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万灵神

    “咦,谁这么无聊,把两个纸人摆在院子里。”

    第二天清晨,李修远起来的时候,刚刚走出了房间,却瞧见了两个金童玉女的纸糊的人立在门外的院子里。

    这两个纸人做的到是精致,有衣服有帽子,还画了金银首饰在上面,这还好是白天,若是在晚上看不清楚的话还真的是有一对金童玉女在路上行走呢。

    “少爷,奴婢去把这两个纸人丢了,看着晦气。”服侍完自家少爷洗漱的杜春花走了过来说道。

    李修远打量了一下这两个纸人,笑道;“丢了多可惜,正好,院子里缺两个练箭的靶子,摆到院子里去吧,回头拿这两个纸人练箭。”

    “是,少爷。”杜春花虽然疑惑,但还是应了下来去把两个纸人搬走。

    “看来自己睡着的时候晚上有一些人还是不甘心,继续施展一些歪门邪道的想要对付我,不过却被我无意之中破了道术,所以才留下了两个纸人在这里。”

    李修远看着那两个被杜春花搬走的纸人,心中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从先前的两只纸鬼吓唬人,再到这院子里的两个纸人,哪怕再愚蠢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人所为。

    而不用猜,李修远也知道这和那个秃道人脱不了干系。

    “小蝶,帮我去吕伯那里,让吕伯帮我在城内打听一个人,一个秃头的道士。”李修远说道。

    “少爷稍等,奴婢这就去。”小蝶欢快的应了声,对着自己少爷笑了笑,便小跑着离开了。

    秃道人既然是城内的道士,那一定是不难找的,毕竟这么明显的一个道人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会在哪里。

    不一会儿功夫。

    吕伯便打探到了消息前来禀告。

    这个时候他瞧见了院子内,李修远身穿便服,手持一张淡金色的搭弓,踩着箭步,缓缓的将这张大弓拉开。

    “大少爷好力气,这弓应有三石了吧,多少好汉都使不了这样的弓。”吕伯称赞了一句。他是李家的老仆,见多识广,如今老了却还是有些眼力的。

    李修远笑道:“是三石劲弓,不过现在我觉得这弓开始有些轻了,最近力气又有了增长。”

    “老奴知道城里有一个制弓的好手,要不老奴让他为大少爷制过一张弓?”吕伯说道。

    “不用了,三石劲弓足以,再开强弓我就要成猛将了,而且练箭如练心,讲究的是一个意境,不一定非要当成杀敌的本事。”李修远笑了笑,手中的劲弓一松。

    “咻~!”

    手指粗的箭矢飞出,瞬间穿透了百步之外的一个纸人的脑袋,将其钉在了院墙旁边的一颗大树之上。

    弓力强劲,几欲穿树而过。

    “少爷好一手百步穿杨的本事。”吕伯喝道。

    李修远放下弓,活动了一下手臂道;“吕伯就别笑话我了,百步之外我只能射中人,哪里能射中树叶,百步穿杨是养由基的本事我便是再练十年也达不到,对了,之前我让吕伯你打探的事情吕伯打探的怎么样了?”

    “少爷要找的那个秃道人,正是这郭北城里清风道观的那位青风道长。”吕伯说道。

    “很好,今日去拜会拜会这个道长。”李修远点了点头。

    这道人,不过是卖符不成就来施法吓人,此人是一个恶道,绝对不能惯着他。

    知道了地方之后,李修远也不浪费时间,准备了一番之后便带着小蝶和杜春花两个婢女出门了。

    郭北城是一座大城。

    比县里可要热闹的多,路上行人商贾络绎不绝,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旅人更是齐聚于此。

    眼下的聊斋世界繁华依在,还没有到兵荒马乱的那一天。

    小蝶和杜春花寸步不离的跟在自家少爷的身后,生怕一不小心跟丢了。

    不过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杜春花此刻却是像个孩子一样,忍不住的东张西望,看着各种有趣的东西。

    很快,清风观到了。

    “就是这里。”李修远看了看这道观的牌匾,确定没有走错,当即就步入道观之中。

    道观不大,但是香火却是挺旺盛的,一座神像面前香炉之中的香火弥漫,而且陆陆续续的都有城里的百姓走进道观之中拜神上香,捐献钱财,祈求神明保佑,多福多寿。

    这个世界拜神是一件很平常的时候,上到达官显贵,下到贩夫走卒,都有进庙烧香的习惯。

    当然,这种习惯李修远也理解,因为这不是迷信,而是神明真的会显灵。

    “咦,这是一尊什么神,怎么从未见过?”

    李修远忽的留意到了那高台之上的神像,模样有些熟悉,那样子和寻常的神像不一样,到有点像是那个秃道人的样子。

    是的,像是秃道人。

    唯一不一样的就是这神像穿着朱红官服,头戴官帽,根本就不是一个道人的装扮。

    一个道观之**奉着一座这样的神明,感觉有些不伦不类的。

    “这位公子,莫要对神明不敬,这里供奉的是万灵神,这里的万灵神特别灵验,不管求什么事情都能万试万灵。”一个拜神的香客听到李修远的话,不由搭了一句道。

    万灵神?

    李修远听到这话顿时就脸色古怪了起来。

    哪有这样的神,这估计是这个秃道人自己编出来的吧,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正统的神明,十有八九是这个道人想要香火弄出来的小毛神。

    “老人家,这世上哪有什么万灵神,我看多半是假的。”李修远说道。

    这个老香客说道:“怎么会是假的,这万灵神是千真万确的,去年的时候我家里闹鬼,便是拜了这万灵神,向这里的清风道长求了一张符,方才消除了鬼物,得了安宁。”

    李修远闻言不禁想起了自己昨晚闹鬼的事情。

    怕是这个老香客家中闹鬼也是假的,是这个秃道人故意搞出来的,好在城内赚取香火,钱财。

    “对了,这位老人家,你知道这道观之中的那位道长现在身在何处么?”

    李修远没有和这个老香客继续谈论这万灵神到底灵不灵验的事情。

    “哦,你说清风道长啊,之前我看见清风道长在那偏房之中,为人算命解惑。”老香客说道.

    “多谢了。”李修远施了一礼然后便往道观的偏房走去。

    这个时候在道观的偏房之中,一位道人手持拂尘,正襟危坐的盘在蒲团之上,替一位位香客算命解惑。

    “道长你算的真准,我家丢失的那十两银子掉在了后院里,如果不是道长的话怕是找不到了。”一个香客感激说道,然后往旁边的功德箱中放了一两银子,方才千恩万谢的离开了。

    接着另外又有一个香客急忙迎了上去道;“道长,我妻子这个月怀孕待产,还请道长算一算我妻子腹中胎儿是男是女。”

    秃道人抚须而笑,张口便道:“你家福运不错,是个男孩。”

    这个香客欣喜若狂,连连感谢了一番,留下三两银钱便离开了。

    “道长,我们又见面了,有一件事情想要让道长解一解在下心中的疑惑,不知道能否打搅道长一番?”李修远开口道。

    秃道人看了李修远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挥了挥手将屋内剩余的香客请走,方才道:“原来是昨日那位公子,不知道今日登门拜访,寻贫道所为何事?”

    说完带着几分狐疑之色的打量着李修远,

    昨日他施展道法,第一次道法施展顺利的时候突然被人破了,这第二次,第三次施展道法的时候直接就犹如石沉大海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也不知道这个书生是否已经被厉鬼给吓到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