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离去。

    李修远的确是累了。

    自从来到这大湖村两日,他就没有休息一下,如今黑鱼妖已除,大湖村的湖边水鬼已经尽数投胎转世去了,一切的风波可以说都已经平定了,所以他才安心的睡了过去。

    到了翌日的下午时分,李修远方才清醒过来。

    他不是睡到自然醒的,而是被外面阵阵哀乐,哭嚎之声给吵醒了。

    “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李修远打了个哈欠,有些疲累的问道。

    “大少爷,是老村长昨晚去世了。”门外一个护卫听到声音当即开口道。

    李修远楞了一下,旋即却又记起来了。

    是了,昨晚老村长寿尽而亡,已经去世了,其亡魂还念念不忘那个可怜的打妖怪小女孩,小豆芽,最后带着小豆芽一起去投胎了。

    回想一番之后,他沉默了良久,方才感叹一声,起身洗漱起来。

    就在护卫给他打水洗漱的时候,这个时候铁山大步走进了这院子。

    “大少爷,你总算是起来了,小的有一件事情要和大少爷禀告。”铁山开口道。

    “什么事情?”李修远洗了把脸然后道。

    铁山从怀中取出一个包裹道:“昨天大少爷不是点火把那黑鱼妖的尸体给烧掉了么?有村民在那灰烬之中找到了两样东西,他们不敢擅作主张,所以将东西由小的带给大少爷看看。”

    打开包裹,里面有两样东西,一枚碧绿透明的珠子,约莫小孩拳头大小,在阳光之下散发着幽幽光芒,像是一枚珠宝。

    另外一样东西是一枚被烧的有些乌黑的令牌。

    令牌沉重古朴,上面有篆文,一面写着乌江二字。

    李修远目光微动,走了过来,翻看了一下那令牌,却又见反面写着一个“将”字,也是篆文。

    “乌江.....将?”他轻咦一声,联想到了什么。

    “大少爷,这东西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铁山好奇问道。

    李修远摇头道:“东西没有问题,这黑鱼妖身上居然还有这篆文令牌,看样子不是山野精怪,只怕有点来头,我记得乌江的一条支流就距离郭北城不远,以前我和父亲外地经商的时候还乘船而过。”

    说到这里,他又若有所思。

    莫不是这黑鱼妖是从乌江之中跑出来的吧。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乌江只怕还有其他的水妖。

    “少爷,哪这珠子是什么玩意?看着像是那黑鱼妖的眼珠子。”铁山说道。

    “这的确是黑鱼妖的眼珠,但也是珍贵的珠宝,你可以叫它为避水珠。”李修远回过神来,笑了笑,拿起这碧绿色的宝珠,随手丢进了刚才的脸盆里。

    宝珠落下,脸盆之中的水竟神奇的自动分开了。

    铁山诧异道:“避,避水珠?这东西是避水珠,那一定很贵吧。”

    “当然很贵,至少能卖白银一万两,若是拿到京城去卖给那些达官显贵,价格还能更高,说不定十万两白银都能卖到。”李修远说道。

    “这么值钱?”铁山微微吸了口气。

    李修远沉吟了一下道:“这避水珠也有村民的份,我们不能贪墨了,这样吧,我们这次带来的银子,拿出一万两来给这些村民,让他们把钱分了,嗯,一家不能分太多钱,免得引来祸事,多的钱给大湖村的村民修葺房屋,购买猪牛羊等等牲口,免得他们拿到钱之后乱用,多让他们置办实物,日后生活也能更好一些。”

    “大少爷,这,这是不是有些多了?这黑鱼妖可是我们除的。”铁山有些心痛道,显然舍不得一万两。

    李修远说道;“别这样说,大湖村的村民死了二十几个,现在老村长又死了,家家户户又贫穷不堪,若是我们不帮一把的话,这大湖村今后也难,黑鱼妖作乱的这几年,大湖村的家底早就被折腾干净了。”

    “这事情我做主,你不用劝我。”

