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斩县令

    刘县令在县衙大堂之上当众就宣判对李家李大富还有李修远的罪名,并且做出了相应的判决。

    而这个判决不可谓不重,李大富判了死刑,李修远剥夺功名,关押进牢房,并且抄家,查封李家麾下的所有土地,田亩,商铺,作坊。

    毫不客气的说,这就是抄家灭族,并且要巧取豪夺李家的所有财富。

    有句话说的好,破家县令,灭门知府。

    看样子这句话果然没有说错。

    这个刘县令当真是如此的心狠,不给李家任何翻身的机会,要一口气灭了李家。

    “来人,将李修远这个罪人拿下。”当即,刘县令一拍惊堂木,喝道。

    众衙役脸色微变,看了看刘县令,然后再看了看李修远。

    瞧见李修远似乎并没有什么话要说,仿佛是认命了,几个衙役当即心中有了决定,立刻一拱手走了出来,直奔李修远而去。

    “李家这颗大树今日只怕是要倒了。”衙役的心中暗暗想到。

    看着一切发生的乡绅,族老们也都又气又恼。

    “真没想到李家两人居然会是这样的人,李家这几代的财富竟都是用邪术谋的来的。”

    “我就说嘛,李家三代富贵,到了李修远这一代还这般富贵,常人言,富贵不过三代,李家长盛不衰,肯定是有问题的。”

    “说不定,上个月我家丢失的那一百两银子就是被李家用邪术偷了去,枉我平日里对李家那么客气,没想到李家却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狼。”

    众乡绅,族老议论纷纷,皆是对李家的指责和斥骂。

    什么李家还我钱来,还我死去孩儿的命来......诸如此类的。

    李修远只是平静的看着,并没有多言。

    “李修远,走吧,念在以往的份上,就不用兄弟们亲自动手了吧,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两个差役来到旁边,握着水火棍道。

    这个时候,罪名加身,百口莫辩的李修远按理说应该会如其他犯人一样,要么跪下喊冤,要么就吓的脸色煞白,慑慑发抖。

    可是此刻,李修远却是平静无比,站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的一动不动。

    “李修远,我们和你说话么?莫不是傻了吧。”一个差役推了推李修远。

    “放心,没傻。”

    李修远笑了笑,然后看了看高堂之上的刘县令,然后微微摇了摇头,踱步离去。

    “任你李家滔天富贵,最后还不是栽在了本县令的手中。”刘县令见到李修远似乎连犯案的心情都没有,不禁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的微笑越发的明显了。

    可是就在衙役压着李修远还未走几步的时候。

    忽的,一声大喝从衙门的后堂传来。

    “狗官,你在何处?老子乃望川山强盗,吴非,你这个狗官竟然关我兄弟韩猛,今日老子带人杀进县衙,只为解救我的兄弟。”

    一个带着煞气的声音响起,却见一群蒙面壮汉从后堂之中冲了出来,瞬间就占满了整个大堂。

    为首的是一位身穿锦衣,魁梧强壮的光头大汉,这汉子手持一柄环首大刀,杀气腾腾。

    其他几十个汉子也是个个带刀,带枪,桀骜不驯,匪气十足。

    “什,什么人?”一个衙役惊道。

    “去你娘的,眼瞎了么,连本大王都不认得了么?是不是这些年本大王没有在郭北县走动了,你们都忘记本大王了。”吴非手提大刀,大步走去,一脚踹在了那个衙役的身上。

    衙役也有些武艺,急忙拿着水火棍格挡。

    可是这吴非的力道太可怕了,一脚踹来,只听一声喀嚓声响起,水火棍立刻就断成了两节,那个差役当即惨叫一声,一口鲜血涌出,整个人倒飞了出去,直接就昏厥了过去。

    “把所有人都拿下,全部不准动,谁动一下,本大王割了谁的脑袋。”吴非大声道,然后大刀一挥落在地上。

    只听见一声巨响,衙门地上的青石砖被这一刀给砸的粉碎,大刀深深的插入了地面之中。

    随后,几十个汉子冲了出来,将所有的衙役全部拿下,并且立刻封锁了县衙大门,连那些见势不妙想要逃走的乡绅,族老们都留了下来。

    县内的衙役虽然不少,可哪有什么真本事,见到这真刀实枪,气势汹汹的冲向自己,腿都软了,别说反抗了。

    “吴非,你可别乱来,这里可是县衙。”一个衙役惊恐的说道。

    似乎想起里了此人。

    望川山吴非的确是这一带的强盗,只是已经很多年没有出来劫掠了,不知道消失到了什么地方去了,没想到今天会突然冒出来。

    “老子就乱来了,怎么着,再啰嗦,老子先砍了你。”吴非摸着光头狞笑道。

    “来人,把那个县令给老子抓过来,老子今日要好好的找他一下麻烦。”

    “老大,县令在此。”

    一个属下当即从一个角落里,将慑慑发抖的刘县令提了起来,摔在了大堂之中。

    “哎呦~!”

