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取名。

    “少爷,一两银子是不是多了,那个道长自己分明什么都没有算出来,自己还突然发羊癫疯,吐血了,差点没把人吓死,我看给他十文钱就够了。”

    刚刚走出偏房,杜春花便拉了拉李修远的衣袖小声的说道。

    李修远笑道:“你可真会精打细算,以后家里有你肯定不会大手大脚的花钱。”

    杜春花当即脸色一红,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其实奴婢也觉得多了,奴婢觉得一文钱就够了。”旁边的小蝶立刻也说道。

    李修远捏了捏她的小脸:“行了,你们两个人都好,都会精打细算的过日子,以后谁娶了你们可就有福了。”

    被自家少爷这般一调戏小蝶顿时也羞红了脸低着头不敢抬起头,一颗芳心噗噗的跳个不停。

    “真是奇怪,这好好的神像怎么突然就裂掉了。”

    “是啊,之前还好好的啊,刚才突然一声雷声响起这神像就坏了,不会是年久失修,被雷声给震裂了吧。”

    “还真是有些邪门了,神像都会裂掉。”

    此刻,道观之中的那尊和秃道人样子差不多的声响,这各时候不知道什么问题已经布满了裂痕,上面的石块簌簌的掉了下来,颜色剥落,模样全无。

    如今看去哪里还有什么神像的样子,就只是一尊人形石头,根本就看不出来有任何神异的地方。

    “原来如此。”李修远看来一眼,心中恍然。

    “我说为何这个道人已经是修行之中的人了,为什么还要如此拼命的赚取钱财,原来不是为了自己的吃穿用度,他是为了修行。”

    看着这尊受到了天谴波及的神像,李修远通过以前师傅交给自己的修道知识却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秃道人修炼的不是仙道,是神道。

    香火成神之道。

    仙道需要性命相修,闭关打坐,心无旁骛,是苦行僧一般的做法,而且还要经历种种劫难之后才能成仙。

    但是神道不需要。

    香火足够了,自然能成神。

    这秃道人开道观是在攒香火,好积少成多,最后修成神道。

    不过刚才秃道人给李修远算命的时候被天道反噬了,如今这神道断绝,神像自然也就跟着崩塌。

    可以说,这个道人的修道之路断的彻彻底底,以后再也没有可能施展道术害人了。

    但这一切都是这个秃道人咎由自取。

    如果不是他贪图李修远的两万两白银,强行算命的话,也不会落到这般地步。

    “走吧。”

    看了一眼那崩裂的神像一眼,李修远开口道。

    “哎,这道长怎么突然昏过去了,我还想找道长给我这孩子取个好名字呢。”

    这个时候一个三十出头的妇人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小孩有些低估了一句,有些失望的从道观之中走了出来。

    “名字自然是父母取,何必劳烦一个道人取名,”李修远搭了一句话。

    那妇人眼睛瞅了瞅,见到说话的是一位年轻的公子,还是一个读书人,当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话是这个理,但我一家都是粗人,哪里会取名字,怕取的不好惹别人笑话,以后弄的孩子也没出息。”

    “孩子有没有出息不是看名字如何的,是看后生的培养和他的天性。”李修远说道。

    妇人眼珠子转了转笑着说道:“听公子这语气就知道公子是读书人,肯定很有学识,能不能替我这孩子取个好点的名。”

    说着又看了看怀中的孩子。

    一岁多的男孩,养育的极好,白白胖胖,一双大眼睛十分明亮,一看就知道日后是聪慧之人。

    “咯咯。”男孩看见了李修远咯咯笑道,伸出白嫩的小手对着他张开,显得很亲近。

    “好漂亮的娃。”杜春花看的心中喜爱,忍不住走过去逗了逗。

    这个小孩一逗就笑,时不时的拍着小手。

    “很可爱的一个孩子,而且也很聪敏,以后有读书的潜力,说不定还能做官。”李修远笑着点了点头。

    妇人听到自己的孩子这般被夸奖,而且还是一个读书人这样夸奖,当即乐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既然有缘,你又开口了,那我就替这孩子取个名字吧,不知道免贵姓?”李修远当即沉吟道。

    “那多谢这位公子了。”妇人先感谢了一番然后到:“我家姓张,我那汉子叫张根。”

    李修远点了点头:“有了,古人言十人出一豪,百人出一杰,千人出一英,万人出一雄,不如取名叫英杰如何?张英杰。”

    “张英杰?好,好,这名字听着就好,以后我这孩子就叫张英杰了,多谢公子取名。”张氏又连连称谢道。

    “小事而已,何须言谢。”李修远笑着说道。

    但这张氏还是谢了好几回,并且还要请李修远到自家的凉茶铺去喝茶,不过被李修远婉言拒绝了。

    张氏挥手道别,她怀中的小孩也有样学样,也挥动着胖乎乎的小手,笑咯咯的和他们道别。

    “好可爱的娃。”杜春花忍不住说道。

    李修远笑道;“是很可爱,以后你也替我生一个吧。”

    “啊?”杜春花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后反应了过来,顿时脸唰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又把头低了下去,都快埋进了那傲然的胸脯里了。

    “这,这事情怎么能在这里说。”

    李修远无所谓的笑了笑,不过话说回来调戏一下这个婢女感觉还真是不错。

    “好了,走了,既然都出来了,就去城里逛一逛吧,顺便买点东西回去,府上虽然什么都齐备了,但一些东西还是准备不足,少爷我马上就要去考举人了,这还得购置一些书籍,纸张,之前的行礼淋了水,现在都不能用了,嗯,想起里,还要去城隍庙上柱香。”

    他还有点私事去找城隍。

    不过眼下大白天的还是算了吧,城隍这大白天的也不会出来,晚上再去寻他。

    集宝斋!

    一路走来,李修远总算是找到了一家卖笔墨纸砚的地方了,抬头一看一张写着集宝斋的牌匾挂在了店门上,来来往往之间有书生进出。

    “里面看看。”

    正当他要进去的时候,却瞧见一个书生傻呆呆的站在店门口,看着一张贴在店外的通告,一字一句的念着:本店招募抄书之人,要求字迹端正,品德端正,肯吃苦耐劳,月钱十两。

    “十两?”

    这个书生顿时一喜,大喊道:“店家在哪,贵店是不是请人抄书啊,我来应招。”

    李修远看了一眼这个书生当即大惊,吓的退了好几步:“国,国荣??”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