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剑丸

    回到府上的李修远没有入房去睡觉,而是坐在凉亭之中打坐练气。

    人山大道虽然一直没有什么成效,但若是平日里修炼起来的话,别的不说,至少能让自己精力充沛,不用像普通人一样天天睡一晚上。

    这一坐便是两个时辰。

    夜色很快褪去,此刻初晨的阳光已经洒落了下来。

    养好精神的李修远方才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别人都说修道好,可以长生,可是又有谁能明白修道的枯燥,我才打坐了两个时辰便没办法继续入定下去了,真不知道那些所谓的得道高人怎么一坐就是一天,甚至是十天半个月的。”

    他心中暗暗想到。

    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他还是打算回屋温习温习四书五经,免得到时候秀才都考不上,那可就成了笑话。

    “那位练气的书生,你可是这座府邸的主人?”

    忽的,就在李修远准备会书房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

    “谁?”李修远当即寻声看去。

    却见自家的院墙之上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燕颔虎须,豹头环眼的彪形大汉,这大汉虽相貌不丑陋,但看上去却凶神恶煞,像是古之张飞一般,普通人若是瞧了一眼怕都要吓的绕开点路。

    “我就是过路的人,瞧见你这府外放着不好好酒,想问问这府上的主人卖不卖?”魁梧大汉说道。

    “我家门口没有放酒,这位朋友怕是看错了吧。”李修远说道。

    “既然你是这府上的主人那好办。”

    魁梧大汉说完又从院墙之上跃了下去,然后不一会儿功夫竟单手举着一个大酒坛再次一跃跳到了院墙之上,他晃了晃手中的酒坛:“这是放在你家门口的酒,怎么不是你的?”

    “好身手。”李修远没有在意酒,反而在意这个大汉的身手。

    自己这府上的院墙少说也有一丈高,而这个大汉既然能够举着一坛几十斤的酒一跃而上,这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办到的。

    “你的身手也不差,天底下那么多书生可没有书生和你一样,年纪轻轻的还有如此一身不俗的武艺。”

    彪形大汉说道:“看你之前打坐练气的样子,就知道你走的是练气的路子,能以练气的路子修得一身武艺,你这书生习武的天赋很高啊,我看你继续读书是浪费了,干脆习武好了,不出二十年,这天下的武学宗师有你一位。”

    “可惜我志不在习武。”李修远笑道。

    彪形大汉点头道;“我理解,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的确是高雅的事情,不过书生你想过没有,古往今来有多少读书人?有出息的无非是朝廷为官,或成为一地县令,平庸的也不过是当个教书匠蹉跎一生,哪有仗着一身武艺行侠仗义来的痛快。”

    “各有各的法,有些东西不能强求。”李修远说道,他当然知道这样痛快。

    可是现在的李家需要成为官宦之家,否则当日刘县令的事情还会发生。

    “说的对,各有各的法。,那就不说这些了,你这酒当真不卖?”彪形大汉晃了晃手中的酒坛道:“我出一百两银子买你一坛。”

    “这酒不是我的如何卖你。”李修远说道。

    彪形大汉这个时候似乎闻到了酒坛之中的酒味,嘿嘿一笑:“既然不是你的,那我也管不着了,先喝了再说,若是主人寻来了,大不了赔他些钱财。”

    说着他揭开了泥封,抬起酒坛就往嘴巴里灌了起来。

    浓郁的酒香散发出来,便是院子里的李修远都闻到了。

    的确是难得的好酒。

    不过这酒味很熟悉!

    李修远再看那酒坛之中倒出来的酒,却是猩红如血,莹莹生光,似昨夜在城隍庙之中所饮的唐代西域葡萄酒。

    当即,他明白了什么。

    这酒出现在自己的门口,怕是城隍夜里找鬼差给自己送来了几坛。

    可旋即他又皱了皱眉:“这城隍不会无缘无故的送酒给我,这酒送来怕是给我赔罪。”

    “我想起来了这是别人送给我的赔罪酒,本来我是不想要的,看来那人没有事先通知我,所以把酒放下就走了,如今被你喝了一坛我却不好退回去了。”

    那彪形大汉放下酒坛,抹了一把胡须笑道:“早说了是你的酒,你不承认,不过这酒我也喝了,你也不能让我吐出来,赔你一百两银子吧,这样的美酒放在这里不喝可惜了。”

    “我不缺钱。”李修远说道。

    “你不想要钱,那你要什么?我可实话说了,你不要钱酒我也不会还你。”彪形大汉说道。

    李修远说道:“不要你换,适才看你的武艺很高,指点一下我的武艺怎么样?”

    “指点你?”