    刘县令痛呼一声,脸上更是冷汗直冒,尤其是看见眼前立着的那柄大刀时更是吓的几欲昏厥。

    “县令大人,咱们好好聊聊吧。”吴非眯着眼睛,然后一脚踩在了刘县令的背上。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小的是这个月才上任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还请好汉高抬贵手饶了小的吧。”刘县令吓的只差磕头求饶了。

    吴非手一拍,打飞了他的官帽:“求饶?老子让你求饶了么?说,老子兄弟韩猛被关到什么地方去了。”

    “牢,牢里。”刘县令脸色苍白,急急巴巴的说道。

    “那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吴非说道。

    刘县令连连点头道;“知,知道,马上放人,马上放人......来,来人啊,快,快去牢房里把韩猛给放出来,不,不,不,是把韩壮士给请出来。”

    “你们的人老子不放心。”吴非咧嘴一笑,然后挥了挥手:“你们四个去陪这个衙役解救韩兄弟。”

    “是,老大。”

    四个蒙面的贼人应了声,当即押着一个衙役便从侧门离开了。

    “你们两个衙役龟龟缩缩的躲在这里,是不是想要偷袭我们?”

    这四个蒙面贼人路过侧门的时候,瞧见了两个衙役正押着李修远,当即拔刀便砍。

    “好汉饶命......啊~!”

    还未说完,两声惨叫响起,这两个衙役便被砍翻在地,鲜血喷涌,转眼之间就趴在地上不得动了。

    “走~!”

    四个蒙面贼人,这才大步离去。

    李修远脸色如常,依然平静的看着那个被吴非踩在脚底下的刘县令。

    不一会儿功夫,四个蒙面贼人带着韩闯还有受伤的李大富回来了。

    “老大,韩兄弟说这是郭北县的首富,李大富,小的特意把他给绑来了,相信可以打捞一笔。”一个蒙面贼人说道。

    “好,做得好,李大富家里有的是钱,把他绑走,回头让李家交个几十万了的赎金。”吴非满意的点头道。

    韩闯这个时候也开口道:“老大,我听说这个月这个刘县长在郭北县大势搜刮钱财,现在县衙之内已经是富得流油了,既然今日来了,何不洗劫一番这县衙、”

    “说的有理。”吴非摸着光头笑道:“刘县令是么?不知道你收刮来的钱财现在放在什么地方?”

    说着拿着环首大刀,在他的脖子旁边比划了一下。

    “后,后堂,一间屋子里,锁着呢。”刘县令吓的什么都抖了出来,不敢有一丝的隐瞒。

    “很好,去十个弟兄把钱取来。”吴非说道。

    当即有十个蒙面贼人转身离去。

    “大,大王,这事情可不关我们的事情,还请大王高抬贵手,放我们离开吧。”一个乡绅这个时候鼓起勇气说道。

    吴非喝道:“都说了闭嘴了,来人啊,给那个家伙扇三十个耳光。”

    立刻,有个贼人冲了过去,一把抓住那个多话的乡绅,然后就是狠狠的抽打耳光。

    其他的乡绅见此吓的脑袋都缩了起来,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了。

    “老大,发财了,你看,箱子里都是银钱。”

    很快,十个派出去的属下就两人抬着一口箱子走了过来,整整五口箱子,里面装着的全部都是金银首饰,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这么多?”吴非兴奋的说道。

    “还不止呢,后堂还有。”

    吴非嘿嘿笑道;“好你个县令,才当了一个月就收刮了这多民脂民膏,看来你不但是一个狗官,还是一个贪官。”

    “大王饶命,这些钱全送给大王,小的一份不要,还请大王饶了我吧。”刘县令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道。

    “呸,你这狗官,害我兄弟,搜刮民脂民膏,还想求饶?今日老子就替天行道,砍了你,把他押住了。”吴非喝道。

    当即有两个属下将吓的浑身瘫软的刘县令摁住,让他跪在了地上。

    “饶,饶命啊......”刘县令这个时候吓的又哭又叫,身下都湿了一片,竟被吓尿了。

    “便是尔等这般的恶官,害得老子等人活不下去做了强盗,今日不斩了你如何能解气。”吴非举起环首大刀,然后又看了看角落里的李修远,

    李修远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吴非嘿嘿一笑,不管他如何叫唤一刀落下。

    这一刀有些名堂,先是以刀面拍打在刘县令的后颈,这一刀拍下刘县令瞬间像是失了魂一样跪在原地,既不叫唤也不求饶了,一下子变的格外的老实。

    “喝~!”

    随后一声大喝,吴非手起刀落。

    热血喷溅,斗大的脑袋咕噜噜的滚落在地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