    说完,他又吩咐了几个护卫进来,准备和他们商量一下制定一个章程,补偿一下这大湖村的村民,然后再去请大湖村几个村老过来。

    村长死了,村里主事的只能落在几个德高望重的村老身上。

    当李修远说起补偿这事情的时候,几个村老当即吓了一跳。

    “不可,不可啊,李公子于大湖村有大恩大德,我们怎么能再收李公子的钱呢,这不是忘恩负义么?这白眼狼的事情我们是绝对不会做的。”

    “是啊,这银子万万不能收,不然我们这几个老骨头日后死了哪有面目去见罗老头啊。”

    “还请李公子收回去,我们要是拿了这钱,以后还不得被外面人戳着脊梁骨骂。”

    几个村老虽然是乡村老头,但是古代村民都是非常淳朴的,听到李修远帮了这么大忙的情况之下,还要给每家每户分钱,这让他们一下子急了起来。

    李修远笑着解释道:“我不是白给你们的,你们大湖村的这水妖不是死了么,它留下了一枚珠宝,就当是一万白银卖给我了,我打算五千两白银分给每家每户,剩下的五千两为大湖村修建房屋,采购牛羊,还有建四座雷公庙,你们就别推辞了,不然这枚宝珠我可不敢要。”

    说着,他伸出手掌,给几位村老看了看那避水珠。

    “可这玩意也不止这么多钱啊,而且李公子对我们有大恩大德,这小小的珠子送给李公子也是应该啊。”

    “就是,就是,这玩意拿大街上能卖十两银子就不错了,那能值一万两,李公子莫要诓我们这些老头。”

    这几个村老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不愿意接受这钱财。

    “即便如此,可是几位村老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大湖村的村民想想吧,这黑鱼妖作乱好几年了,家家户户一贫如洗,而且我也答应过雷公为他们修建庙宇,每年祭祀,这事情总不能我来办吧,只能是劳烦大湖村的村民们了,而修建庙宇,购买猪牛羊都是花钱的地方,这钱自然是我要出。”李修远想了一个理由说道。

    那神明说事,这下这几个村老就无话可说了吧。

    果然,提到雷公的事情,这几个村老当即面带畏惧之色,不敢反驳。

    “李公子请来雷公诛妖,也是为了大湖村,这即便是建庙宇祭祀,也是我们大湖村来办,怎么能让李公子破费。”村老们想了一下还是没有答应。

    李修远又道:“现在村民们都穷的快揭不开锅了,这雷公庙猴年马月才建的起来......”

    最后劝说了好一会儿,最后以建雷公庙和祭祀的理由说动了这几个村长,他们才勉勉强强接受了这笔银子。

    一万两银子虽然听上去不多,但是分到每一户家中至少也能有个上百两银子。

    这上百两银子对于一个村民而言或许是十几年的积累,除此之外剩下的银子还能为村民们修葺房屋,庙宇,买牲口。

    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日后这个大湖村将会欣欣向荣,一片热闹繁华。

    一万两银子带来一个全新的大湖村,这笔钱不算多。

    一切商议妥当之后,剩下的事情就由这几个村老去主持了。

    李修远在大湖村停留了一日,拜祭了一下死去的老村长,然后交代了一下几个村老一些事情之后,便在次日,带着铁山等二十余位护卫,还有好几辆马车,缓缓的驶出了大湖村。

    一路上,大湖村的村民跟在后面相送。

    “恩公,一路走好。”

    “恩公,以后有空常来啊。”

    “谢谢恩公为我们大湖村除去了妖怪,替我那死去的儿子报了仇。”

    有人感激高呼,有人恋恋不舍,有人跪地磕头相送。

    李修远想要说几句告别的话,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摇了摇头,没有说出来,只是远处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

    “走吧。”

    他骑着玉狮子,微微一叹道。

    直到走出了村子,来到了大道上,村民们才没有跟过来了。

    不过这个时候,路口附近,一个脏兮兮的乞丐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这里等待了。

    “小杆子,你怎么在这里?”李修远愣了一下。

    小杆子不说话,只是抿了抿嘴唇,跑了过来,一把将手中宝贵无比的铜镜塞给了李修远,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似乎是想将这东西送给李修远。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