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升堂

    可是当刘县令来到大堂的时候,却见到王神婆的尸体已经抬到了大堂之上,脸上蒙了张白布,旁边候着一位仵作。

    “仵作,给本官说说,这个王神婆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被人给暗杀了。”刘县令坐在主位上喝道。

    这个老仵作当即跪了下来:“回大人,这王神婆死的蹊跷啊,以小的多年的仵作经验,这个王神婆早在三日之前就已经死了,尸体昨晚就已经起了尸斑,如果王神婆是昨日死的话,那么尸斑绝对不会起的这么快,而且昨晚小的听当夜差的人说,王神婆昨夜在房间里又喊又叫,仿佛和什么人拼杀。”

    “那是李家派来的人么?”刘县令急忙道。

    “不,不是,那晚王神婆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外人,当差的人听到动静进去瞧过。”仵作说道。

    “昨日当差的人是谁?传他进来。”刘县令说道。

    不一会儿一个衙役便唤了进来。

    “小的王川,见过大人。”这个叫王川的差役恭敬的跪下磕头。

    “说,昨日王神婆到底是怎么死的。”刘县令问道。

    王川说道:“回大人,就在昨夜午时,王神婆屋内突然传来了大喊大叫的声音,其中还有打斗声,小的不放心便过去看了看,可是小的只看见王神婆一个人在屋内手舞足蹈的挥舞打着空气,根本就没有人。”

    “小的以为王神婆又在施展什么邪术,便没有多管,哪知道还未鸡鸣时分,王神婆的屋内就没有了动静,等到小的再去查探的时候王神婆已经没有了气息死在了地上。”

    “这般说来,这是一个无头案了。”

    刘县令猛地一拍惊堂木:“你们这些个废物,吃什么长大的,区区一个王神婆都看不住,这可是指证李大富的重要人证,如今出了闪失,你们如何担待。”

    “大人恕罪。”王川跪地磕头求饶。

    “大人,这告示昨日可已经贴出去了,这案还审不审了?”旁边的师爷说道。

    刘县令咬牙道:“审,为什么不审,王川,本官可给你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待会儿公堂之上你一口咬死昨日王神婆是被人暗杀的,绝对不能提起王神婆自己暴毙而死的事情,若是你嘴巴松了半点,本官砍了你。”

    “是,是,是,小的明白了。”王川连忙点头,可是心中却是一片叫苦。

    这不是摆明了栽赃大少爷么?这要是被李家知道了,自己哪还能在郭北县活下去啊。

    没过多久,李府之中就已经收到了刘县令要开庭,公审李大富的消息。

    所谓的公审,就是要请县内的乡绅,附近的村长,以及德高望重的老人产于到此次案件的审判当中来,求的是一个公平公正。

    当然最重要的也是服人。

    “县衙要开公审了么?”李修远皱了皱眉,他坐在大堂之内一宿未睡,只是偶尔眯了一会儿。

    家父安危不定,他如何能卧榻酣睡。

    “是的,大少爷,现在怎么办?”铁山问道。

    李修远平静道:“还能怎么办,该吩咐的我都已经吩咐了,既然他要公审,那我便去看看,看看这个刘县令到底如何审判我父亲,也看看他今日到底是死是活。”

    “走,随我到县衙内走一趟。”

    他吩咐一声,只带了铁山还有几个护卫便立刻出门了。

    可是刚走出门口,却听铁山轻咦了一声:“大少爷,你快看,地上有字。”

    李修远低头一看,却见自己府前的石砖之上散落着一堆纸灰,纸灰落在地上组成了两个扭曲的大字:事成。

    “写的字还真难看。”他轻轻一笑,往前一踏,踩在了这纸灰之上。

    随着脚风一带,这两个大字顿时化作了灰土消失了,再也没有了字型。

    “大少爷,那是......”铁山疑问道。

    “是那两个鬼差留下的,他们把事情办成了,王神婆的魂被拘走了。”李修远说道。

    铁山一惊,点了点头。

    李修远又道:“今日回来之后你记得找人在郭北县选一处地方,修建一个小庙,给那两个鬼差塑造两尊泥像,以后我会吩咐人偶尔给他们几炷香,让他们在这郭北县有一个落脚的地方,也好尽心尽力的为我们李家办事。”

    既然这两个鬼差把事情办成了,就说明这两个鬼差还是有价值的。

    如此,留两个鬼差效力倒也不错,便给他们修个宅子吧。

    “是,大少爷,小的记下了。”铁山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李修远便来到了郭北县的县衙。

    这个时候,郭北县的县衙门前已经聚满了人,都是郭北县赶来看热闹的人。

    “大少爷来了,大家快让一让。”

    “大少爷,李老爷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好端端的打起了官司。”

    “大少爷,别说都说你李家的富贵是用王神婆的邪术取来的,说是王神婆替你们李家施展了五鬼运财之术,搬走了其他富贵人家的财运,所以才有了今日李家的富贵,不知道是真是假?”有人呼道。

    李修远脚步一停,当即指着那人道:“你是何人,敢污蔑我李家。”

    “混账东西,大少爷也是你能污蔑的么?是不是讨打。”当即有一个闲汉冲了出来,对着那个说话的人便拳打脚踢。

    李修远见此没有阻止,反而有种鼓励的意思:“张顺,做的不错,回头来我李家领赏。”

    “好叻,大少爷。”

    那个叫张顺的闲汉顿时大喜,打起来越发的卖力了。

    “张顺,人可以打,不过出了事我李家可不管。”李修远说完便步入了县衙之中。

    闲汉张顺闻言当即不敢打的那般手重了,免得失手把这人给打死了。

    “呸,什么东西,李家富贵三代了,到大少爷这都四代了,我们郭北县出了名的富裕之家,也是你这个下三滥的外地人可以污蔑的么?”闲汉张顺打完之后又呸了一口。

    那外地人被打的不敢还手,只能认倒霉。

    非常时刻,非常做法,李修远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可不会心慈手软,给敲打的就要敲打,不然还以为李家只是有钱,没有威严,什么人都可以冒犯的,眼下有人出头教训那人是最好不过的了。

    或许就是因为这些年李家太过和善了,导致什么人都敢对李家心怀不轨。

    衙门之中,这个时候已经有几十个郭北县内有名的乡绅,村老来到这里了。

    “李公子。”有不少人纷纷施礼。

    李修远也一一还礼,毕竟自己在这些人的面前是晚辈,这辈分还是很重要的。

    “修远啊,李大富出了这么一场事情,说实话我们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待会儿若是那个刘县令有什么屈打成招,审问不公的地方,我等这些老家伙必定会为你们李家仗义执言。”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郑重的说道。

    可见李家在郭北县内的地位并不低,名声也是极好。

    “还请大家放心,此事我心中已有几分准备了,不会让刘县令得逞的。”李修远回道。

    “如此就好。”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点了点头。

    “升堂。”

    蓦地,随着李修远一到,大堂之上传来了一声惊堂木的声响,一个颇有几分威严的声音响起。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