一个黑影,这个黑影随着吊绳的摆动而微微摆动着,似乎已经要和杜寡妇的身形融为了一体。

    “咻~!”

    蓦地,一道呼啸声而过,一根箭矢突然从远处飞驰而来,一箭射断了那草绳,穿过了那道黑影,竟将这黑影钉在了那枯树之上。

    因为力道太过强大的缘故,羽尾还在微微的颤抖着。

    “一只吊死鬼还敢在我的面前找替身,信不信我打的你魂飞魄散。”

    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响起,却见一位身穿锦袍,手持三石劲弓,背着一杆大枪的俊朗少年,大步从山野之中走来。

    “噗通~!”

    草绳被射断,杜寡妇立刻掉在了地上。

    李修远急忙敢来一看,探了一下杜寡妇的鼻息,却见她气息微弱,时有时无。

    “不妙。”

    他脸色骤然一边,急忙放下弓箭,撕开了杜寡妇的衣襟,让她通气呼吸。

    可是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杜寡妇被那吊死鬼缠着似乎已经有一定的时候了,不是顺气就能好转的。

    当即李修远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捏住她的鼻子,吸了口气,嘴对嘴的往她嘴里灌气。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这一些急救的方法,李修远还是知道的,没有来到这个世上就忘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