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一炷香火

    一箭射来,虽没有射中,但却能震飞鬼差。

    这看似寻常的一箭,却有着射杀鬼神的可怕威力,比起什么道术都要来的可怕。

    两个鬼差此刻吓体型都缩小了一圈,从之前的魁梧壮汉,变的又矮又小了,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我说过,事关我父亲的安危我不会如之前那般好说话,我问什么你们就说什么,若是你们两个鬼差安分一些,此事结束之后你我便算两清,倘若你们还想着什么小心思的话,我认你们,我手中的劲弓可不认你们。”李修远冷冷的说道。

    他早就想敲打敲打这两个鬼差了。

    别看这两个鬼差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但实际上目前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为自己擦屁股而已。

    没有他们拘魂失败,哪有这么多事情发生。

    当然,其中也有郭北城城隍的命令在里面,想来当日在兰若寺之中,铁山梦到了郭北县城隍,这个城隍已经猜到了自己一点身份,否则这两个鬼差不可能如此厚着脸,向自己求饶。

    “不,不敢,不敢,”

    两个鬼差吓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

    这回是真怕了。

    之前求饶,不过是装可怜而已。

    “说吧,我父亲的状况如何了?”李修远淡淡道。

    “李老爷的目前状况安好,只是......”

    “只是什么?”李修远问道。

    青脸的鬼差说道:“只是李老爷受了一些刑罚,被人打了足足三十棍,现在趴在监牢之中不得动弹了,小的为了让李老爷好受一些,吹了口气,让李老爷昏睡过去了。”

    李修远眉头深深一皱,似有些怒火涌出。

    两个鬼差还以为是李修远生气了,当即有跪下求饶道;“小的真是一片好心才让李老爷昏睡过去的,没有半点伤害李老爷的意思。”

    “你们不用惊慌,我没有生你们的气,我是生那个刘县令的气,你们做的不错。”

    李修远说着然后道:“铁山,去后堂去一根佛香来。”

    “是,大少爷。”铁山应了声,当即去后堂去了一根佛香。

    李修远接过之后,滴了一滴血在上面:“我李修远做事向来恩怨分明,我那一箭射你是你们两个人办事不利,方才惹出了这么大的祸事,你帮我父亲缓解伤痛,这一炷香我李修远送你们了。”

    说完示意了一下:“点燃,插到他们的面前。”

    铁山应了声,点燃了染血的佛香,然后插在了两个鬼差的面前。

    佛香燃烧,烟雾腾出,似乎比平时更加浓郁了。

    “这,这是......”

    两个鬼差一惊,自己笼罩在这香火之中,竟感觉自己之前的伤势正在迅速的恢复,魂体也越发的凝实了。

    “长,长了。”

    随后他们吃惊的发现,自己吸收这香火之后,从之前的矮小身材再次变成了之前魁梧结实,然后体型还在继续增加着。

    仅仅片刻时间过去,两个鬼差就已经快要身高近丈了,宛如一尊小巨人一般。

    等到一根佛香烧尽的时候,两个鬼差已经身高丈许,肌肉鼓起,魁梧有力,不像是鬼差,倒像是一尊门神。

    李修远见此似乎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他知道这是自己血液的另外一种妙用,鬼神是不可能吞食自己血液的,但若是染在佛香之上点燃,化作香火之力的话,鬼神就能吸收了,就和妖物作用一样,能增加自己的道行,是一味大补药。

    对着这两个鬼差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

    李修远有了收服这两个鬼差的想法。

    原因很简单,这两个鬼差消息灵通,能听八方三里之音,倘若能为自己效力的话,一些针对自己李家的阴谋诡计就能提前知道,并且化解。

    “你们走吧,刘县令的事情我心中已经有决定了。”李修远挥手道。

    两个鬼差感觉到自己体内充沛的力量,又看了看那已经燃尽了的佛香,相视了一眼,然后齐齐跪下道。

    “小的两人既受了李家的香火,愿为李家效力,还请李公子莫要嫌弃小的两人的微薄之力。”

    这两个鬼差果然精明,尝到了李家香火的好处,便磕头就拜,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受郭北城城隍的命令。

    李修远似乎料到了这一点,平静道:“我李家的香火不是那么好享的,这一炷香只是还你们之前为我父亲吹的那口气而已,若是还想享用我李家的香火,你们日后得为我李家尽死力才行,若是偷奸耍滑,阴奉阳违,我自当一箭将你们射杀,绝对不会留情。”

    “是去是留,想清楚一点比较好,我李修远不会强迫你们的。”

    两鬼差想都没想,便齐呼道:“愿为李家效死力。”

    “很好,我且看你们的表现了,如果你们一年之内都忠心耿耿的话,每年我都会给你们一炷香。”李修远说道。

    “多谢大少爷。”两个鬼才惊喜无比的说道。

    只觉自己日后前途一片光明,跟着城隍办事不过是赚点香火维持生计,但是跟着这个李家大少爷,却能精进实力,日后成为阴兵,鬼将都不是不可能。

    “对了,之前小的去牢房探望李老爷的时候,并没有在牢房之中找到那个王神婆,小的猜测那个王神婆可能被关在县衙内。”

    “小的路过县衙的时发现县衙内的那尊鬼神已经搬走了,县衙现在没有鬼神的庇护了。”

    两个鬼差当即又开口道。

    李修远说道:“你们想说什么?”

    “小的意思是,县衙内的那尊鬼神离开了,小的就可以随意进出县衙了,若是大少爷想,小的这就去将那刘县令的魂魄拘来,任由大少爷处自。”青脸的鬼差说道。

    “不,我不要你们去拘刘县令的魂魄,我要你们去拘王神婆的魂魄,此人寿尽而不死,是个麻烦。”李修远说道。

    “若是之前小的两个人不敢说能拘来王神婆的鬼魂,但是现在,还请大少爷放心,我们绝对能办到。”两个鬼差信心满满的说道。

    李修远说道:“若是你们拘了王神婆的魂魄,便了带她去郭北城叫给城隍,相信城隍应该知道怎么做,若是还拘不来,你们两个人看着办吧。”说完冷冷一哼。

    “小的明白。”两个鬼差咬了咬牙,今夜只怕是要尽死力了。

    便是拼了命,也要拘走那王神婆。

    这可是大少爷交给自己两个人的第一件事,办不好,别说香火了,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被一箭射杀都有可能。

    “去吧。”李修远挥了挥手道。

    两个宛如门神一般魁梧的鬼差,当即一拱手立刻化作阴风而去,不过这股阴风可比之前的要大的多,便是外面挂着的灯笼也被阴风吹的剧烈的摇晃起来。

    “铁山,召集镖行的人,我有事要吩咐。”李修远说道,可是他平静的神色之中却隐约有怒火浮现。

    想到自己的父亲被那个刘县令打了三十棍,躺在牢房之中不得动弹,他便怒火中烧。

    此仇不报,枉为人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