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七窍流血

    这个道人既然没有修道之心,反而仗着自己的一点微薄道术在城内开道观,骗取敲诈香客的钱财,李修远对于这样的人也绝对不会容忍。

    既然他对自己的道术如此的得意,那李修远就破了他的道术,让他知道这因果报应的厉害。

    “怎么样,不知道道长算出来了没有。”李修远淡淡的笑道。

    秃道人看着李修远的面相好一会儿,无论如何的算,眼前这个书生的年纪始终就只有四十九岁,而且除此之外,哪月份出生的,哪个时辰出生的他当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嗯,算出来了一点,你估摸着今年有十五六岁了。”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算不出来,装作高深莫测的说道。

    李修远问道:“就这样?道长这可不行,你这可不是在算命,在看年纪,我想大街上随便一个贩夫走卒都能猜到我有十五六岁,莫不是道长连那些贩夫走卒都不如?”

    秃道人轻轻一哼:“贫道的道法高深那些个贩夫走卒之辈岂能和贫道相提并论,你且伸手过来,贫道看看你的手相就能知道你是何年何月何时出生的。”

    面相不行,他改为看手相了。

    修道几十年的他还是有点本事的,看相算命虽然不算是顶尖,但一些基本的看面相,看手相还是会的。

    李修远也不客气,将手伸给了他。

    秃道人凝神观看,看着手掌之上的各种纹路,然后结合自己的经验准备推算出此人的出生年月。

    可是这手相咋一看去没有什么,和平常人一样,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但是认真的推算的话却让他觉得这手相上的纹理纵横交错,仿佛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图案,似天书,又似符箓,仅仅只是稍微一推算便觉得头晕目眩,难以定下神来。

    “嗡~!”

    秃道人眼珠子不受控制的打转,脑袋发昏,意识混乱,似有冥冥之中的力量阻止着自己继续查探此人的手相。

    “呕~!”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下一刻,秃道人觉得腹中反胃,竟忍不住伏在一旁呕吐了起来。

    “道长,你这是怎么了?”旁边的王平惊道。

    杜春花和小蝶也一脸的古怪起来,不知道这个道长好端端的为什么呕吐了。

    李修远笑道:“道长算命能够算到自己呕吐,这本事在下是见识了,看来我李家的两万两白银道长是赚不到了。”

    算自己的命?

    这个秃道人就是找死。

    自己的师傅算命一绝,经常说自己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尽管这里面吹嘘居多,但是李修远也不得不佩服自己师傅的算命本事。

    郭北县内,但凡是有人婚丧嫁娶,只要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就可以算出来。

    但即便是如此,自己的师傅也不敢算自己的命。

    秃道人吐了一会儿之后,这才恢复了一下,他再次看向李修远的时候目光之中却带着惊疑之色。

    他也为不少的人算过命了,可是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贫道不信,区区一个书生的出生都算不出来,即便是达官显贵,皇亲国戚也不应该如何。”

    秃道人很快却又咬了咬牙然后道:“你这书生有古怪,不过你也太小看贫道的道法了,贫道要算出你的出生年月你可莫要忘记了贫道的那两万辆白银。”

    “道长还想试试?”李修远诧异道。

    “哼。”

    秃道人重重一哼,懒得和此人多说,这个书生既然用普通的办法算不出来,那就用点特别的办法,他手中的两万元白银今日是赚定了。

    他从旁边取出了一张黄纸,然后道:“书生,你的姓名叫什么?贫道要用你的名字施法,算出你的出生。”

    “在下李修远,道长尽管尝试,不过之前已经试过了面相和手相这一次若还是不成功,道长的身份在下可就要怀疑了。”李修远笑道。

    看样子这个道人铁了心是要取自己手中两万两白银。

    又是一个要钱不要命的人。

    秃道人此刻咬牙切齿的在黄纸之上写下了李修远的名字,然后嘴中念念有词,手中的黄纸无火自燃,迅速的在手中烧光,最后化作了一缕青烟被这道人吸入了嘴中。

    “有意思。”

    李修远见此不禁有些期待起来。

    这个道人开始施展道术了,这是要强行推算自己的出生啊。

    不过越是如此,他就越好奇,自己天生圣人的命格,世上一切得道高僧,修行道人,乃至于妖魔鬼怪都没有办法算出自己的跟脚,底细,要不然的话知道自己七窍玲珑心的存在自己这十几年哪能这么安稳,早就吸引来了无数的妖魔鬼怪了。

    如今这个道人强行推算,会发生什么想必很有趣。

    秃道人此刻嘴中念念有词,神情恍惚,似在做法一般。

    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个秃道人脸色却越来越苍白了,额头上的冷汗不断的冒出,浑身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少爷,这道人怎么了,不会羊癫疯了吧?”杜春花凑过来小声说道。

    李修远挥了挥手:“安静点,他在施法算命,别打搅他。”

    “哦。”杜春花当即不再多问,乖乖的站在旁边。

    李修远可不想有人打搅这个道人施法,此人以道术吓人,骗人钱财,而且还见财起意,拿自己的家人威胁自己,本来只是打算给他一点教训就算了,现在他改变了注意。

    不破了这个道人的道术,除去这个祸害,他名字倒过来写。

    千年大妖都毙命在自己手中,何首乌精都被自己生擒过,区区一个野道人,怎敢叫嚣。

    就在片刻之后。

    “轰~!”

    突然,万里晴空的郭北城的上空响起了一道沉闷的轰鸣声,似有一道霹雳突然出现。

    “啊,痛煞贫道~!”

    陡然,秃道人双目暴睁,似有鲜血用眼眶溢出,然后浑身一震,一口鲜血从嘴中喷涌而出,整个人瞬间倒在了地上,直接就昏迷不醒了。

    口鼻之中全是鲜血。

    众人面对这样的情况顿时吓了一跳,脸色皆是大变,皆不知道好端端的这个道人为什么会这样。

    只有李修远神色冷静的看着这一切。

    他知道,这是遭到天谴了。

    以凡人之躯算自己天生圣人的命,这是在作死。

    可惜,秃道人并不知道这一点,为了两万两白银强行算李修远的命,落到了这般下场。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古话当真不假。

    “少爷,道长他不会死了吧。”小蝶有些害怕道。

    算命闹出了人命,这可不好。

    李修远看了一眼这个秃道人还有起伏的心口,道:“他没死,但肯定神魂被打散了,怕是折了不少的阳寿,这修道之路已经彻底断了。”

    “不过也是他咎由自取,但话又说回来了,道长算命能算到七孔流血也是人才,在下万分钦佩。”

    说完还故意给他施了一礼,然后又拿出了一两银子放了下来:“这一两银子,就给道长买点好吃好喝的补补身体吧,在下就不打搅道长休息了,告辞。”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