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路遇怪事

    “这里是哪啊?”

    深夜,荒郊野外之中,一位身穿官服,微胖的中年男子双目茫然,浑然不知疲累的往前走着,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但是他无论如何都停不下来,双脚似乎不听使唤了。

    “刘世民,你想去哪,还不速速随我回郭北城。”一阵阴风吹过,一个衙役忽的凭空出现手持锁链落在了刘县令的身前。

    “你是谁?”刘县令茫然的问道。

    “我是郭北城的鬼差,特意奉命拘你魂魄。”

    鬼差手中的锁链一挥套住了刘县令,然后拉着他化作阴风向着郭北城飞去。

    刘县令仿佛没有了灵智,只是茫然的跟着这个鬼差,任由他拘着。

    仅仅片刻功夫,刘县令便来到了一座宏伟大气的府邸之前。

    府前高挂一张牌匾,上书四字:郭北城隍。

    “城隍大人,刘世民带到。”

    府邸宛如人间县衙一般,其内有鬼差衙役,其上坐着一位身穿朱红色官服,体型巨大,宛如庙内神像一般的中年男子,呼吸之间似乎有一股香火的气息喷涌而出,笼罩着整个城隍庙。

    “刘世民,何在?”郭北城隍声音洪亮,在大堂之中回荡起来。

    刘县令怔怔的矗立在原地,依然茫然一片。

    “城隍大人,刘县令好像魂魄不全,少拘了他一魂一魄。”鬼差见此情景,当即拱手道。

    城隍掐指一算,当即笑道:“砍下他脑袋的人叫吴非,以前是一个刽子手,他杀刘世民的时候用了两刀,第一刀拍走了刘世民的一魂一魄,第二刀才砍下了他的脑袋,这是刽子手常用的砍头手段,怕的就是被杀之人日后化作冤魂厉鬼找他报仇。”

    “去把他剩下的一魂一魄拘来,不然他没办法重新投胎,先且带下去吧。”

    “是,城隍大人。”鬼差应了声,便拉着这个刘县令的魂魄下去了,

    刘县长身子晃了晃,跟在了后面,清晰可见他的脖子处露出一道猩红的口子,隐约还在往外渗着血。

    郭北城隍这个时候当即翻开了手中的簿子,却见刘世民的那个位置已经被朱笔勾画了,不过末了他又舔了一笔:福泽耗尽,罪大恶极,下世转世为狗。

    而在刘世民的上面,王神婆的名字去也在其上。

    只见下面批注了一行黑色小字:打入地狱,永不超生。

    距刘县令死去已经过去了两日。

    两日时间之中,这件事情已经在郭北县传的沸沸扬扬了。

    各种议论的声音都有。

    而这段时间之内,李家却是府门紧闭,深居浅出。

    “戏要演全,我吩咐吴非把我父亲绑走,是为了免得被人抓住把柄,拿这事情继续做文章。”李家大堂之中,李修远坐在主位上平静的说道:“铁山,点起两队护卫,押上十万两银子随我去望川山。”

    “两日时间过去,也是时候接我父亲回来了。”

    “是,大少爷,小的这就去安排。”铁山应道。

    “李管家,这几日有劳你继续打理府上了。”李修远又道。

    “大少爷放心,老奴自当尽力。”李管家应道。

    刘县令被杀的真正内幕,李家之中知道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只有李管家和铁山二人。

    这两个人对李家都是忠心耿耿的,不担心会泄露出去。

    至于外人,即便是怀疑此事是李家所为,那又如何?

    人已经杀了,死无对证,李修远也将所有的关系撇的干干净净,毕竟望川山吴非也的的确确是强盗。

    只是早在几年前李修远派了镖行的人将望川山的这群强盗拿了下来。

    在许以利诱的情况之下,吴非带着属下投降了,并且并入了镖局。

    不过不是明面上,而是暗地里投效。

    实际上他还是在望川山上做强盗,只是不打家劫舍了。

    之所以这样安排,就是李修远怕有一天李家要做什么不光彩的事情需要用得上吴非的地方。

    “出发。”

    一番准备之后,李修远坐着千里驹,带着一队人马,押运着十万两银子从府上出发了。

    为了演完这最后一场戏,他得亲自去望川山一趟。

    至于这十万两银子,也不过是转了个圈又回到了李家而已。

    李修远骑在马上,经历了这事情之后心中却是感慨万千。

    “世人都说,妖魔鬼怪可怕,可是更可怕的却是人心,妖魔吃人尚且遭天劫报应,可是人心作乱,那么谁又来管呢?朝廷的律法也只是管得了平民百姓,管不了那些个身居庙堂之人。”

    心中思考之际,车队已经渐渐要驶出了郭北县。

    “看,是李家的车队,带队的还是李家大少爷,他们这是要去哪?”

    “蠢货,这还不知道,大少爷这是要去望川山赎人了,不会知道李老爷被望川山的贼人吴非给绑走了么,看见那十口大箱子都没有,都是赎人的银两。”

    “这么多钱,只怕不下于十万之众吧,诶,说到底这一切都是那个狗官害的,若非是他县内哪会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郭北县的人议论起来,对于刘县令这个狗官恨意又加深了,开始同情李家的遭遇了。

    李修远脸色平静,不为所动,虽然他使用了一些阴谋诡计,可是真正说起来自己也不过是将真相呈献给众人看罢了。

    事非对错,自由公论。

    车队渐行渐远。

    到了傍晚时分,便已经离开了郭北县地界。

    “铁山,去带两个人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村庄,驿站没有,我们天色很晚了,我们找一处地方先落脚,明日再赶路。”李修远说道。

    “是,大少爷。”铁山点了两人,便立刻骑着快速奔走。

    很快,他们又回来了。

    “大少爷,前面三里之外有一处村庄。”铁山说道。

    “很好,边去那里落脚。”李修远说道。

    当车队走到村庄村口的时候,一个浑身破烂,形如乞丐的少年却忽的冲了过来,拦住了前面铁山的坐骑。

    “我这里有一面镜子,求求各位了,能让我照照么?”乞丐少年神情憔悴,拦在战马前哀求道。

    他手中拿着一面古朴的铜镜,似乎有些岁月了。

    “吁。”

    铁山脸色一变急忙拉住了战马。

    “小子,你这也太莽撞了,随便拦马,弄不好会出事的。”

    “求求这位大爷,让我照一照这面铜镜吧,就照一下就好了。”乞丐少年丝毫不惧眼前的战马,只是一个劲的恳求铁山等人,照一照手中的铜镜。

    李修远这个时候好奇的骑马而至:“铁山发生什么事情了。”

    “回少爷,小的也不知道,这少年拦住我的马,要我照一照他手中的那镜子。”铁山也是一脸疑惑。

    李修远翻身下马道:“小兄弟,为什么要拦住我们这些人,还要我们照一下镜子?”

    乞丐少年见到李修远靠过来,急忙拿着手中的铜镜对着他照了一下。

    可是古怪的事情发生了,铜镜之上本来应该是要有人的影子,可是李修远照了之后却一个影子也没有,空空荡荡一片。

    “咦。”李修远见此也是好奇了起来。

    这铜镜,不一般啊。

    乞丐少年顿时神情有些失落,然后又发疯似的对着其他人照铜镜。

    可是说也奇怪,其他人在铜镜上却又影子了,但乞丐少年却也依然神情失落无比。

    “我一大老爷们照什么镜子,一边去。”有护卫不耐烦瞪了他一眼喝道。

    李修远见此却是更加好奇起来。

    这个乞丐少年似乎在拿镜子找什么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