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乌云散尽

    听到杜寡妇的这句话,李修远当即就愣住了。

    但很快却有清醒了过来,他遇到这种情况已经不止是一次了,从十岁开始就偶尔有丫鬟夜里偷偷摸进自己的房间,想服侍自己。

    有些丫鬟是春心萌动,想要更随李修远。

    有些则是纯粹为了荣华富贵,想得到李家的身份,地位。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为了报答么?”李修远问道。

    杜寡妇不是自己府上的丫鬟,只是下河村的村民,偶尔和自己见过几面,只是上次山魈的事情让他和这个杜寡妇接触了一番。

    “不,不是,我,我就是想和大少爷好,伺候大少爷。”杜寡妇羞红着脸说道。

    “大少爷,你就要了我吧,我知道自己是个寡妇配不上你,可我也不指望给大少爷做妾,只要大少爷不嫌弃我,能让我当一个婢女就心满意足了,我什么都会做,我会洗衣煮饭,还会做各种家务,针线活也不错,可以为大少爷平日里缝补衣物......”

    她一边哀求着李修远,生怕被拒绝,然后一边努力的想着自己可以做的任何事情,希望能被李修远看中。

    不求什么身份地位,只求能跟在李修远身边端茶倒水,洗衣叠被的服侍便心满意足了。

    可以说,这就是一个普通山村女子对于爱情的卑微追求。

    说实话,杜寡妇相貌并不差,白净清秀,水水灵灵,因为没有做过农活的缘故,身材也保持的很好,前凸后翘,适合生养。

    倘若是个黄花大闺女,必定提亲的人络绎不绝。

    “呜呜~!”

    杜寡妇见到李修远不说话,便觉得他必定是不接受自己。

    又想到自己今日这般下贱的举措,当即没脸再见人了,流泪啜泣,推开李修远,连鞋子都没有穿便下了榻,捡了地上的衣物挡在胸前,欲逃离这里。

    “糟糕了。”

    李修远这下感觉不对劲了,这个杜寡妇是比较贞烈的人,从之前被吊死鬼迷惑了之后直接去寻死就可以看出来。

    这要是跑出去,明日多半就是一具尸体了。

    再说了,自己这不是也没有拒绝她的一番好意么?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而已。

    李修远当即迅速冲了出去。

    果真,杜寡妇一边哭着,一边抱着衣服冲出了道观。

    外面大雨倾盆,也毫不在意,她只想着离这里越远越好,没有脸面再见人了。

    杜寡妇赤着足,衣衫不整,踩着积水往通往道观的台阶出奔去,便是天空之上雷雨交加,也遮盖不住她那伤心欲绝的痛哭声。

    “你想去哪?”李修远大声一喝,追了出来。

    杜寡妇当即脚步停了一下,回头看着李修远,哭着道:“我知道我是个寡妇配不上大少爷,既然这样,那我便下辈子再来伺候大少爷,带时候我把清清白白的身子给你,只求大少爷等我投胎转世之后莫要把我忘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奔去。

    这要是跑下山去,肯定要栽下台阶,最后一路滚下,只怕是要摔死在山下。

    果然是要去寻死。

    这女人太刚烈了。

    李修远这个时候低喝一声,所有的力气爆发出来,如一头猛虎一般冲了出去,要赶在杜寡妇坠下台阶之前救下她。

    到底是这些年的习武没有浪费。

    杜寡妇一个女儿家的能跑多快,当即就被他给追了上来。

    最后险之又险的敢在台阶之前将其一把抱住。

    “大少爷,你就让我死吧,我知道你心善,见不得人死在眼前,可是我已经没脸活下去了。”杜寡妇哭泣道,同时不断的挣扎着,想要摆脱李修远。

    可是李修远能拿的起七十二斤的虎口吞金枪,毙杀猛虎的人,如今抱住了这个杜寡妇,哪会被她挣脱掉。

    “闭嘴。”李修远有些生气,一巴掌打在她的臀上。

    不知道是打醒了她,还是打的位置有些暧昧,当即杜寡妇身子一颤,竟没有挣扎起来了,只是带着几分啜泣有些怔怔的看着李修远,

    “跟我回去。”

    李修远当即将其横抱了起来,往道观走去。

    不过暴雨似乎更大了,将两个人都淋湿了,而杜寡妇一边轻声哭着,一边任由男人抱着,不再寻死寻活。

    李修远见到这暴雨下个不停,本来心情就不好的他便仰天喝道:“还下什么雨,我让你下了么?”

    “轰隆~!”一声惊雷炸响。

    那下了几乎整宿的暴雨,随着这一喝,骤然而止,便连那狂风也为之一清。

    乌云密布的雨云之中,似乎有两个身影受到了惊吓,急急忙忙的向着云层之中遁走,那浓厚的乌云也在段时间内,迅速的消散。

    仅仅过了片刻功夫,便连明月,星光都露了出来。

    当真是拨开乌云见月明。

    “嘿,人间圣人一怒,连天神都要为之胆颤,谁让我这徒儿生在了最好的时代里。”

    随着暴雨平息,却见道观附近一棵苍松之下,原本已经离开的瞎道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和周围的黑影凝聚一块,看不清楚。

    瞎道人从阴影之中从了出来,迎着月光,方才显露出了形体。

    “早知道杜寡妇今日有生死劫难,贫道还准备为其消灾解难一番的,在吊事鬼那会儿本想现身相救,看样子是用不上贫道了,我这徒儿的确有大能耐,杜寡妇都快被吊死了,也能渡气救回来,感觉贫道这一身惊天动地的道术没用武之地啊......”

    瞎道人又低估了几句,方才施了个遁法,离开了道观。

    李修远并不知道自己的师傅瞎道人一直在暗中庇护,若是知道的话,肯定是要找他决斗。

    “安分的待在这里,不准动一下,我去给你找毛巾擦擦身子。”

    回到屋子后,他抱着杜寡妇将其往榻上一放,便转身离开。

    杜寡妇垂头啜泣,但当真是如李修远说的般坐在榻上一动不敢动一下。

    很快,李修远便取了干毛巾回来,见到她这般老实的样子,便松了口气。

    这算是死志去了。

    不过这女人一天寻死两次也着实有些频繁了。

    “别抱着那些湿漉漉的衣服了,会生病的。”

    李修远将她怀中的一堆湿漉漉的衣服丢到一旁,然后替她擦拭起来。

    像是照顾一个任性的孩子一样。

    “大,大少爷,我,我来吧,怎么能劳烦大少爷。”

    杜寡妇结结巴巴的说道,同时有些羞意,尽管隔着毛巾,她依然感觉到那温热的手掌在身子上游走。

    “这是最后一次,这一次之后,以后便是你伺候我了。”李修远平静的说道:“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杜寡妇这个时候忽的抬起头来,震惊之中,透露出几分狂喜,一双眸子激动的看着李修远。

    “春,春花,我叫杜春花。”她旋即又芳心剧烈跳动,有些羞意。

    “以后该叫我少爷了。”

    “是,少爷。”杜春花浑身微微颤抖着,然后欢快无比的喊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