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人心易变

    堂堂一个县令,竟被人在公堂之上当众砍了脑袋。

    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的眼中当即就傻眼了。

    此刻,吴非可不管别人在想一些什么,杀了刘县令之后便吆喝一声:“狗官已死,我们取了钱财速速离开这里。”

    “是,老大。”

    众人呼喝了一声,便抬着那一口口箱子便欲离去。

    吴非这个时候嘿嘿一笑,从一口箱子之中抓出了好一些金银珠宝洒落在了地上:“这些钱财老子赏你们的了,给这个狗官收尸吧,免得道上的人说我们不仗义。”

    “兄弟们,走咯。”

    当即,这一伙贼匪大摇大摆的从后堂迅速的离去。

    等这些贼匪走后,那些个乡绅,族老们方才惊呼出声。

    “看,那地上的那个银杯是我家上个月丢失的。”

    “那根金项链是我妻子的首饰,还有那银手镯,是我送给我闺女的,上面还有她的名字呢。”

    “天杀的,原来这些东西都是刘县令拿走了,他故意栽赃陷害给李家,想要诬陷李家。”

    一时间,之前被刘县令欺骗了的乡绅,族老们纷纷大怒,只觉自己不但脸上无光,而且还错怪了好人,将受害之人误认为是谋财害命的凶手。

    原来真正谋财害命的不是李家,而是这个刘县令。

    “晚节不保,晚节不保啊。”

    一个年老的乡绅,杵着拐杖重重的敲击在地上,满脸羞的通红。

    “该死的狗官,故意栽赃陷害给李家,欺骗了我们,让我们误会了好人,这,这以后哪还有面目在郭北县立足啊。”有老人家捶足顿胸,只觉无比的羞耻。

    “畜生,畜生啊,我们郭北县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畜生县令。”也有年轻一些的乡绅,气的破口大骂。

    这些个乡绅族老,在郭北县都是德高望重的存在,但凡什么喜庆,祭祀等重大活动,他们都是要坐在主位上的,平日里哪里有冲突,矛盾了,都是他们要去出面调和的。

    可是眼下闹出了这么一件事情,他们的威信瞬间扫地,日后怕是要被别人戳着脊梁骨骂了。

    故此,这些反应过来的乡绅,族老们方才一个个起的大呼小叫。

    李修远这个时候到是很平静,他从不指望这些乡绅,族老们能帮上什么忙,只是之前刘县令判案的时候,这摆明了是诬陷,竟然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的李家。

    这让他很寒心。

    一个祖祖辈辈在郭北县扎根的李家,居比不上外来一个月的县令值得让人信服。

    是官威太重的缘故,还是李家这些年的确是让人眼红了,恨不得李家这棵大树倒下。

    “师爷,刘县令死了,不知道这案件如何判?”李修远这个时候冷静的问道,目光看向了剩下的师爷。

    师爷看着李修远那平静的目光,当即心中一惊,脸色有些苍白起来:“小,小的也不太清楚。”

    “不太清楚?衙门之前要剥夺我功名,斩我父亲,现在你们说不太清楚。”李修远冷冷的说道。

    一个乡绅这个时候站出来道:“现在还判什么案,那个狗官摆明了就是诬陷,眼下证据确凿,之前的判决根本就是无效,李公子你请放心,眼下虽然刘县令虽然死了,但是这案件我们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即便是下一个县令上来也是一样。”

    “这案件还审什么审,狗官诬陷好人,被望川山的强盗给杀了,这是报应,卷宗,卷宗在哪,赶紧取来一把火烧了,让李家的这案就此了结。”

    “不错,烧了卷宗,省的下一个县令又拿这事情做文章,若是今日不烧了这卷宗,这师爷肯定心中有鬼,到时候我们去知府那里告他。”

    这些个人个个义愤填膺,开始为李家打抱不平。

    “好,好,好,烧,烧了卷宗。”