    彪形大汉一双豹眼打量了一下李修远,咧嘴笑道;“你哪里还需要我指点,只要你继续这样修行下去,不出一年你就能成为武学宗师,只要意志坚定,连妖魔鬼怪都拿你没办法。”

    说完又看了看立在院子里的那口虎口吞金枪。

    “而且你耍的是大枪,战场上的兵器,骑了马才见厉害,我用的是剑,是与人搏杀的兵器,走的也不是一条道,我这武艺你学来也没用。”

    “你用件,可没有看见你的剑。”李修远问道。

    “我的剑出来是要见血的,不然收不会来。”彪形大汉说道。

    李修远说道;“那你等等。”

    说完,他便转身去了厨房,取了一只活鸡出来,然后丢到了院子里。

    “那这鸡试试你的剑可否?这也算是见血了。”李修远说道,他对这大汉的剑还是颇感兴趣。

    “哈哈,可以,既然喝了你的酒,你又不收我的钱,便给你看看我的剑。”彪形大汉哈哈一笑,然后张嘴一吐,一道白虹飞了出来。

    这道白虹迅猛无比,直奔那只母鸡而去,在那母鸡的脖子处快速的转了一圈,只见那母鸡身子还在往前奔跑,这脑袋就已经无声无息的掉落了下来,鸡血从脖子处溅射了出来。

    “我这剑如何?”

    这个彪形大汉又张嘴一吸,白虹飞来,化作了一枚丹丸吞下来肚子里。

    李修远当即眸子微微一缩,没有想到这个大汉的剑居然是飞剑。

    传说之中练剑成丸,吐气杀人的飞剑。

    “好,好一柄飞剑,快如闪电,锋利无比,可以千里之外斩人头颅,这是剑仙的手段啊,真没想到好汉你居然是一位剑仙。”李修远说道。

    “我算什么剑仙,不过是得了一点造化赚了一枚剑丸而已,你也别羡慕我,这剑丸出来必见血,但却不能杀人,杀了人,被人血污了剑,需要用天雷地火洗净,否则失了灵性就飞不动了,我这剑得到以来还没有杀过一个人,今日到是宰了一只鸡。”

    彪形大汉又灌了口酒说道:“好了,不和你说了,我是六扇门的捕快,今日还要去抓另外一个贼匪,书生你和别的俗人不一样,我看着顺眼,以后有空再见吧。”

    说完便跃下了院墙,然后离开了。

    “既是有缘,再送你两坛酒带走。”李修远又喊道。

    “好,那我就拿走了。”大汉的声音从院墙外传来,也不客气。

    当李修远走到府门外一看的时候,却发现外面只剩下了七坛葡萄酒,至于那个大汉却已经没有了踪迹,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看这样子那个城隍送给了自己一共十坛葡萄酒。

    “十坛酒就当是赔罪,城隍还真是把我当做小孩子打发了。”

    李修远脸色平静看向了那个城隍的方向:“若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这汉子喝了,这酒我还真要退还给那城隍去。”

    但眼下却没有退回去的必要了。

    十坛酒送出去了三坛,哪里还能退。

    不过用三坛葡萄酒结交了一个能吐飞剑的汉子也算是值了,以后若是遇上也能有点交情。

    摇了摇头,李修远便又转身回府了,然后吩咐了留在府上的那两个护卫将这七坛葡萄酒搬进来。

    既然东西已经退不回去,那便收下好了。

    “十坛酒就了解城隍和我之间的恩怨,这城隍到是赚大了。”

    李修远心中暗道,然后也收起心思不再去想这些蝇营狗苟的事情。

    回了屋,他则是回到书房里,开始用功温习起来。

    这接连好几天,他都很少出府,一个人都待在书房之中,困了的话就去外面打坐一二,饿了自然有小蝶和杜春花照料。

    小蝶虽然是青梅身边的丫鬟,但也略通笔墨,平日里在身边伴读,磨墨倒也不显寂寞,反而有几分红袖添香的味道。

    杜春花虽是山野村姑,但是手脚勤快,洗衣煮饭,打理家务样样精通。

    两个人在身边伺候着,倒也让李修远格外的省心。

    至于如寻常的书生一样,去交朋结友,参加什么文人聚会,他则是没有多大的兴趣,免得又遇上了那个相貌平平的书生,还有那个河东少年叶怀安,到时候有坏了自己的心情。

    一切还是等考完秀才之后再说吧。

    不过平静的日子还没过多少天。

    大概五天之后吧。

    李修远和往常早上在院子里耍了一下大枪,射了一壶弓,保证自己的筋骨不懒惰下来,然后便进了书房练字。

    “宁静致远。”

    他在宣纸上笔走龙蛇,写下了这四个大字。

    “小蝶,你看,我这笔力和前几天相比如何了?”

    小蝶在一旁磨墨,此刻明亮的眸子动了动,笑着说道:“少爷笔力惊人,不管写什么字都好看,而且比前几日要好太多了。”

    “呵呵,你就知道奉承我,这字可是要上考场的,不写好可不行。”李修远摇头笑道,却又继续练字。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的确是感觉自己的字迹比前几日好太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七窍玲珑心的缘故。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