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狐狸拦路

    父亲的病治好了,而且还生龙活虎,李修远却是松了口气。

    不过他转而又带着护卫再次回到了那座何首乌精盘踞的山峰之上。

    “大少爷,你看,这块石头果然是一块翡翠,只是被石皮挡住了,所以才和一般的岩石没有分别。”铁山抬着一块巨大的黑石从悬崖旁边走了过来。

    却见这磨盘大的石头之上蒙着一层黑色的石皮,里面隐约透露出晶莹的绿光。

    “看样子这个千年何首乌精没有骗我。”李修远挥了挥手道:“带回去,日后找个玉雕师傅打造一点玉器。”

    “是,大少爷。”几个护卫当即搭把手,抬着这块石头便往山下走去。

    “大少爷,那一万两白银不带回去么?”铁山看着旁边一口装着银钱的箱子道。

    李修远目光动了动,挥手道:“也带回去,不过这口箱子的银钱得拿去做善事,不能私用。”

    “大少爷,这是为何?”铁山好奇道。

    “因为这理论上不是我们李家的钱了,是那何首乌精的卖命钱。”李修远忽的笑道:“我们不能昧了这何首乌精的卖命钱,拿他的钱做膳善事的话一举两得,它得了功德,我们李家得了名声。”

    铁山点了点头,应了声。

    当众人下山的时候,路过半山腰。

    李修远脚步停了下来。

    他看见那个老樵夫还在砍柴炼丹。

    这个老樵夫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何首乌精骗了三十年,练了三十年的假丹,那铜炉之中根本就炼不出仙丹来。

    “如果我不给他点破的话他只怕是要在这里炼丹练到死。”李修远心中暗道。

    想到这里,他便走了过去

    “又是你这个后生,我已经没有兴趣搭理你去,速速离去,别打搅我炼丹。”老樵夫说道。

    李修远说道:“我不想打搅你炼丹,只是想要提醒你一句,你被那个所谓的神仙骗了,你这铜炉之中练的根本就不是丹,只是一枚寻常的鹅卵石,你别说炼三十年了,便是炼个三百年,也不可能练出仙丹来,所以我劝你还是别白费这个功夫了,还是趁早放弃炼制仙丹的打算吧,下山回家。”

    “你这后生在胡说什么?我练的丹是假的?”老樵夫顿时勃然大怒:“给我滚,你这后生好生可恶,自己求仙问药不成还要害我练不成仙丹。”

    李修远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他觉得这个老樵夫执念太深了,炼丹三十年,如今自己和他说这丹药是假的,看样子也是不信了。

    “我没有害你练不成仙丹,只是提醒你一句而已。”李修远说道:“言尽于此,告辞了。”

    他没有继续劝说这个老樵夫的打算,只是说出真相之后便拱手离开。

    老樵夫见到李修远等人如此爽快的就离开了,反而愣了一下。

    随后嘀咕道:“劫难,这个人是我炼制金丹碰到的劫难,他肯定是想动摇我炼丹的决心,让我打开丹炉看一看。”

    “不过老神仙说了,丹炉不能打开,一打开仙丹就练不成,就会失败,必须练满一个甲子才行,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嗯,我不能被他三言两语给骗了,我得坚定炼丹的决心,还有三十年,还要三十年我就能成仙了。”

    他嘀咕了几句之后,继续劈柴炼丹,保证炉火不熄。

    李修远下山之后,回头看了一眼。

    见到那个老樵夫还没有醒悟下山,不禁摇了摇头,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立刻收拾行装,我们回郭北县去。”

    回到山寨之后,李修远立刻吩咐道。

    这次前来望川山只是为了演一场戏,哪知道路上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如今出来了好一段时间了,也是时候回去了。

    “是,大少爷。”铁山应了声,开始准备离去的事宜。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车队就已经准备妥当了,从山寨出发,一路行驶到了官道之上。

    “你们不用送了,回去吧。”李修远挥手道。

    “大少爷,那小的就不远送了,以后有什么吩咐派人来传个信。”吴非,韩猛带着山寨的汉子们送到了官道之上便停了下来。

    “老爷,大少爷一路走好。”其他人施礼道。

    李大富坐在马车之上,精神奕奕,白发转黑,不像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男子,倒像是一个三十不到的壮年。

    他笑呵呵的挥了挥手道:“回去吧,有吾儿在此,本老爷一路无忧。”

    吴非和韩猛都是有命案在身的人,尤其是吴非,杀了刘县令,又是强盗,李家可是清白之家,自然不会把吴非和韩猛带在身边,只能作为李家一部分隐藏实力安置在望川山。

    “对了,吾儿好些日子不见,府上可有事情发生啊?”路上,李大富开口问道。

    “府上到是很平静,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就是父亲出事的那几日,府上的下人门有点不安分起来。”李修远说道。

    李大富点头道:“树倒猢狲散,下人们不安分是正常的。”

    “对了,孩儿去下河村的那段时间,收了一个婢女。”李修远说道;“因为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多的缘故就忘记和父亲说了。”

    “一个婢女而已,吾儿若是喜欢,收个十个八个的又有什么关系,用不着和为父交代,到是你上次拿出府去的那副金锁儿你送给那个女子去了?怎么只见你带了个丫鬟回来,别人的小姐没有带回来?”李大富说道。

    李修远说道:“这事情有些复杂,以后再和父亲说吧,还是说说孩儿在下河村收的那个贴身婢女的事情吧,那个贴身婢女是一个......寡妇。”

    “寡妇?”李大富楞了一下,旋即哈哈一笑:“没想到吾儿还有古之孟德之风,不错,不错。”

    “父亲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李修远说道。

    李大富说道:“这有什么不妥的,不就是个寡妇么?这世上寡妇多的去,难道寡妇就不再找男人了么?若是碰到兵荒马乱的时候,天下的女子十个有六七个是寡妇,她们还不是一样得改嫁,再说了,只是进我们李家做一个贴身婢女而已,又不是小妾,正妻的,是不是寡妇又有什么分别,只要吾儿看得顺眼就行了,为父不会介意的。”

    “日后吾儿若是不喜,觉得寡妇身份不妥,以后再送给别人好了,以前为父的十八位小妾就送出去了十一位,只留下几个乖顺的伺候你娘。”

    送人?

    李修远额头上出现了一道冷汗。

    果然,土生土长的古代人就是可怕,自己父亲也不例外,他差点忘记了,这古人有喜好乱送婢女,丫鬟,小妾的习惯。

    记得前世一个历史名人,苏东坡,就将自己怀孕的一个小妾送给朋友换了一匹马,不过那女子刚烈,受不了这侮辱自尽而死。

    连怀孕的小妾都舍得送出去,这风气之可怕,可见一斑。

    但不得不说这个风气在这个世界里也非常盛行。

    “大少爷,前面有,有一只狐狸拦路。”

    忽的,就在这个时候前面领路的铁山坐骑一停,声音有些惊慌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