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怒而离去

    李修远自然不会被这刘县令一呼二喝的手段给吓到。

    所谓的官威,在他面前根本就没有作用,他可不是普通的老百姓,见官腿就软了一半。

    李修远当即道:“县令大人现在就轰人是不是有点太快了?而且县令大人似乎还忘记了一件事情。”

    “你又有何诡辩?”刘县令瞪着他道。

    李修远说道:“家父犯案被捕,晚生身为人子,理当询问案情,查找疑点,若是事情属实,晚生自当甘愿认罪,若是无罪,那便请县令大人即刻释放家父,还家父,还有李家一个清白。”

    他决定先礼后兵,和这个刘县令周旋一二,看看这个刘县令的意图为何,再行计较。

    “放肆,李大富案件证据确凿,岂容你想查就查的。”刘县令再次一拍惊堂木道。

    “朝廷律令规定,县衙案件,但凡有功名之身的人皆可查看。”李修远说道。

    刘县令睁大了眼睛:“什么,还有这规定?”

    “咳咳,大人,的确是有这规定,这是太祖皇帝定下来的,为的就是防止县内有假案,错案发生,所以让天下的读书人监督。”师爷咳嗽几声说道。

    显然师爷对于朝廷的律令极为清楚。

    难怪刘县令会带这个师爷在身边。

    刘县令这个时候有沉吟了一下,然后喝道;“李大富的案件极为严重,卷宗已经送到了知府大人那里去了,不在衙门里,你若是想要查案件去知府大人那里查吧,这里没有。”

    李修远脸色微微一沉,目光有些冷意。

    这摆明了就是耍人,卷宗不可能送到知府那里去,因为案件还没有发生几天。

    看样子这个刘县令是打算耍蛮了。

    “李修远,这次的案件极其复杂,你父亲用邪术谋取他人钱财,共计四十万两,本官已经宣判了,且证据确凿,限你李家在三日之内拿出四十万两银钱送到衙门里来,否则,李大富便罪加一等,当发配边界,永世不得回来。”

    蓦地,刘县令又是一喝,狮子大开口道。

    “刘县令,你还真是敢开口,四十万两,也不怕撑死?”

    李修远冷声道:“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连案件都没有审,直接就抓捕我父亲,还想讹诈我李家四十万两,刘县令,你凭什么?”

    “喝,李修远,你敢这样和本官说话?本官怀疑你父亲的案件当众也有你参与其中,徐捕头,明日带人去搜查李家,看看李家有没有什么和邪术有关的东西。”刘县令面对李修远这种态度十分的生气,当即站起来暴怒道。

    他以为自己是谁?

    天皇老子么?

    不过是区区一个商贾子弟,便是有童生的功名又如何,又不是官。

    自己可是郭北县的县老爷,掌管郭北县一地的,税收,司法,教化,还会惧一个区区李家。

    只要自己一声令下,这个李家还不是想被怎么捏就怎么捏。

    正好,也接这个机会抄了李家,将那李家泼天大的富贵拿下。

    徐捕头脸色微微一变,却是心中暗暗叫苦,自己一个捕头怎么搅合进了李家和县老爷的这混水之中去了。

    这个县老爷也正是的,李家四代经营郭北县,跺一跺脚郭北县都要震三下的人物,你倒好上任一个月,一言不合便寻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拿了李大富,而且还开口就要李家四十万两银子,这不是摆明了巧取豪夺么?

    李家这等答应?

    “这个刘县令是个糊涂官,他根本就不知道李家的水有多深,而李家大少爷的脾气又刚烈,现在刘县令又拘了他的父亲,只怕冲突会越演越烈了。”徐捕头心中暗道。

    李修远这个时候即便心性再好,也难免一腔怒火。

    “刘县令,我且问你一句,家父你是放还是不放?”

    “大胆,李修远,本官看在你是童生的份上才百般忍让,你这般狂妄,便是本官可忍,这朝廷的律法也不能忍,来人啊,把这狂妄之徒乱棍打出。”刘县令喝道。

    不过他这话虽然说出,可是却没有一个衙役敢真的把李修远乱棍打出。

    他们都是郭北县的人,自然明白李家的势力。

    这回谁要是动手了,只怕以后别想在郭北县生活下去了。

    “不劳刘县令动手,我自己离开。”李修远冷冷道;“不过我在这里放下一句话,我父亲若是在牢房之内受了半点委屈和刑罚,我李家百倍奉还。”

    众衙役心中一凛,皆有些手脚发凉。

    很少见到大少爷动真怒了。

    “明镜高悬?哼,老天瞎了眼,这样的人也配做官,下辈子就该当狗。”李修远重重一哼,便大步离去。

    随着他这么一哼,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感应。

    挂在县门之上明镜高悬的牌匾,本来是敞亮无比,可是转眼之间却光芒暗淡,上面竟出现了好几道裂纹。

    “狂妄之徒,气煞本官。”刘县令也是咆哮一声,拿起惊堂木便往李修远砸去。

    可是惊堂木丢出之后却歪的太过离谱了,直接砸在了旁边的门柱上。

    “碰~!”

    似乎被惊叹木一震,大堂之上那明镜高悬的牌匾突然从梁上摔落下来,砰地一声,上面明镜高悬的四个大字就摔了个粉碎,但是木质的牌匾却完好无损。

    众人一惊,皆有些见鬼了的看向远处李修远离去的背影。

    “邪术,邪术,这李家之子,当真会施展邪术。”刘县令灰头土脸,刚才吓的连官帽都掉落在了地上。

    “不过,李家之子如此狂妄,如此藐视本官,本官若是不给李家一点教训,还真以为本官这个郭北县的县令是白当的不成?黑三,黑三在哪,速速让他来见本官。”

    这个时候一个外面的衙役匆匆跑了进来,连忙道:“大,大人,黑三被一个叫韩猛的汉子斩了一只手掌,断了一条腿,现在正在仵作那里包扎伤口呢,血都流了一地,这会儿已经昏过去了。”

    “什么?”刘县令一惊。

    “那韩闯是谁,如此大胆敢对衙役动手。”

    有一个衙役低声道:“大人,那韩闯是李家麾下镖局的一位镖师。”

    “好啊,李家小儿敢买凶杀人,来人,去把李修远给抓来,本官要严厉拷问。”刘县令又怒道。

    “大人,韩闯已经在县门外投案,并且将此事全部揽在了自己的身上,还扬言此事和旁人无关。”那衙役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