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纸人。

    当李修远走进屋里之后,目光扫看了一圈,果然是瞧见了房间的屋顶梁上坐着两只厉鬼。

    一个青面獠牙,一个赤发怒目。

    两只厉鬼都伸出了一尺多长的猩红舌头,怎么看都是两只狰狞可怕的恶鬼,至少绝对和普通的鬼魂挨不着边。

    就这样子,若是走出去转一圈的话只怕路上的行人,十个少不了会吓死十个。

    “嘿,你看那个书生进来了。”

    “等的就是他,这婢女有什么好吃的,都是贱骨头,这书生的肉才香呢,骨头里都透出一股书香味,无论是清蒸,还是生吃都味道极好。”

    “哪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吃了这书生,还是老规矩,你吃脑袋,我吃脚,一人一半。”

    两只厉鬼在房梁之上互相商量着,讨论着如何将李修远生吞活剥,一点也都不避讳。

    “你们两个小东西,跑到我家商量着怎么吃我,这样真的好么?是不是有点太不把我李某放在眼中了,好歹我也是个读书人。”李修远看了一眼,轻轻一笑,缓缓的开口道。

    “哎呀,被这个书生听见了,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吃了他了,难不成还和他客气不成。”

    “好,现在就吃了它。”

    两只厉鬼说着便怪笑一声,从梁上落了下来,飞在了半空之中向着李修远扑了过去,张牙舞爪的摆出一副想要把李修远吃了的意思。

    “我就站在这里,让你吃,后退一步算我输。”李修远笑道。

    在他眼中,根本就没有两只恶鬼,只有两张纸人,不过纸人的上面画着的是恶鬼的图案,有点像是孩子玩的小画片一样。

    “少爷,快,快走,奴婢给少爷挡着,要吃也先吃了我。”

    见到那两只恶鬼扑来,这个时候杜春花吓的脸色发白,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从男人的身后冲了出来,拦在了这两只恶鬼的面前。

    她竟想要用自己的身躯挡住这两只吃人的恶鬼。

    李修远愣了一下,顿时心中被触动了,当即温柔一笑,伸手将杜春花拉入怀中。

    “你这蠢女人,在做什么呢,这里哪有什么厉鬼,不过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障眼法而已,不过是我疏忽了,刚进来的时候就应该提醒你们,毕竟你们和我不一样,看不破道术幻象,害的你们白白担惊受怕一回。”

    他看着这两个一大一小的两个婢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随后他又伸手对着前面的这两只恶鬼一抓。

    当即,这两只厉鬼一晃,那狰狞可怕的巨大身形瞬间就消失不见了,仿佛只是一道影子而已,根本就不是实体,随后取之的是两张纸人被李修远一巴掌抓在了手中。

    纸人上笔墨勾勒,画出了两只厉鬼的相貌。

    这两张纸人落在了他的书中,再也神异不显,失去了法力,没有办法在半空之中飞来飞去吓唬人了。

    “真,这的是纸人?”

    吓了一跳的杜春花,怔怔的看着李修远手中的那两个纸人有点难以置信。

    “怎么,怎么会这样,奴婢刚才明明看见了两只吃人的恶鬼啊。”

    李修远说道:“这是幻术,不是真的。”

    见到恶鬼消失了,再看了看那纸人,杜春花方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吓死奴婢了,奴婢还以为真的是有恶鬼来吃肉呢,到底是谁这么可恶,用把戏来吓唬我们。”她说着又有一些气恼道。

    李修远说道:“还能有谁,我们第一天来郭北城,没有遇到过几个生人,唯一遇到的就只有城门口的那个老卒,还有一个秃头的道人,这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是那个秃头的道人用这纸人吓唬我们的。”

    “怕是之前我们点破了他卖假符,所以怀恨在心,想要给我们一点教训。”

    杜春花气的跺脚道:“哪有这般可恶的道人,我们不过是不买他的符而已,就拿鬼吓我们,要是再遇到了那个道人,肯定要把他抓起来报官。”

    “这个道人的确是居心不良,不过这件小事报官就不值得了,官府可不是那么好打交道的。”

    李修远说道:“但这事情自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算了,明日我去拜会拜会这个道人,让他明白这吓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虽然和恶鬼是假的,吃不了人,但是遇到胆小一点的只怕会被吓死。

    自己身边的两个婢女一个吓的脸色发白,一个吓得缩在了自己怀中瑟瑟发抖。

    这个恩怨怎么可能不去了结。

    “今夜实在是太晚了,先睡觉吧,明日我派人去打听那个道人的位置,到时候去找他算账。”李修远说道,又安慰了一番杜春花和小蝶。

    “嗯。”

    杜春花和小蝶应了声,这才渐渐的从刚才的恐惧之中恢复过来。

    当即,三个人相拥入眠。

    床榻之上,杜春花和小蝶一左一右的缩在男人怀中。

    这鬼怪的事情虽然是假的,但是今天碰到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了,所以这两个女人到现在都有一些后怕,肯定是不敢独自一个人入眠,需要找一个依靠,所以芳心暗许的少爷,便成了她们最大的依靠,只有待在自家少爷的身边才能感到安全感。

    不过这个时候感受着小蝶的青涩娇软的身子,以及杜春花那凹凸有致的成熟身段,李修远不禁心情有些激动起来。

    穿越一回,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直到今日他才享受到了一回什么叫做左拥右抱,什么叫做腐败地主少爷的幸福生活。

    毫不客气的说,这两个贴身婢女如两只小绵羊一样,可以让他随意的摆布。

    李修远的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一时间,手掌情不自禁的向着杜春花的身上摸去,旁边的小蝶太小了,下手心中有点罪孽感。

    “还是算了,今天她们又惊又吓的,怕是累坏了,让她们好好休息吧。”

    李修远摸了会儿之后忽的良心发现止住了心中的邪念,不禁收回了手掌。

    “少,少爷。”

    杜春花细声细语的唤了声,微微抬起头却见那白皙清秀的脸蛋上满是红晕,看那眼神闪躲的样子,显然也十分的紧张。

    “今日不动你,改日再说,睡觉。”李修远说道。

    “嗯。”杜春花应了声,又把脑袋埋在了男人怀中,身子贴的男人更紧了。

    她其实还是有些期待能够服侍少爷的。

    而就在李修远等人入睡的时候。

    道观之中,秃道人此刻睁大了眼睛,喃喃自语:“这,这是怎么回事,贫道的纸人怎么突然失去了联系,是谁,是谁破了贫道的道术?难道是那个书生,不,这不可能啊,区区一个书生,年纪轻轻的这么可能精通道术。”

    “一定是别的原因,难道是城里的城隍出手了?”

    想了一下,秃道人又带着不甘之色再次剪了两个纸人,画了两只恶鬼丢了出去。

    这两个纸人还是向着李修远所在的李府飞去。

    但是很快。

    秃道人又是傻眼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次这么快就没有了联系。”

    他现在绝对想不到,此刻李修远已经更衣入睡了,玉带已经不在腰间了。

    “贫道不信,区区一个书生都吓不到。”秃道人猛地的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咬破手指,对着旁边两个纸糊的金童玉女一点。

    两个纸糊的金童玉女,当即恢复了行动,竟自行打开了房门,走出了道观。

    可是没有一会儿功夫,秃道人又感觉自己的金童玉女失去了联系。

    “啊啊~!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一直在坏贫道的道术。”道观之中的秃道人几欲抓狂。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