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怎么剁?

    两口何首乌精的精气吐入李大富的嘴中。

    这千年宝药的确是有非常神奇的药效,仅仅片刻时间过去李大富便从一个奄奄一息的病者,一下子恢复了健康,从昏迷之中苏醒了过来。

    “父亲,您醒了?感觉怎么样了,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吧。”李修远守候在病榻旁边,见到父亲醒来,急忙问道。

    李大富揉了揉脑袋:“是修远啊,为父这是睡了多久了,怎么感觉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父亲只是昏迷了两三天,并没有太久,如今父亲是大病初愈了,有些事情不记得是很正常的,父亲现在的身体无碍吧?”李修远说道。

    李大富这才想起来了,自己生病昏了过去,还以为那一睡就要去见阎王了,没想到还有醒来的时候。

    当即,他猛地坐了起来:“为父想起来了,你看望为父之后便离开了山寨,听吴非说你去替为父寻仙求药去了,嗯,不错,还是吾儿有孝心,现在为父一觉醒来感觉浑身上下有着使不完劲的,说不出来的轻松,伤口......咦,竟全部痊愈了,一点都不痛了。”

    他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摸了摸屁股,却发现伤口已经没了,只有愈合了的皮肉。

    当即,李大富吃惊的从床榻之上走了下来,走动了几步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比以前似乎还要好了,哪有大病痊愈的样子。

    就像是一个健壮无比的中年男子。

    “父亲没事那我就放心了。”李修远松了口气。

    看样子这何首乌精不敢在这上面搞事情,的确是花了点功夫救治自己的父亲。

    “老朽的两口精气能让白骨生肌,区区一点病痛算什么。”

    被困在一边的何首乌精有些得意洋洋的说道。

    “谁,谁在说话?”李大富大惊。

    他巡声看去,却见床榻旁边一个形如孩童,但却面庞苍老的小人被困了一个结实,躺在地上。

    “这,这是什么东西,竟会说话。”李大富很快却有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小人,而有根有须,像是人型的树根。

    “你才是东西,老朽是望川山内的神仙,是神仙,被你这儿子绑来这里替你治病,如今你病痛好了,还不快快把老朽松绑,否则你们恩将仇报会遭天谴的。”何首乌精说道。

    李大富大惊:“吾儿,这老神仙说的是真的?”

    李修远踢了他一脚:“父亲别被他骗了,这是一只千年何首乌精,有了道行在山里冒充神仙,好不容易被孩儿给逮住了,本打算一刀杀了,熬药给父亲治病,不过这何首乌精最后还算是老实,给父亲治好了病痛。”

    “原来是这样,既然是山中的精怪,而且又救了为父,哪还是别杀了吧。”

    李大富想了一下,说道;“杀救命恩人这事情我们李家可做不出来。”

    “对,对,对,李老爷说的极是,老朽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杀了老朽。”何首乌精挣扎的大声道。

    “闭嘴。”

    李修远瞪了他一眼,然后道:“父亲你是不知道,这何首乌精之前可是百般刁难我,差点错过了给父亲医治的时间,如果不是孩儿用强,这何首乌精根本不会那么老实来给父亲治病。”

    说着,他又将前几日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李大富听完之后顿时又气又怒:“我李家也是行善积德之家,吾儿向你求药,你不给便算了,为何还要百般为难,若非吾儿识破了你的诡计,我这条命岂不是要被你害死?”

    何首乌精立刻辩解道:“李老爷这话可就不对了,老朽虽然有些过错,但最后还不是救了李老爷,这救命之恩可是事实,你们李家既是行善积德之家那就更加不能恩将仇报了。”

    “这.......这个倒也是。”李大富怒气又消了大半。

    李修远道:“父亲,这何首乌精你看如何处理?是杀还是放?”

    “吾儿你的意思呢?”

    李修远说道:“我听父亲的。”

    李大富摸了摸下颚的短须,眼睛转了转,忽的道:“老人家毕竟救过为父的性命,我李家自然不会恩将仇报杀害这位老人家了,不过若是老人家肯再施舍点灵丹妙药下来,那就最好不过了。”

    听到这话,李修远立刻明白了自己父亲的意思。

    不杀,但是放也不能那么便宜的放走它,得留点药下来。

    “你听到了?”李修远咧嘴一笑:“我父亲还是比较心善的,所以你今天罪不至死,不过还得留点东西补偿。”

    “你,你想做什么?老朽身上可什么灵丹妙药都没有,哪有东西补偿给你们。”

    何首乌听到自己不会死,先是大松了一口气,随后看到李修远那笑容,当即就惊慌了起来。

    “谁说你没有灵丹妙药,你身上这么大一块不就是最好的仙药么?”

    李修远抓起何首乌精放到了木桌之上,腰间的腰刀猛地拔出:“让我剁下一块怎么样,我父亲大病初愈还需要点药补补身体,老人家你就大方一点,干脆就再留点宝药给我,以后家中若是有人重病了,也能用得上。”

    说完手中的钢刀比划了一下,瞧准了那一大块药茎。

    何首乌精大叫:“别,别,那不能剁,那是老朽的腿,剁了老朽就死定了,你这贼人为什么每次都盯着老朽的腿。”

    “谁让你的腿粗呢,既然你不同意那剁这一块吧。”

    李修远手中的钢刀一移,放到了另外一节药茎上。

    “不,这也不行,这是老朽的手,剁了老朽以后就没有手了,你不能这样做,老朽以后成仙了,没有了手那岂不是成了笑话。”何首乌精又是大喊大叫。

    李修远说道:“你这个老人家还真是小气,这也不让剁,那也不让剁,既然如此剁这一块应该没有问题了吧。”说着他钢刀又移到了旁边的一节药茎上。

    何首乌精大惊失色:“天杀的贼人,你这一刀更狠,竟想把老朽从中间剁开,你还不如杀了老朽呢。”

    “你哪里都不让我下刀,那我只好自己选一块了,还挑肥拣瘦的,我能放你一条活路已经是对得住你了,若是落到别人手中,我看别人会不会舍得放走你这个千年何首乌精。”李修远说道。

    何首乌精欲哭无泪,但仔细想想竟也觉得有几分道理。

    看样子,今日不留下点东西是没有办法离开的了,而且这个贼人老是两眼放光的盯着自己,他怕继续纠缠下去,真的要被这贼人阴干切片。

    “别,你别下刀了,老朽自己来,自己来,这行了吧。”何首乌精心痛如绞的说道。

    “哦,你还能自家给自己来一刀?”李修远好奇的问道。

    何首乌精不说话,脸上露出一副壮士断腕的神情,然后身躯一震,一截根须从身上脱落了下来。

    “这,这够了吧?”他看着李修远,咬牙切齿的说道。

    李修远拿着那根比头发丝粗一点的药须看了看,然后叹了口气,又提起了手中的钢刀:“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你这太小气了。”

    说完手中的钢刀就已经放到了何首乌精的一条胳膊上,准备下刀切下他这根药茎。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