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画皮

    “你要我饶了她?”

    李修远顿时目光一凝,盯着王平。

    王平感受到李修远那凌厉的目光,顿时有些心慌起来,他不明白为什么李修远也是一个读书人,竟拥有这般凌厉的目光,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书生,倒像是......倒像是拥有一方王侯般的气度和威严。

    “是,是的,在下恳求李兄,绕过这位姑娘一命。”王平,吞了吞口水,虽然紧张和害怕,但还是说了出来。

    李修远注视了他一会儿,缓缓的开口道:“有一个故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还请李兄明示。”王平有求于人,拱手弯腰姿态放得很低。

    “以前有一个人,救了一只狼,后来死了。”李修远开口道:“不知道这个故事你有没有听过。”

    王平说道:“李公子说的是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吧,在下也曾读过这个故事,不过李兄的故事讲错了,东郭先生并没有死,反而最后把恩将仇报的狼给制伏了。”

    “那是因为故事之中有个老者帮他,而现在我就是那个老者,我现在在替你杀狼,你却阻止我,你想寻死?莫不是你连东郭先生都不如,连狼和恩人都分不清了。”李修远平静的说道。

    王平说道:“李公子才华过人,在下辩不过,但一则故事并不能说明什么,故事之中的东郭先生遇到的是狼,而眼前的这位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人与狼岂能相提并论。”

    “你怎么肯定这个女子是人?”李修远说道。

    王平顿时一脸难为了起来,欲言欲止,最后酝酿的一下还是叹了口气道:“也罢,在下不瞒李公子了,实际上在白天那会儿,我途径那块坟地的时候遇到的姑娘便是她,虽说我们萍水相逢,但已有神交,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位姑娘当面被杀,所以方才开口求情。”

    “还请李公子网开一面,饶过她吧。”

    “我说你这读书人,是不是脑子读坏了,你们有屁个神交,这是害人的精怪,之前害你在那里滚了半天的淤泥,如果不是我家少爷,你现在铁定就已经死了,要不是因为救你,这精怪哪里会跟着我们,如今这精怪恶心不死,夜里害的我这位兄弟险些连命都没有了,你还在这里说什么神交。”

    铁山顿时大怒道,恨不得冲上去抽他几个大耳刮。

    王平自知理亏,不敢反驳,有些畏惧的不敢看铁山。

    李修远挥了挥手示意铁山安静,然后道:“你肉眼凡胎,看不清楚这精怪的邪恶,也看不到这精怪的丑陋,现在的你不过被精怪的一副好皮囊给迷惑了罢了,若是我告诉你这精怪很可能丑恶不堪,其心恶毒,你还会为她求情么?”

    “王,王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半天我真的不是成心想要害你的,只是想和你欢好一番,只是半天我不能现身,故此才出此下策,还请王公子原谅我的过错。”

    女子似乎见到了一丝希望,王平心软为她求情,而眼前这个李修远却是铁石心肠。

    竟不为所动,一心想要斩了自己。

    “你看,这精怪知道你在求情,开始向你求饶了。”李修远说道。

    王平见到这个女子如此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禁心中腾起了几分怜惜之情,尽管也猜到了这个女子可能不是人,是山野精怪,但还是忍不住想求情。

    但想到之前李修远的一番话,却又有些犹豫了起来。

    这个时候一个护卫急忙跑过来道:“大少爷,情况有点不对劲,李忠怕是要不行了。”

    “嗯?怎么回事?”李修远当即脸色一变。

    “小的也不知道,只瞧见李忠腹胀如球,痛苦无比,之前还能叫唤,现在声都没了。”护卫有些心虚道。

    李修远走过去一看,果然见到李忠腹部胀起,脸色发紫,牙关紧闭,似乎快要断气了。

    “这是吃坏东西了,之前他不知道灌了多少臭水,吃了多少死老鼠,死懒蛤蟆进去,现在是胀气了,给他催吐。”

    他在自己师傅留给自己的书籍上见过这种状况,知道怎么处理。

    “是,大少爷。”

    当即几个护卫急忙跑了过来,强行扒开李忠的嘴给他催吐。

    “哇~!”

    不一会儿,李忠一反胃,直接将腹内的东西吐了出来。

    那呕吐之物,尽是腥臭的污水,还有那腐臭的老鼠,已经不知道什么的腐烂血肉,根本就不是什么酒水,牛肉。

    “好臭。”旁边的护卫顿时捏住了鼻子。

    看着李忠还在呕吐,李修远顿时脸色一冷,转身道:“铁山,放开这个东西。”

    铁山楞了一下,见到大少爷似乎生气了,当即示意了一下。

    几个押住这个女子的护卫当即散开了。

    李修远走了过去,手中的虎口吞金枪一挥,这重达七十二斤的大枪呼啸而来,重重的落在了这个女子身上。

    “轰~!”

    一声巨响,这个女子惨叫一声当即被砸在了地面上,那地上的石板都给震的开裂了。

    “李兄。”王平急忙道想要劝说。

    “你想做东郭?”李修远盯着他道:“可惜我不想做老者,这精怪的歹毒之心你已经看到了,不用我多做解释了吧,而且即便你求饶也没用,我李修远要除这妖,你也拦不住。”

    王平见到那呕吐一地的腐烂,恶臭之物,再见到李修远这样坚决的态度,当即把到嘴边的话收了回来。

    “哎~!”

    无奈一叹,只得撇过头去不再多看。

    这个女子被一枪击中了脑袋,砸在了地上,居然还没死,连血都没有流出,只是脑袋凹陷下去了一大块,浑身的皮肉都有些松弛了起来。

    众护卫见此,当即一惊。

    李修远见此当即冷笑道:“原来如此,难怪你能一直保持着女子的样子不显形,原来你披了一层人皮在身上。”

    他现在明白这是一只什么精怪了。

    画皮~!

    “铁山,给我死了它身上的这层皮。”李修远说道。

    铁山眼睛暴睁,鼓起了勇气,伙同几个同伴走了上去,当即抓住了这个女子身上那松弛的皮肉。

    一番拉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铁山感觉自己像是给一个人脱了一件衣服一样,立刻就把这女子身上的一层皮给撕了下来。

    “大少爷,你看。”铁山抖了抖手中的人皮。

    却见这人皮有手有脚,完好无缺,像极了一个俏丽女郎。

    而没有了那层皮的女子,此刻那里还是女子,而是一具干枯,丑恶,满嘴尖牙的尸体。

    “啊~!鬼啊。”

    王平见此一幕,吓的直接昏厥过去。

    “呸,现在知道怕了,之前还嚷嚷着要救人呢。”有护卫不屑的吐了一口。

    “原来是一具坟间老尸通了灵,有了道行,难怪还能在我面前行动自如。”

    李修远并不畏惧,反而点了点头,解开了心中的疑惑。

    这诈尸而活的东西,算是精怪的一种,不是鬼魅,毕竟这是有形体的东西。

    这具枯瘦的尸怪见到自己身上的一层皮没了,此刻竟恼羞成怒,向着李修远张嘴扑了过来。。

    “像你这样的东西,我能一口气打十个。”

    李修远丝毫不惧,手中的大枪一刺,直接贯穿了这具尸怪的脑袋。

    尸怪惨叫一声立刻便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便没有了动静。

    杀它,比杀一只鸡还要简单。

    李修远,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自己师傅让自己习武,而不修道了,自己除妖除魔,武艺比道术更简单直接。

    “准备火堆,烧了这尸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