    师爷见到民意沸腾,还要去知府那里告自己,当即吓的冷汗直冒,不敢再拖延,急忙取了卷宗,然后当着众人的面一把火烧了,消了这案子。

    墙倒众人推,刘县令死了,师爷也明白大势已去,哪还敢继续办这案子。

    再说了,这按案子本来就是不干净,是诬陷李家。

    “各位乡村父老,小的有话要说,小的有话要说。”

    这个时候之前那个做假证的衙役王川又跑了过来,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道:“小的有罪,小的有罪,小的之前做了假证,诬陷李公子,实际上王神婆根本就不是被人打死的,她是昨晚暴毙而亡。”

    “什么?你这狗腿子,你竟敢做假证。”有人大怒道。

    王川欲哭无泪道;“小的也不想啊,小的是被那个刘县令逼的,若是小的不做假证的话,刘县令就要杀了小的,小的不敢忤逆,所以才做了假证,还请诸位乡亲父老原谅一下小的。”

    说完连忙磕头求饶道。

    “到是一根墙头草,风吹两边倒。”李修远见此冷冷一声,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此人如今主动的承认是诬陷,他反而不好对这个衙役下手了。

    衙门之中当差的人果然一个个都精的很。

    不理会这些琐事,他目光看了看师爷,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

    “大,大少爷。”师爷脸色苍白,带着恐惧,弯着腰迎了上去。

    李修远拍了拍他的肩膀,附耳道:“刘县令死了,接下来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师爷是个聪敏人,可别让我李家失望。”

    师爷浑身一颤,只觉手脚冰凉,汗毛直立。

    果,果然。

    之前的那群蒙面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望川山的强盗,根本就是李家派来的。

    师爷似笑似哭,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连忙弯腰点头,恭恭敬敬的回到:“明白,明白,小的一切都明白,还请大少爷放心。”

    “办得好,你这师爷继续当,办不到,我让你在郭北县内消失。”秦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不再多言,转身便走。

    师爷僵在了原地,怔怔的看着大步离去的李修远,只觉自己和刘县令做了一件非常,非常愚蠢的事情。

    什么快刀斩乱麻,什么吃了李家这头肥羊,什么诸多算计,统统都是蠢事。

    至始至终,郭北县县令的性命都握在李家人的手中。

    做的好,这县令才能继续当下去。

    做不好,或者说是越过了界,眼前的这个没了脑袋的刘县令就是证明。

    李家,当真敢杀官啊。

    师爷只觉一阵头晕目眩,不知道以后李家还会不会秋后算账。

    “李公子,真是对不住啊,我们被那狗官蒙蔽了眼睛,竟错怪了好人,我等糊涂,还请李公子原谅。”

    “是啊,老朽真是老糊涂了,竟不相信李家的为人,我等有罪啊,今后传言出去,哪还有面目见人。”

    “我等助纣为虐,险些帮刘县令错杀好人,这,这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给你们李家赔罪了。”一个老者竟羞愧难当,欲向李修远下跪赔罪。

    李修远急忙扶着了他:“诸位父老乡亲也是出自一片好心,只是被这狗官蒙骗了而已,和诸位父老乡亲无关,我李修远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这赔罪的话切不可再说了。”

    说完,他又看了看附近其他的乡绅们。

    目之所及,不少人眼中皆有对他的畏惧之色。

    不,应该说几分恐惧更为贴切一些。

    这些乡绅并不都是好糊弄之辈,只怕不少人的心中多少已经猜到了,刘县令的死和李家脱不了干系。

    可即便知道了又如何?

    刘县令要赶尽杀绝,用各种下三滥的招式诬陷,连朝廷的法度都不遵守了,李修远难道坐以待毙,等这狗官抄家灭族?

    今日若不斩了这个狗官,李家以后别想安生的。

    而且经过今日之事之后,以后上任的县令再想对李家动手可就要掂量掂量了自己的份量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