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诸葛卧龙

    两个鬼差拿着李修远的书帖喝退了大牢前那两只看门的狮子之后,便可一路畅通无阻,直接进入了监牢之中。

    郭北县的监牢不大,但也有狱卒看守。

    一位老狱卒这个时候打着哈欠,趴在一张木桌上小憩着,旁边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阴风吹过,油灯的火苗呼呼的摇曳起来,似乎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但终究是没有熄灭,等到阴风路过之后,这油灯的火苗又恢复了正常。

    到是那个小憩的老狱卒被这阴风一吹,睡的更死了,怕是不到鸡鸣时分是不会醒来了。

    “李大富,李大富~!”

    一个幽幽的声音渐行渐近,却又无从琢磨,仿佛没有源头一般,只是凭空出现。

    认真一听,却又听不到这个声音。

    熟睡的几个牢房之中的犯人,根本就没有察觉,只是转了个身继续酣睡着。

    “李大富,你在哪?”声音再次响起,无孔不入,穿过层层牢房的阻隔,最后落到了一间牢房之中。

    这牢房之内,一位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此刻正趴在草席上睡了过去,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家的老爷,李大富。

    “谁,是谁在叫我?”李大富迷迷糊糊的醒来,可是他想睁开眼睛,却又无论如何都睁不开。

    只觉眼皮无比的沉重,身体也不能动弹了。

    可是李大富却强撑着打开了一丝眼皮,最后猛地瞧见在自己的旁边竟站着两个身穿衙役服饰的官差,不过看那服饰似乎不是本朝的,再艰难的抬起眼皮想看清楚是哪个狱卒时候,最后只是瞧见了那两个差役一个青脸,一个黑脸,至于面貌却是朦胧一片,没有办法看清楚。

    “是李大富没错了。”黑脸的鬼差说道。

    “让他睡过去吧,免得到时候李公子又要责骂我们惊吓了李老爷,这李公子我们可得罪不起。”

    “说的极是,不过这李公子到是异类,竟一点都不怕我们鬼神,反而我们在李公子面前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比城隍大人的威严还胜过数分。”

    说话的时候,青脸的鬼差却又吹了口气让李大富沉沉睡去。

    “他们是,吾儿派来的么......”李大富睡着之前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嘿,哪来的糊涂鬼差,这李大富阳寿极长,还不到死的时候呢,你们可别又胡乱拘错了魂。”忽的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牢房之中,一个带着几分戏虐的声音忽的响起。

    “有人瞧见我们了?”两个鬼差一惊。

    回头一看,却见到那牢房之中一位身穿破烂长衫,像是一个读书人的中年男子靠坐在墙壁旁边看着自己两人。

    这男子头发脏臭,凌乱,看上去已经有些年没有梳洗了。

    “你是什么人,怎么能看见我等鬼差。”

    黑脸的鬼差大步走来,直接穿过了牢门,走到了这个脏臭男子的面前。

    “看见鬼神有什么好稀奇的,这世上能看见你们的人多的去了,何必在意我这一个,我劝你们要拘魂还是选过一个人吧,这个李大富的魂你们拘不得。”脏臭男子说道。

    青脸的鬼差走了过来,打量了一番,却见此人虽然污秽不堪,但是双目明亮有神,头顶之上文气冲天,各种章义,道理,文字起伏不断,隐约有接连天地的感觉,自己即便是身为鬼差,再想查探,只觉一道耀眼的光芒从天上照射下来,阻止他继续观望此人之气。

    “竟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难得,难得,小的见过先生。”他当即一惊,拱手道。

    黑脸的鬼差也发现了这一点,收起了轻视之心,变的恭敬了不少。

    “我一介囚徒,不值得你们这些鬼神尊重,走吧,走吧,别来打搅我睡觉,想要找替死鬼去那边那个一号牢房吧,那是一个灭人一家的恶徒,最适合替人做替死鬼了,这个李大富不行。”脏臭男子说道。

    “我等不是来找替死鬼的。”

    “鬼才信你们,你们这些鬼差最善的就是这种买卖,收别人重贿,替人还魂,然后再到这牢房之中寻一个替死鬼交差,啧,这人间也是一样,若是使得重金贿赂了县令,死刑也能找人代替,嘿,不说也罢,不说也罢,继续睡我大觉。”

    脏臭男子自顾自的嘲弄了几句,便不再多言,转身睡了过去。

    两个鬼差相互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不再多言,一拱手便退出了牢房。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读书人,还是别去招惹好了。

    眼下李大富的情况已经查探清楚了,是时候回去交差了。

    当即,两个鬼差化作一道阴风拂过,消失在了监牢之中。

    等这两个鬼差消失之后,那个脏臭的中年男子方才嘀咕一声:“这两个鬼差怎么这么安分了,居然真不是来拘魂了,那个李家又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居然连鬼神都能驱使......诶,想我诸葛卧龙读了半辈子书,也算是有些文采了,到头来身处这监牢之中,反而是两个鬼差喊了我一声先生。”

    “世人难道真的都是这么愚昧么?宁可让小人当道,也不愿有志之士得到公平的待遇。”

    此时此刻,两个鬼差已经来到了李家府邸之中。

    “喵~!”

    还未落下,便听见一声猫叫响起,一只黑猫睁着一双碧油油的眼睛,盯着自己两个人。

    “喝,好一只通灵的黑猫,吓了我一跳。”两个鬼差一惊,不敢靠近那黑猫,觉得那黑猫似乎比衙门前的狮子还要厉害一点。

    “一只黑猫都怕,难怪你们两个鬼差连王神婆的魂都拘不来了。”大堂之中,李修远的声音响起。

    “见过李公子。”两个鬼差恭恭敬敬的施礼道。

    李修远说道:“我父亲情况如何了?”

    “李老爷目前尚且无事。”青面鬼差说道。

    “我要听实话,事关我父亲的安危之事,我不会有之前那么好说话的,如果你们想要隐瞒的话,便请你们两个鬼差,试一试我这金雁弓。”李修远盯着他们,指了指旁边一张金色的大弓道。

    “李公子,这寻常的弓箭对鬼差可无用。”黑脸的鬼差好死不死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李修远冷哼一声,二话不说,搭弓便射。

    “咻~!”

    箭矢飞来,没有射到那只黑脸的鬼差身上,只是射到了他的脚下。

    可是这个黑脸的鬼差连同那个青脸的鬼差却是直接被震的飞出了大堂,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仿佛被大锤重重的锤了一下,让人痛不欲生。

    “我刚才一箭落在你们身上,你们现在已经死了。”

    李修远说道:“我听说,人死为鬼,鬼死为聻,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两鬼顿时大骇,再次看向李修远的时候就已经不是恭敬了,而是畏惧还有恐惧。

    此人到底是什么人?一箭竟有射杀鬼神之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